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常玉與張大千《對比兩位最極端的繪畫大師》

前言與摘要

常玉與張大千,一位生前追求絕對自我的藝術純粹又創下華人油畫最高價的傳奇畫家,另一位則是不止一次超越畢卡索成為全球市場拍賣成交第一的國畫大師,常玉與張大千不但出身非常不同,就連個性、想法、際遇、對藝術的態度都是兩種極端,但卻又在藝術史與國際市場等地位不相上下、殊途同歸,本文將首次以五個角度比較常玉與張大千這兩位繪畫大師:(一)個性與出身際遇之差異;(二)藝術態度之不同;(三)繪畫風格之比較;(四)藝術史上的特色與地位;(五)近年拍賣市場之表現與趨勢分析。常玉與張大千這兩位畫家的差異是如此極端,藏家與愛好者也可能是完全不同的族群,然而透過這篇文章首度將這兩位鮮明的大師擺在一起,卻更能襯托出彼此的特點,或許讀者可因此對常玉與張大千都更加了解與喜愛,也希望能引領大家進一步思考藝術最重要的核心與本質。

圖/ 張大千|幽澗猿戲(局部) 147.5x50cm常玉|人約黃昏後(藝術微噴)                  

接下來本文主要將專注於常玉與張大千這兩位大師五個不同角度的面向比較,至於常玉與張大千各別較完整的介紹請分別參考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之兩篇文章:《融書法線條與西方色的純粹:常玉》張大千《一位國畫大師如何追上畢卡索》。至於常玉與張大千的比較,我們就先從個性與出身際遇來講起。

圖/ 常玉|四裸女像(藝術微噴)張大千|羅浮飛瀑圖 74x50cm

(一)常玉與張大千個性與出身際遇之差異

玩樂比畫畫重要的常玉


常玉(1901-1966)出生於清朝四川順慶的富商家庭,父親常書舫是當地有名的畫師,母親則為富商之女,大哥經營四川最大的絲廠,二哥在上海開辦了中國第一家牙刷廠,常玉從小就身處富裕家庭又受到家人疼愛,因此養成了揮金如土的習慣與生活方式。似乎用兩個字最能貫穿常玉一生的態度,那就是「玩樂」。

圖/ 常玉本人之照片;常玉|花(藝術微噴)

雖然常玉1910年即與趙熙學習繪畫與書法,1917年入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就讀,然而目前尚無資料證明常玉曾於任何正規美術科班畢業,繪畫對於常玉來說似乎一直僅是隨性為之的興趣之一,「玩樂」對常玉來說似乎還是比畫畫重要的多。1919年常玉跟哥哥拿了一大筆錢說要赴日本學紡織,但也沒真的好好學,其實大多在玩,1920年常玉在五四運動掀起的熱潮下又說想到法國學畫,於是哥哥又給了一大筆錢讓常玉能與徐悲鴻、林風眠等畫家成為中國最早期的留法學生,但常玉也沒真的在法國好好進入科班學畫,僅在一間名叫大茅屋的畫室隨性創作。可以說正當徐悲鴻與林風眠抱著中國繪畫改革的使命感正在巴黎美術學院每天用功畫畫的同時,常玉應該大概正在打網球、跳舞、交女朋友、喝咖啡並就如此度過40歲前大半的年輕時光。那麼同一時間張大千又正在經歷什麼呢?

圖/ 徐悲鴻|立馬 89x35cm林風眠|荷塘 63x74cm

圖/ 徐悲鴻|喜上眉梢 31x50cm林風眠|瓶花仕女 68x68cm


在亂世中生存並竄起的張大千

張大千(1899-1983)幾乎和常玉在相近的時間出生,但從小家境相對普通的張大千日子可就沒常玉好過了,別忘了那個年代的中國其實正處於兵慌馬亂(有關當時的時空背景請參考:石浩吉、劉家蓉撰《近現代經典大師的繪畫改革與中西合璧》),而張大千從小就直接受到亂世的衝擊。17歲時正值北洋軍閥混戰時期,到重慶求精中學念書的張大千窮的沒錢坐車回家,於是約了幾個朋友打算走兩百公里路回內江,誰知道半途竟被土匪綁了而成了土匪師爺,小小年紀就歷經生死險境的張大千從此也養成了江湖求生的性格。張大千後來漸漸開始展現有如行銷高手甚至企業家般的能力在積極經營自己的繪畫事業,不但懂得利用本身「黑猿轉世」的傳說以及當過土匪與和尚的話題性,張大千臨摩古畫的技巧還到了以假亂真的程度。

圖/ 張大千|雙壽圖 51x97cm

原來張大千在臨摩時的勤奮程度不是只有臨摹一次而是兩次三次甚至不下十次,直到不用看原畫而能清楚記得其構圖、筆法、氣韻而直接絲毫不差地畫出整張畫,尤其仿石濤唯妙唯肖到甚至被掛上「石濤再世」的名號,所以年輕時的張大千也可能是中國畫史上最頂尖的倣畫高手,當時不少國畫大師與藏家都無法分辨其真假,這些事蹟在當時很快地流傳開來並讓張大千光靠仿畫技巧與傳奇軼事就成了大名,張大千也開始辦畫展,足以賣畫維生並成為知名的職業畫家。

靠著仿畫成名的張大千並不滿足,後來除了跳脫單純的臨摹而能靈活運用各種古畫的技巧,還不停與各地的繪畫大師結識與切磋。1928年,已在上海成名的張大千刻意來到了北京擴展自己的繪畫事業,與當時在北京名氣更大的舊王孫文人畫家溥心畬碰面了,並常共同做畫並一起展覽作品,爾後「南張北溥」之説傳遍大江南北。(張溥兩人更詳細的比較請參考:石浩吉、劉家蓉撰《重新評論「南張北溥」的價值與價格》(一)&(二))。

圖/ 張大千|幽澗猿戲 147.5x50cm溥心畬|松壑秋霽 126.5x37cm暮煙歸棹81x28.5cm

除了「石濤再世」、「南張北溥」之外,張大千似乎持續有計畫性地再陸續取得「南張北齊」、「五百年來一大千」等名號,在那個中國尚無藝術產業甚至兵荒馬亂的年代,張大千卻是自行開創了市場經濟,當過去揚州畫派最多也只是街邊賣畫或接受區域性的訂單生意,張大千卻能在中國境內各地四處舉辦畫展並銷售暢旺,靠的不是景氣,靠的是他同時是畫家、是收藏家、是鑑定家/倣畫高手、是生意人、是名流等多重身份,這在中國繪畫史上可能是史無前例的,在西方繪畫史上也不多見,可以說40歲以前的張大千,已經使出渾身解數在中國畫壇占據指標地位。而同時間的常玉在法國又是如何面對自己的繪畫事業呢?

圖/ 常玉|魚(藝術微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