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動物化引領後現代──新生代藝術家聯展

位於台北的AHM GALLERY亞億藝術空間,致力於推廣優質當代藝術為主,以亞洲為中心的觀點出發,將藝術無國界的想法分享給喜愛藝術的朋友。近期也邀請許多年輕創作者,使其有更多展現個人藝術創作的曝光機會。現正展出「動物化後現代After Animalization」三人聯展,展期為2018-05-12 ~ 2018-06-03。由周欣儀林佳瑩湯柏鏗三位新生代創作者,以動物為各自創作主題作為發想,引領觀者欣賞作品的同時也體驗到人類與動物之間的關係與後現代變異的過程。

亞億藝術空間「動物化 後現代」展覽主視覺。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畢業於東海大學研究所膠彩組的周欣儀來說,作品大部分是以人類觀看動物的凝視方向為主軸,畫面整體構圖來說像是人類在觀看某個視窗或是觀看動物的場景,周欣儀說道:「就像我們去動物園觀看動物的時候,都像是一個一個隔離的視窗或是一格格的場景。」如同觀者在觀看周欣儀的作品時候,雖被畫面中可愛或是具有相當個性的動物給吸引以外,周欣儀更想表達觀者觀看她的作品時有如我們去動物園裡隔著透明玻璃圍欄所看到動物的樣貌與動作。

藝術家周欣儀。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在周欣儀所描繪的動物選材上,我們可以看到老虎、狐蒙、馬來貘、企鵝、羊,而周欣儀也與我們聊道:「最初描繪動物的發想來自於自己也有飼養寵物,所以從高中或大學就開始養成喜歡觀察動物與小動物互動,所以進而衍伸出化動物系列,而兔子是我最初所養的小動物之一。」

周欣儀《單》。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通常動物園裡常出現的動物是我會選擇描繪的對象,人類生活周遭常看見的動物我也成為我觀察方向,自己偶爾還是會去觀察一些特殊稀有的動物,但由於這些台灣沒有的動物,我可能也沒辦法親眼觀察到,但會透過書籍或是網路去觀看,在這觀看的過程也如同「凝視」與「被凝視」之間的觀聯,以及觀看慾望的產生,所以作品呈現出來也有這樣與我創作理念符合的效果。」

展場一景。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我們可以觀察到周欣儀的作品中帶有許多特別的地方,每個動物的眼珠是空洞甚至沒有眼球部分,只有眼白的呈現。「我所描繪的動物幾乎沒有眼珠的部分,通常生長在野外的動物,具有較多的野性,會比較專注在獵物的捕捉上,且有注視的能力。但被飼養在動物園裡的動物們已經習慣性的被人類凝視觀看,所以對我來說,已經喪失了觀看獵物的專注能力,所以我沒有完整呈現眼珠的部分,這也表示一種沒有視覺的方向分辨的能力。」

周欣儀《睜睜》細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畫面中我也運用了兩種不同的空間來呈現我隱喻一些象徵柵欄與框架的感覺,我運用膠彩媒材中箔的介入以及畫面中白色空白的空間,因為箔的使用本身讓畫面就具有金屬的光澤,也像是人造的介入與其他的想像,而白色的空間也讓比較虛無、乾淨的畫面使這些動物無形的框架也產生出來。」

周欣儀《綿綿》細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甫於2018年3月於台開新秀新興入圍得主之一的林佳瑩則以雞隻為動物觀察對象,從養殖場、工廠、家庭三種不同的環境底下進行創作觀察與創作記錄的規劃統整。

藝術家林佳瑩。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林佳瑩則是依照雞在養殖場的生存狀態,對應到人類在社會中的生活樣態,藉由自己是旁觀者的角度出發,將養殖場、工廠、家庭三種不同的環境去做結合,衍生出社會中的各種進展樣貌。探討著人類生活中遭受到許多規範跟限制底下所形成的行為與狀態,以自己小時候外公家前的空地養了許多的雞群,而長期接觸觀察之後,發現這些群體的飼養雞與人類生活狀態顯為有相似之處。

林佳瑩《放風系列1》細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由於林佳瑩的父親在工廠從事電子製造業,所以林佳瑩也會進到工廠幫忙生產流程的參與,而在參與的過程中,發現到在工廠裡工作的勞工們長期在這種規範體制下,與工作的過程中,因大量重複性的動作,以至於呈現機械式與無意識的動作狀態。

在參與工作的過程中,也發現我自己好像也融入這樣的體制狀態,跟著做重複的動作時,我自己也時常呈現這樣眼神空洞的感覺。」因此林佳瑩在自己的創作中描繪出許多獨立的雞群,但是每隻飼養雞沒有辦法展現出牠們自己獨特的個性,眼神中透露著冷落感,與世隔離的狀態,更運用畫面中群聚的反諷意象,試著醞釀出各自沒有交集的雞群與人類在生活中冷落無力的疏離感。

林佳瑩《獨白系列2》細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