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新式水墨的發展與多元論述 索卡藝術展出「外物-楊鴻個展」

水墨已為亞洲千年以來的傳統文化,在時代的洪流中,紛紛出現了舉世聞名的經典創作,比如說以明代的工筆繪畫大師仇英,又或者是擅以用墨色與線條寫意的南宋畫家梁楷,這些構圖與技法在當時的歷史背景中,皆被認定為重要的當代藝術創作。



展場空間照。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而水墨藝術發展至今,在當代藝術的市場當中,又該如何有別於過去的形式?同時又能有自我的原創性及藝術深度的體現?已成為了許多人所關注的問題。索卡藝術本次展出了「外物-楊鴻個展」,其一方面仍然傳承了水墨藝術的暈染及工筆勾勒的精神,另一方面也以獨特的作品內容,闡明了現代人與物象之間的對應關係,同時表態了新式水墨所能討論的多元議題。



楊鴻,對話的方式,绢本設色,89x132cm,2014年。圖/索卡藝術提供



楊鴻2012年畢業於四川美術學院中國畫系,曾受邀於今日美術館、西安美術館、重慶美術館、江蘇美術館展出。圖/索卡藝術提供



個體對於自我認知的多樣性



楊鴻的作品特色在於其透過與我們自身文化脈絡有關的素材,輔以水墨的技法與當代性的用色、構圖、形式,來討論物象間的多樣性符號認知及轉移。



舉例來說,作品《軌跡1》為一個在具有超現實感的自然景緻的夜空中,描繪了一組星盤,而這個星盤是被各個點所組成,並代表著藝術家個人的專屬星盤。是故,如同楊鴻所述,當我們看到這個星盤,實則也等於看到了藝術家本身。



左至右:楊鴻,軌跡1,絹本,設色,53x28cm,2017年;軌跡2,絹本,設色,35x28cm,2017年。圖/索卡藝術提供



因為如果當我們追溯星盤的緣起及其功能,我們就會發現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星盤模式,並承載了個人的記憶與命運。這邊藝術家想要闡明的是,在某些具有人類普世情感認知與歸屬的物件或表象,實則可以擁有傳達與跨越自我認知上的侷限,並表達更多的意義。



同樣地,《軌跡2》描繪的為經絡,同樣也是說明個人對於自我的另類認知,並作為觸發觀者入畫思考的一個契機。



左至右:楊鴻,軌跡3,絹本,設色,78x51cm,2017年;軌跡4,絹本,設色,78x50cm,2017年。圖/索卡藝術提供



文本意義溯源及圖像化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上述討論人類自我認同這一類型的創作以外,楊鴻也有一部分的作品是在討論被認同後的文本溯源,並將其回歸到最初被認知的圖像。如作品《博爾赫斯的動物園》的內容取自阿根廷著名的文學家博爾赫斯的著作《天朝仁學廣覽》,該書指出世界中各種動物的樣貌。而為了建構類似此書的情境,藝術家刻意選擇形體有動物樣貌的篆字融入畫中,直接地所指動物。讓字體外形與圖像概念直接地連結,去除掉過多的文本解釋,直達觀者的視覺感官。



楊鴻,博爾赫斯的動物園,絹本設色,76x149cm,2016年。圖/索卡藝術提供



楊鴻,博爾赫斯的動物園(局部),絹本設色,76x149cm,2016年。圖/索卡藝術提供



楊鴻,重影,絹本設色,69x119cm,2015年。圖/索卡藝術提供



索卡藝術中心:【外物-楊鴻個展】

展期:2018-06-23 ~ 2018-08-05

地點:台北市中山區堤頂大道二段35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