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字裏見天地 墨趣造意境 談許悔之的藝術創作

他是大文豪,也是藝術家,我想用這樣的方式來形容許悔之一點也不為過,雖然這個描述不免過於通俗,但也只有如此能更直接地說明他在藝術文化領域的定位。其實早在見到他之前,已先拜讀過他的詩詞〈一顆星〉以及文章〈原是一名抄經人〉……等,並能從他的文學涵養中清楚地知道,其對於用字上的精準與幹練,以及心理狀態。



如〈一顆星〉當中對於所述對象的的形容:「依循不變的軌域,一顆無人覺察的星星,閃爍,好幾萬年之後,終於照到你……。」他的表達總能整合時間、動感、景物,將境實體化於我們的心象之中。而〈原是一名抄經人〉則說明了他以墨抄經的過程中,對於禪學的領悟及體會。



最終,他將文學中的養分與墨的運筆及體悟相結合,揉合成本次的展覽,「你的靈魂是我累世的眼睛」書寫觀音書寫詩許悔之手墨展,呈現了獨一無二的東方人文內斂的精神美學,並將對於禪學中的本生因緣等相關內容的理解,結合自我生命經驗之詩性,以墨趣揮灑於我們的眼前當中。



左至右:許悔之(文學與藝術家,現為有鹿文化事業有限公司社長);作品《一切如來心秘密》,69.5x37cmx2,宣紙,2017年。圖/敦煌藝術中心提供。



許悔之總能將禪學意念以現代文字美學再次詮釋。圖/敦煌藝術中心提供。



墨字建構生動靈韻



文字的意念被許悔之以墨呈現於我們眼前,他在抄寫經書的過程中,使得他對於墨性的掌握達到完美的詮釋,充分的藉由每個運筆的方向性與功能上的表達,讓他的每一個字都有造境的功能。



《你的靈魂是我累世的眼睛》以渾厚滋潤的筆觸,將主題的喻意詮釋於其中,同時透過在字體書寫上的轉折處加上潤燥感,使整個畫面產生韻律的效果,既如詩也如畫。《觀音妙智(淡墨)》在用墨上以濃淡之間的配合,產生多層次的效果,勾勒出具有空間感的字體,並以韻染貫穿其中,形成美於簡單的輕柔之境,亦表達了藝術家內心的溫柔恬靜。此外,他的筆法往往在線條的延伸之處增添更多的暢快感,使得畫面更有律動。



許悔之的字如其人,兼具包容萬象的溫柔與生命力。



左一:作品《你的靈魂是我累世的眼睛》,宣紙,47x136.5cm,2017年。左二:《觀音妙智(淡墨)》,宣紙,130x60cm,2017年。右二、右一:《身穿柔忍衣》,宣紙,133x33cmx2,2017年。圖/敦煌藝術中心提供。



字與墨相融的萬物清新



《慧日破諸闇》出自於《法華經》,原文為:「無垢清淨光,慧日破諸闇,能伏災風火,普明照世間。」指的是觀世音菩薩帶來的清淨光芒,能照亮黑暗,伏滅各種災難,使世間明耀。許悔之透過墨的暈染效果,配合濃淡之間的堆疊及流動性,將景深勾勒而出,並藉由墨色之間的留白效果,增加了物象之間的互動與連結。另一方面,字的書寫與落款的位置,考量到了視覺帶給觀者的平衡性,賦予我們更多安穩寧靜的感觸。



許悔之,《慧日破諸闇》,宣紙,33.5X22.7cm,2017年。圖/敦煌藝術中心提供。



許悔之的墨也體現了一種「禪」的哲學,《是身如夢》透過反覆性的繪畫於梧桐木片上,讓墨渲染的過程中,展現出了墨的力度與層次,並有空間感的呈現,同時在這個反覆的律動當中,也讓我們進入畫面,進而反思與提醒自己,讓自我悟道。此外,在畫面的留白處也提有是身如燄等字樣,達到視覺形式與文字內容相扣合。《是身如夢》出自於《維摩詰所說經》,主旨是要說明我們應該要放下心中的一切成見執著。



他的字與境的詮釋,透過墨性,在創作中的每一個細節,完整的被呈現。



許悔之,《是身如夢》,宣紙,38X23cmX4,2017年。圖/敦煌藝術中心提供。



藝術家許悔之。圖/敦煌藝術中心提供。



「你的靈魂是我累世的眼睛」書寫觀音書寫詩 許悔之手墨展



展覽地點|敦煌藝術中心(台北市松山區富錦街91號) 



展覽日期|2018.03.24-2018.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