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日韓畫廊在上海藝術市場的拓展策略

伴隨著國際藝術市場向亞洲的傾斜趨勢,中國逐漸成為國際當代藝術的重要交易場域。近年來,國外藝術家的個展越來越多地出現在中國的美術館、博物館,此外,一批國際畫廊也開始在大陸開設新空間,引進國際藝術家的作品,開拓中國藝術市場。與十多年前國外資深畫廊選擇北京的景況有所不同,上海在政策面引導國際產業進駐的背景下,國際畫廊取得更有利的條件從上海切入大陸市場。日韓兩國的畫廊進入上海之後,他們的操作策略將引人關注。

阿拉里奧畫廊:延續探索亞洲當代藝術

來自韓國的阿拉里奧畫廊自2002年在天安開館並逐步擴展至首爾,2014年落址上海徐家匯衡山坊,似乎在宣示成為一股上海當代藝術的活躍力量。而後於2017年7月遷至上海西岸,畫廊的場館體量擴大至1,000平方公尺,可以看出阿拉里奧畫廊受上海政策作用之下的整體安排。

年終的11月裡,阿拉里奧上海空間舉辦日本藝術家名和晃平個展「VESSEL」,這是名和晃平在中國的第二次個展,此次展覽呈現了一件長達24公尺名為「VESSEL」的大型裝置作品。該作品的創作靈感起源並拓展自名和晃平與達米安•賈萊特共同創作的同名表演藝術作品,由20個人形雕塑佇立於24公尺長的雕塑底座,配合特別製作的聲音效果,在畫廊的獨立空間中呈現。「VESSEL」系列作品由雕塑性表演者的身體形態中抽取元素,進而轉化為一組隱沒性徵的雕塑群像。這種全景式的展示保留了前作實驗性的「身體-雕塑」概念的融合互換,超越了藝術類別的界定和局限,亦為作品的視覺傳達探索出另一種新形式。

圖/ 名和晃平 達米安•賈萊特 VESSEL系列,綜合材料,尺寸可變,2017,付滌非拍攝

名和晃平的作品多用常見的材料營造出意想不到的空間,材料的多元性也造就了他創作的多元性。「Throne」雕塑為展覽中的另一重要作品,展現一個坐在王座上的男孩,藝術家結合3D建模、傳統日本漆藝和金箔技術,在看似拓展具對稱性且古典的美學理念架構下,最終卻呈現有濃厚魔幻意味的雕塑形象。

圖/ 名和晃平,Throne,綜合材料,140x73.6x59cm,2017,付滌非拍攝

此外,畫廊的另一展示空間裡還展出名和晃平的繪畫新作以及他的標誌性雕塑《Pixcell》系列作品。在該系列中,藝術家利用玻璃球、稜鏡、塑膠發泡劑、矽油這些透明而不定性的媒材形成了一種特殊的質地。藝術家認為,雕塑的體驗是指物質的、化學的刺激和人的感覺相互融合的過程,在這些作品中,物質媒介與主觀感受之間的虛實關係值得觀眾玩味。

圖/ 名和晃平,Pixcell-Deer系列,綜合材料,134x91.9x60.6cm,2017,付滌非拍攝

阿拉里奧畫廊在上海西岸新空間的開幕展以「亞洲之聲」做為展覽主題,放棄推薦韓籍創作者轉向日本作品,表明阿拉里奧畫廊在上海推動更「國際」的當代藝術,弱化自身文化屬性的運營策略,有別於在北京時期的本土性。

大田畫廊:為進軍上海藝術市場加碼行動

大田秀則畫廊1994年創始於日本東京,順著亞洲市場熱絡,2012年在新加坡開設第二個畫廊空間。2017年11月份,大田秀則畫廊迎接23周年之際,在上海西岸建立的三個新空間,並在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同期推出開幕展,由竹川宣彰擔綱的個展「貓奧運:紀念虎二郎」。畫廊希望通過藝術博覽會的輻射效應擴大展覽的影響範圍。

「貓奧運:紀念虎二郎」是竹川宣彰在中國舉辦的首次個展。以「貓的奧運會」為主題的裝置作品,其中包括木版印刷奧運海報、陶器做的貓運動員等作品。在開幕式運動場、足球場、游泳池、體育場等不同場地上,陶器做的幾百隻貓運動員從事不同運動項目。藝術家將貓的形象聚集在奧運會的場地中,通過對貓外形和神態精准的抓取,為不同狀態下的貓保留了個性的空間。

竹川宣彰在此次展覽中使用貓為主題,這與他一貫的藝術實踐有著緊密關係。一直以來,竹川宣彰選擇動物和海洋、宇宙等自然元素做為視覺語言,並用大眾所熟悉的、令人愉悅的素材創作,這使不一定有藝術知識的觀眾也能夠較容易地與他的作品進行交流。

圖/ 竹川宣彰「貓奧運:紀念虎二郎」展覽現場,付滌非拍攝

圖/ 竹川宣彰「貓奧運:紀念虎二郎」展覽現場,付滌非拍攝

圖/ 竹川宣彰「貓奧運:紀念虎二郎」展覽現場,付滌非拍攝


藝術家對本土文化有著天然的親近感與熟悉感,他的創作通常從日本文化背景中提取靈感,「貓奧運:紀念虎二郎」所體現的是,在競爭的複雜規則下團結、融合、普遍性所帶來的奇跡。藝術家通過這系列作品來紀念他已故的寵物貓,暗示著現代人類步入了一種寵物化的社會,同時他也希望這件作品能夠讓觀眾反思世界普遍的社會問題,以及奧運會對人類帶來的影響。

圖/ 竹川宣彰,貓奧運:聖火火炬出發地,2017,水彩,紙,52x40cm,付滌非拍攝

大田秀則畫廊在上海的首展以竹川宣彰個展開場,除了竹川宣彰的作品在歷屆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中參展並取得良好銷售成績有關,奧運主題則是為2020東京奧運會的暖身之舉。以連續四年參加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的畫廊而言,2017年在西岸設立新空間,這場「奧運個展」未來三年可開發的周邊衍生品將為畫廊銷售帶來長尾效應。

上海近幾年是大陸地區藝術活力格外旺盛的城市,各國藝術家的展覽應接不暇,國外畫廊赴上海參加藝術博覽會的意願也超過北京、台北。阿拉里奧畫廊和大田秀則畫廊在這個時機下,選擇上海做為自己進軍中國藝術市場的入口。日韓兩家國外畫廊接踵進入上海,阿拉里奧意欲擺脫只推韓國作品的狹隘,大田畫廊推廣的當代藝術夾雜著奧運文創商機,兩者的目標都顯得務實。他們更一致的想法是,在上海以國際之名開拓商機。


COLUMNIST

龍眼觀察站

龍眼觀察站

胡懿勳作者簡介:
現任上海大學美術學院藝術管理方向副教授
台灣文創平台發展基金會監察人
吉林藝術學院藝術管理學院特聘教授

曾任職於國立歷史博物館;華東師範大學藝術研究所藝術市場方向兼任副教授;國立台灣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客座副教授。
長期從事藝術市場研究與教學,主持博物館、藝術園區等專案規劃。

代表著作:藝術市場與管理,上海科技文獻出版社,2016;兩岸視野:大陸當代藝術市場態勢,台北藝術家出版社,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