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寂靜單色調,張志嘉的沿途印象

旅行,是不斷重新讓自己面對世界,也面對自己。

在旅途的過程中,我們自由意識的選擇我們的目的地、搭乘的交通工具,但無論你/妳是自己駕駛著汽車、搭乘具有一層樓高的大眾運輸工具、也或著搭乘具有速度與效率的高速鐵路、又或是具有高空俯仰的長途空中旅程,沿途所停靠的、所奔馳的對於每個人來說,它帶有不同的定義與詮釋。跟隨這樣移動的媒介引領到另一個空間視野,所體驗到的沿途印象也隨之產生了情感連結。

張志嘉《橋》。圖/藝術家張志嘉提供。

畢業於國立台中教育大學美術研究所的張志嘉,曾於2016年舉辦「在他方的那天」雙個展、也在2015年獲得「台南新藝獎」一千棵樹個展以及國內外重要展覽。在張志嘉的作品裡,看似攝影呈現但又帶有東方水墨韻味的繪畫呈現裡,重新匯集與再現旅途帶給藝術家的經驗與感受。

藝術家張志嘉。圖/藝術家張志嘉提供。

此次展覽主題「沿途印象」由藝術家親自命名,講述旅行過程中經歷的體驗與景色。展覽中,藝術家也希冀透過早期作品的對照,以及近幾年來內心對於旅行沿途所經歷過的內心轉化,梳理所謂創作形式,使觀者能在早期既有的黑白景色當中,重新認識及感受張志嘉的沿途印象。

旅行,對於張志嘉來說不是目的地的征服與成就,而是經驗與感受旅行過程中的放鬆。聊到旅行對於作品靈感來源時,張志嘉表示:「我享受開車的過程,當車子發動開起車的那一刻開始,我認為旅行已經啟程了。旅行的意義對我而言不是在意去哪個景點或是終點的到達,而是種享受記錄這樣的過程與狀態。

張志嘉的作品中常以道路風景山脈樹木為描繪對象。近期創作的轉變更是著墨於構圖畫面的展現,簡單直接的幾何、平面拉線、透視與消失點成為畫面中不可取代的符碼。除了道路風景具有景深的空間感以外,藝術家選用黑白單色調的方式呈現,也使作品的寂靜氛圍蔓延於視覺感知。

張志嘉《Night》,2018。圖/藝術家張志嘉提供。

我嘗試描繪旅行中所走過的道路與景色,這些旅行中沿途的景色,在我腦海中重新彙整,經由分解消化然後重組建構,近期的作品中也增添幾何與平面化的形式去表現,內心的轉化與感悟,藉由繪畫創作,呈現我心中的景色。

於台灣各宏偉的山林裡開著車暢遊是張志嘉所享受放鬆的事,台灣山中道路具有崎嶇綿延特性,每個蜿蜒的道路都看似沒有盡頭的延伸,但開著車環繞特殊的過程體驗也造就藝術家在創作上的特殊靈感再現。搖下車窗享受樹木芬多精的氣味、微風迎面而來的速度感、蟲鳴鳥叫的自然交響,是必須親自去感受這樣大自然的氛圍,才能有所對創作有進一步的想像。張志嘉舉例,「台灣的山林非常涼爽,對我來說是身心靈享受放鬆的狀態。而我也喜歡看海,海與山林的體驗當然不同,海是一種很純粹且廣闊的對象物,光腳踩著沙灘、聽著海浪拍打在岸上的靜謐感受,這些都是我對自然景色的原始感受與崇拜。

張志嘉《海》,2014。圖/藝術家張志嘉提供。

此次於CC GALLERY展出的作品中,對於觀看解讀作品的方式,與攝影膠彩水墨三項媒材的關聯性有相當密切的關係。張志嘉與我們提到:「黑白攝影的行式手法是我自己很喜歡的,也開啟我對黑白單色調的研究與興趣。當我首次看到日本藝術家東山魁夷的作品時,深深被這位藝術家這樣處理畫面細膩幽微的手法給吸引,寂靜的空間氛圍讓我深受啟發,也希望能朝著這樣的方向前進。」或許歷史上赫赫有名的西方風景畫家已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但這位在日本具有「心象風景畫家」之稱的東山魁夷,更是把日本風景畫帶到與心靈謐靜相符的意境,也是在文學、散文、藝術創作中相當傑出的奇才,東山魁夷筆下所描繪日本山境的優柔之美,使其作品寓意更深耕於張志嘉的創作精神。

日本藝術家東山魁夷作品(局部)。圖/藝術家張志嘉提供。

日本藝術家東山魁夷屏風作品(局部)。圖/藝術家張志嘉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