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大都會博物館展出《執念:裸體》克林姆、席勒和畢卡索的情色與藝術

克林姆(Gustav Klimt,1862-1918)、席勒(Egon Schiele,1890-1918)和畢卡索(Pablo Picasso,1881-1973),這三位藝術史巨擎的生命旅程,各自綻放了耀眼的光芒,卻並未交集。然而今年夏天,他們的作品卻遇見了一個契機,一起佔領了紐約大都會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Egon Schiele,《Self-Portrait》,1911。圖取自大都會博物館。Egon Schiele,《Self-Portrait》,1911。圖/取自大都會博物館。

館方以《執念:裸體》(Obsession: Nudes by Klimt, Schiele, and Picasso)作為展覽名稱,簡單明瞭地告訴大眾這一次的展覽,裸體並不只是形式,更是一個強烈的主題。美術館在相近的題材下,藝術家共同聯展是最普遍不過的事情。但是如同本次展覽的告示板,直接告知觀眾,即將參觀的展覽包含了「明確的情色內容」,就是一件相當特別的事情了。

Egon Schiele。圖取自大都會博物館。Egon Schiele,《 Standing Nude with Orange Drapery》,1914。《 Seated Woman in Chemise》,1914。《 Reclining Woman with Raised Skirt》,1918。圖/取自大都會博物館。(由左至右)

這次的展覽是以收藏家塞耶(Scofield Thayer,1889-1982)的捐贈為主體。作為一個美學家,同時也是個富裕家族的繼承人。塞耶曾經共同創辦《撥號雜誌》(The Dial),並在1919至1926年間擔任編輯的職務。他在主導這本前衛的刊物時,向美國人大量介紹了當時最具前瞻性的詩人、評論家、小說家和劇作家。更同時對於當時的現代藝術推廣不遺餘力。塞耶在1921至1923年間,經常前往倫敦、巴黎、柏林和維也納,同時在歐洲收藏了六百餘件當時不為人知的作品。並在1925年留下的遺囑中,捐贈一系列巴黎畫派為主的收藏品給大都會博物館。

Gustav Klim,《The Lovers》,1913 。圖取自大都會博物館。Gustav Klim,《The Lovers》,1913 。圖/取自大都會博物館。

塞耶捐贈的這一批作品以「令人回味的情色主題」聞名。本次展覽挑選了其中50餘件三位經典大師的水彩、素描和版畫作品共同展出 。即使少數幾幅有所遮蔽,也全部都是充滿情慾感的裸體作品。不但史無前例地將三位藝術家並列,更以這個富有挑戰性的主題,讓觀眾再次思考藝術和慾望之間的關係。

Pablo Picasso,《Three Bathers by the Shore》,1920。圖取自大都會博物館。Pablo Picasso,《Three Bathers by the Shore》,1920。圖/取自大都會博物館。

裸體的形式在藝術史上屢見不鮮,尤其在歐洲藝術脈絡裡,更是佔有相當大的比例。高雄巿立美術館近期也以「」為命題,和倫敦泰德美術館聯盟合作發表了年度大展。(該展為世界巡迴的最後一站。)

但專注於探討慾望和性,與單純藉用裸體表現其他主題,依然存在很大的不同。觀眾們如何看待/理解,這一種類的藝術品?隨著時代和地區的改變,永遠會有不同的答案。大都會博物館作為世界領先的藝術重鎮,在時值克林姆和席勒逝世一百年的今天。為全世界觀眾呈現了一個強而有力主題,更同時提問「今天的我們正如何面對情色藝術?」這個有趣的問題。

(本展覽於2018/7/3-10/7,在The Met Breuer展出。更多訊息請點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