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05月26日 Dorothea Lange生日快樂!

「相機就是一位偉大的導師,你用得越多,就越能意識到視覺世界的無限可能。」 ──多羅西•蘭格(Dorothea Lange)

多羅西•蘭格為20世紀三零年代大蕭條時期美國農業安全局最重要的紀實攝影家之一,自小罹患小兒麻痹症而導致終生殘疾,卻以極大的熱情和敏銳的社會意識參與到對經濟衰退的研究中,最被人所知的作品,為美國大蕭條時期所拍攝的《移民的母親》(Migrant Mother)系列,不僅讓她躍上國際舞台打開知名度,成為美國傑出攝影師之一,也是她在美國農業安定局為期七年的攝影計劃中,拍攝27萬2千多張照片裡,最引以為傲的精典代表作品之一。

不過在風光成名背後卻有著一段坎坷故事,多羅西•蘭格,原名多蘿西•瑪格麗特•納特遜,1895年出生於新澤西的霍博肯,在第二代德國移民家庭中成長,小小年紀的她,就注定走上一條艱難的路,七歲罹患小兒麻痺症,導致她的右腿永久性損成了跛子,十三歲時父母分居,即使面對身體、心理的雙重打擊,她仍在佈滿荊棘的童年裡,靠著對於攝影的熱愛與執著,成為舉世聞名的攝影師。

早年曾在紐約大型攝影工作室裡當過學徒,而後於1918年前往洛杉磯,隔年就在當地開了一家肖像工作室。1920年步入婚姻,嫁給了一名著名的畫家梅納德·迪臣(Maynard Dixon)並生下了兩個兒子。不過這段婚姻並沒有走到最後,為了孩子她容忍丈夫到處拈花惹草的行為,直到遇見保羅•舒斯特•泰勒(Paul Schuster Taylor),他在畫廊時對多羅西•蘭格的作品一見鍾情,雇用她為加利福尼亞州救濟管理局的項目拍攝照片,不僅給予她經濟的支柱,更在感情上與她相伴,而後多羅西•蘭格決定與前夫離婚嫁給了他。

1929年美國經濟大蕭條,造成全球性的經濟恐慌,多羅西•蘭格開始將鏡頭從工作室轉向了街頭,著手拍攝大蕭條時期失業及無家可歸的人們,紀錄當時的慘況與歷史,這些照片意外得到美國聯邦農業安全管理局FSA的注意,因此在1935年,進入美國聯邦農業安全管理局工作,成為FSA的一名攝影師,並將人文主義的關懷帶入FSA小組,她攝影作品的風格為情感型的寫實主義,講述著人們在面對苦難時的情緒、尊嚴與人格。

最被人熟知的作品為《移民的母親》系列,1941年更被授予了古根海姆學者獎。她曾在1960年講述關於這件作品背後的故事,「我看見並接近了這個飢餓又絕望的母親,就好像被一塊磁石吸引。我不記得我是如何向她解釋我自己或者是我的攝像機,但我依舊記得她沒有問我問題。我向她走去,沒有問她名字和過去,她告訴了我她32歲了,她說他們靠附近凍壞的蔬菜和小孩殺死的鳥類存活。她告訴我她賣掉了她車子的輪胎去買食物。她靠在帳篷上,她的孩子坐在她四周,好像知道我的照片可能幫助她。所以她協助了我。這就像是一種平等。」

鏡頭底下,拍出了大蕭條時期的貧窮與無助,黑白照片裡的人們像是死去靈魂的軀體,在她按下快門的瞬間,那剎的死寂也彷彿被凍結,但攝影不只是凍結瞬間的工具,而是帶有力量的敘事,多羅西•蘭格告訴洛杉磯報紙的編輯那些故事後,編輯便通知了聯邦權威機構並刊登了一篇文章以及她所拍攝的照片,政府因此給了那邊的人救助讓他們避免挨餓。雖據外界所言,關於多羅西•蘭格的這些故事有些細節不完全正確,但不可否認的是,她的攝影對於真實反映移民工人的困境是有很大貢獻的。

多羅西•蘭格的紀實攝影不僅記錄著美國大蕭條時代農業災害狀況和災民的處境,更是透過攝影的方式將那些小人物的故事傳播出去,有效的協助政府的農業改革和救災工作。她的攝影以女性角度出發,鏡頭下融入溫情與關愛,反映出那些處於被壓迫、侮辱的人物他們的勇氣與尊嚴,也成為那段艱難歲月的珍貴史料。

「它成就了我,指引了我,教導了我,幫助了我,嘲笑了我,我從沒克服這件事,但我感受到了它的力量。」,儘管多羅西•蘭格樂觀看待自己的身體缺陷,不過晚年還是飽受病痛所苦,除了潰瘍、小兒麻痹後的併發症越來越嚴重之外,後來還被檢查得了食道癌,儘管如此,她仍堅持持續創作,還硬撐參與她在紐約現代美術館個展的籌畫,最後她終究沒能等到隔年1月的開幕式,多羅西‧亞蘭格於1965年10月11日去世,享年70歲,結束了她傳奇勵志的一生。

Dorothea Lange, (b)1985.5.26~ (d)1965.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