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訪藝術家鍾江澤,談電影《自畫像》跨界合作歷程



互為辯證的角色扮演

鍾江澤與飾演訥訥的張喬翔有一場街頭的戲。圖/紅色製作提供。


電影裡,鍾江澤短暫地客串一位乞討者的角色。男主角扮演畫家、畫家扮演乞丐,是導演留給觀眾的線索。知名影評人李幼鸚鵡鵪鶉在評論中寫道,當他看到這一幕時,差點將這位乞丐誤認為電影男主角。而了解真相後,更進一步看見電影複雜的辯證關係。

鍾江澤在扮演乞丐時,曾坐在街道角落兩個小時。出於無聊,在卡紙上胡亂塗鴉、擺放在地上,擴展屬於自己的小小空間。他說:「我幻想過當乞丐,可以什麼都不管,沒有任何包袱,像狗一樣自由自在。後來才發現,真的乞丐不是那樣,這樣演出就好像是放棄了自己的人生…」

留給藝術一點自溺的空間

鍾江澤於工作室一角。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鍾江澤講解《七宗罪》系列創作理念。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江中澤曾投身太陽花學運,當他發現抗爭無法改變現實,選擇每天蟄伏在小公寓裡,他否認過去的社運活動,將學運期間的繪畫隱藏起來。楊婕則是公寓裡的另一位房客,本身是台大政治系學生,懷抱著政治理想,大罵他自溺、逃避現實。

男女主角的對話,儼然是社會與藝術之間的拉扯。鍾江澤對此有另一番思考:「搞藝術的人常被要求『不要那麼自溺』、『要常關心社會』。我認為台灣的藝術人文還沒有非常成熟,在這個階段純藝術是可以的…,台灣的人文發展還不夠強,才會被這麼質疑。也許是大家還無法欣賞純藝術吧!或者我們不習慣純藝術,再加上國家的情況,一定很容易去關注政治,總給藝術一些包袱和期望。」

他認為,人文藝術本就是社會的一份子,不是只有科學、政治才有資格被稱作社會的一環,「這是我對目前這個階段、對社會和藝術之間關係的感覺,尤其我們的人文藝術還不是很強壯,要給藝術一些自溺的空間。」鍾江澤這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