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 古代載體上的當代想像力」──認識新銳藝術家許凱翔

除了以傳統線條作為媒介外,許凱翔作品的畫面上也想要表達一種時空與記憶中想像上的超連結 (hyperlink)。當仔細觀看藝術家的作品,以《孟安雙將》為例,映入眼簾的是在民間廟宇中不算少見的門神尉遲恭與秦叔寶傳統外型,配上全新自行設計的機器人身軀,細部的描繪精密生動,人物衣著上處處充滿如假面騎士腰帶、寶貝球、可愛怪獸布斯卡、星際大戰黑武士的達斯維達光劍等年輕世代所熟悉的物件。許凱翔除了畫面上富有創造力與新穎性的吸睛外型外,畫面上布滿的熟悉物件也隱含了時代的烙印和當代次文化間記憶與想像上的聯繫關係。

安神。許凱翔《孟安雙將》的安神暨局部。(左上左起)神奇寶貝球造型圖騰衣物、頭部可愛怪獸「皮格蒙」;(左下左起)金剛戰士腰帶暨收妖用神奇寶貝球天王球、星際大戰黑武士達斯維達光劍。圖/許凱翔提供。

許凱翔在他的創作論述中提到,他深受日本機械設計師カトキハジメ(Katoki Hajime,1963 –。有稱他為「角木肇」,但藝術家曾明確表明不希望被使用漢字來稱呼)機械與比例風格的美感所影響,更受到唐代著名宮廷畫師「百代畫聖」吳道子(680 – 758)獨樹一幟「蓴菜描法」的啟蒙,震撼非常。具相關資料形容:「該描法滑溜細膩,波浪起伏,點劃之間,時見缺落,有筆不周而意周之妙。」

87神仙卷,吳道子作品吳道子,《八十七神仙卷》(上、中、下依序為畫卷前中後段)。圖/取自wikimedia

(圖左起順時針依序為)吳道子,《送子天王圖》蓴菜描法的局部。許凱翔作品蓴菜描法的細部,展現柔軟或銳利的飄逸感。圖/許凱翔提供。(圖左起順時針依序為)吳道子,《送子天王圖》蓴菜描法的局部。許凱翔作品蓴菜描法的細部,展現柔軟或銳利的飄逸感。圖/許凱翔提供。

蓴菜描法的局部。圖/許凱翔提供許凱翔作品細節,(圖左起順時針依序為)手指盔甲的凹凸、腳趾細節、腳掌、裙甲。圖/許凱翔提供。

蓴菜描法的局部。圖/許凱翔提供(左)蓴菜描法,(右)作品細部-手指的滑順尖銳感。圖/許凱翔提供。


再進一步看得更深入,所有細節都是以傳統毛筆和墨作為媒材的白描技法所完成。訪談中曾詢問藝術家在創作過程中是否有經過什麼樣的挫折或質疑,他表示最多的兩類型包括:傳統觀念的師長會認為為何用傳統的白描法去畫這些有點不倫不類的東西?以及很多同儕覺得看起來差不了多少,何不用製圖筆或鉛筆等「可逆」工具創作,至少畫錯了還可以擦掉重來。藝術家表示,如果他人不願意去深入理解為何他想用最傳統的工具創作的背後意涵,他想多說也無益,還是將會依照初心一步一步繼續嘗試相同的創作工具,並且直到走出自己獨特的風格為止。「這些線不只是線,我期望賦予這些古代優美線條獨具特色的性格。」、「它們就代表著我的堅持和我是誰。」十二銃人局部-越戰精靈-草圖。許凱翔十二銃人局部《越戰精靈》草圖。圖/許凱翔提供。

從門神系列開始,藝術家儘可能挑選大家比較熟知的民間傳說中的神怪人物作為創作的發想原型。探究其更深一步,許凱翔的作品,正在透過揉合古今中外的神奇創新,來表達藝術家對於自身文化的傳承與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