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 古代載體上的當代想像力」──認識新銳藝術家許凱翔

「當時我一直覺得我所見過在台灣的水墨人物工筆,說穿了實在和西方的水彩差不了多少,對於具象的描繪,細節很深入,連影子都有,但失去了東方繪畫的獨特性。我是看到鄭老師的那套系統之後,才發現傳統水墨有它獨特存在的價值和特色。」

《千里眼》頭與腳局部。圖/許凱翔提供。《千里眼》頭與腳局部。圖/許凱翔提供。《千里眼》局部-頭、手與腳部長茅。圖/許凱翔提供。

結合傳統古畫和高科技的融合與重新創造,許凱翔坦言他知道有這樣想法的藝術創作,他並非第一人,也非他所獨創。「我以前就曾經見過日本藝術家山口晃(Akira Yamaguchi, 1969 - )的作品,他以日本傳統工藝美術家尾形光琳(Ogata Kōrin, 1658 – 1716)所發揚光大之「琳派」(或稱「光琳派」)特色畫和部分浮世繪為基材,帶入當代生活形形色色元素,令人相當驚豔。」「不過,」藝術家特別強調,「我不認為我有受到他的影響,因為我有興趣的地方首先在於線條的表現,跟他想表現出來的重點應該明顯不一樣。」






 



Visit Minato City(@visitminatocity)分享的貼文 張貼






山口晃作品。圖/取自visitminatocity@Instagram

尾形光琳,《風神雷神図》。圖/取自wikimedia。尾形光琳,《風神雷神図》。圖/取自wikimedia

藝術家以西方繪畫中正統透視學的標準,刻劃出機械人內部骨架高度精準的細節。他希望他所繪製出的機械人,像個具有「真實感」的人,而非虛有其表的空殼。藝術家表示,他甚至拿尺測量每一部位的大小,甚至到零件,檢查其是否做到絕對對稱。他對於機械人結構上的原創性,不僅在畫圖案,而是試圖創作出絕不與他人重複、具有自己故事的生命體。孟安雙將設計草圖局部。許凱翔《孟安雙將》設計鉛筆草圖局部。圖/許凱翔提供。

藝術家創作的啟發來自曾經在本地廟宇中看到的那些佛像雕塑繪畫。「我在想,如果這些形象在唐代傳到中國時,本來應該不是這個樣子的。他們本來的樣子應該是印度原來那個樣子。時至今日留存下來,我們今天看到的這些形體都是經過『唐化』後的形象,也就是已經被『當時的當代』想法所轉化過。因此我就想要創造出一個新的世界,可能從某一個時代開始,透過建構出想像中的一個時代背景,從現代的時空拉回到那時候往回看,再從以後的人往前看現在我所創造出的這些東西存在那個虛構時代中,會讓人有什麼樣的感覺。」

孟神。許凱翔《孟安雙將》的孟神暨局部。(右上)孟神局部-可愛怪獸「布斯卡」;(右下)孟神局部-收妖用神奇寶貝球普通球、假面騎士腰帶、令人害羞的棒狀物(引自藝術家說法)。圖/許凱翔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