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上海老城廂巷弄裡的老外畫廊

比起每年的秋季,初春的上海少了些大規模的藝術展覽,商業味濃厚的藝術活動回歸平靜的節奏。原本只是在湖南路喝杯咖啡過一個清閒午後,卻在友人引領下探尋附近轉彎處的兩家畫廊。上海老城區裡散落在巷弄裡的畫廊對春天提出很恰當的回應,不經意地發現經營畫廊的外國老闆有自己的見地,為城市添些春意,也為上海的當代藝術添些值得探討的內容。

義大利老闆的盤算

經營膠囊上海(Capsule Shanghai)的老闆Enrico Polato是義大利人,在北京的藝術圈子度過15年之後,選擇2016年落腳老上海法租界安福路上一個老社區的巷弄底。穿過有草坪的小庭院,進入老屋宅改建的展覽空間,依照原有隔間區分了幾個大小不一的展間,木地板則是統一的白色。義大利老闆的原初構想是為展出者營造「白盒子」的環境氣氛,以作品為焦點讓背景環境在白色中淡化成我突然想著「白盒子空間」(White cube)已然在多樣態的當代藝術顯得有些「傳統」意味時,這位義大利老闆卻希望能在上海的老弄堂裡延續西方對美術館概念的基本調性。

具象寫實風格的作品較容易讓一般觀眾接受。圖為膠囊上海的展場。

親切招呼我們參觀的女孩剛從台灣到上海工作,她說展出的都是年輕創作者,是老闆在中國經營多年所累積的資源。當我問到是否會根據上海的市場喜好選擇展覽作品時,她笑說,老闆都是選自己喜歡的作品展出,言下之意並不以買家喜好為優先考慮。這似乎正好呼應2017年Enrico Polato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說:「膠囊也是一個可溶的藥丸,你吃了裡頭裝的東西以後,可能會感覺更好,也可能會更糟,再或者會覺得噁心或開心。藝術也與之有著相同的效果。」

參觀以「防守」為主題的個展,作者將西洋棋的主題意象帶進後現代意味的油畫形式裡,他也從自己油畫的圖像轉化成立體雕塑的型態;說是「後現代」因為展出作品中不乏有歐姬芙、達利、奇理柯等現代藝術健將的圖像符號。西洋棋這個符號暗喻美國作家一部小說的內容,我們設想除非閱讀過小說才能正確對應畫面的隱含意涵,然而,無論能否解讀作品內容,畫面的具象圖像依然能夠帶領觀眾進入現今頗為流行的超現實空間。對一般觀眾而言,以具象寫實為基調的平面或立體作品並不難「看得懂」,即使面對晦澀的圖像只要稍微導引介紹,多數觀眾也能在自己的經驗中找到對應的內容,例如,對生命的觀感或者生活中某種感懷。因此,挑選作品的考量可謂是面對買方市場,經過深思熟慮之後的安排,在白盒子空間裡呈現這些作品也算是適當。

膠囊上海畫廊營造「白盒子」的展示空間,讓作品的主體感更加凸顯。

離開之後趁便我查閱些過往的資訊,2017西岸博覽會是膠囊上海成立後首度參加的藝博會,他們也參加了2018年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藝術探新」(Discoveries)單元。從立足本地和進軍國際這兩個舉措看來,膠囊因應市場的經營策略並不是先前說的那樣隨意輕鬆,而是對上海藝術品市場有較為精確的算計。西岸博覽會採取邀請制,由於老闆的背景因素,「膠囊上海」自然分類在國外畫廊的行列,無關義大利老闆其實都以中國創作者為主要經營目標。

膠囊畫廊的庭院裡矗立一對大型的雕塑,臨要離去時駐足觀看一會兒,心想,不知道畫廊是否會如實地向觀眾介紹這件既像是亨利摩爾風格,也有點布朗庫西(Constantin Brancusi)韻味的作品?

膠囊上海畫廊的庭院草木扶疏,也是很好的室外展場。

COLUMNIST

龍眼觀察站

龍眼觀察站

胡懿勳作者簡介:
現任上海大學美術學院藝術管理方向副教授
台灣文創平台發展基金會監察人
吉林藝術學院藝術管理學院特聘教授

曾任職於國立歷史博物館;華東師範大學藝術研究所藝術市場方向兼任副教授;國立台灣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客座副教授。
長期從事藝術市場研究與教學,主持博物館、藝術園區等專案規劃。

代表著作:藝術市場與管理,上海科技文獻出版社,2016;兩岸視野:大陸當代藝術市場態勢,台北藝術家出版社,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