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藝術收藏的使徒」——認識收藏家周隆亨

藝術收藏可能有千百種理由,任何一種理由都有其獨特性,大概也都被提出或討論過。在台灣,企業家、藝人、媒體人、工薪族等,都可能被尊稱為「收藏家」。然收藏家中,比較不常見的是職業上「純技術導向」的科學家,因為科學家多以理性心態收藏,而極為富裕的科學家,往往沒有太多時間研究藝術知識,較多是因為怡情養性而做收藏。



在藝術圈中人稱「亨利哥」的周隆亨(Henry Chow)、一位絕對技術導向的機械工程博士,他對於藝術的熱情在華人圈中極為罕見。現年60歲的周隆亨博士,近日自8月9日至8月31日間,於日帝藝術舉辦了首次他個人的藝術品收藏展。



周隆亨簡介



1958年生,中原理工學院機械工程系學士、美國賓州理海大學(Lehigh University)機械工程與應用力學(Mechanical Engineering and Applied Mechanics)研究所應用力學(Applied Mechanics)碩士(1982)、機械工程博士(1988)。

收藏家周隆亨。圖/周隆亨提供。收藏家周隆亨。圖/周隆亨提供。



我收藏「和我有聯結」的作品



非池中(以下簡稱非):能否分享您收藏作品的觀點?

周隆亨(以下簡稱周):對我來說,我收藏的作品最主要關心的特質是要和我有一種情緒或情感上的連結。但這樣的連結,實際講起來也很廣,可能包括有趣、具有啟發性、或是具有深層意喻的等作品,不一而足。因此說起來,我的收藏沒有一般所謂藝術顧問常在建議的那種「系統」。我覺得收藏如果太有「系統」,會變得太公式化,不適合我收藏上原先的本意—「開放性」。

劉鳳鴒,《絮語V》。圖/詔藝攝。劉鳳鴒,《絮語V》。圖/詔藝攝。

我的收藏史大約十年,也就是當我五十歲那時刻起。當人生一進入五十,不管是工作或是對於生命,都有一種倦怠感。那種倦怠感,急需某種無法言喻的事物來予以補足,而藝術就在當時進入我的生命。

我算是一位科學家,但當時的我已經和科學糾纏了四十年了。我還是喜歡科學,也依舊樂於科學上的工作,但我渴望更多形而上哲學類型的思想進入我的生命,希望透過這樣的管道去更加了解自己,開放自己心靈上的桎梏。

Jeremy Mann, 《Before the Mirror》, 油彩木板,2014。圖/詔藝攝。Jeremy Mann, 《Before the Mirror》, 油彩木板,2014。圖/詔藝攝。

我的收藏沒有系統化,而我也盡力避免陷入那樣的系統化。我偏好那些從來沒有見過、可以刺激人去思考更多、可以讓人產生想像力和創造力、深具啟發性的作品。

因此,這樣的收藏方式所引起的結果,就是我很少收藏同一位藝術家的第二件作品。畢竟人通常都有慣性,年輕藝術家一件好作品出來之後,之後幾年,幾乎就是一直在做一樣的東西。

展場現場。圖/周隆亨提供。展場現場。圖/周隆亨提供。展場現場。圖/周隆亨提供。

可能不少收藏家都偏愛所謂有「辨識度」的作品,但這方面我就比較沒那麼認同。當然多數藝術家都不太可能像畢卡索一樣,一生的作品都一直在變化。大師中我也欣賞孟克和梵谷,他們終其一生的作品,都有各階段很強烈想要表達的一種當時的情緒,不是那種一成不變的東西。因此我會希望藝術家可以有更多的變化,一直不斷地創造新的東西出來。

畢卡索《休憩》,繪製於1932年 © 2018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圖/取自本站。畢卡索《休憩》,繪製於1932年 © 2018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圖/取自本站

孟克,《吶喊》©Munchmuseet。圖/取自本站。孟克,《吶喊》©Munchmuseet。圖/取自本站

梵谷,《星夜》。圖/取自wikimedia。梵谷,《星夜》。圖/取自wikimedia



藝術品的獨佔性



非:您對於「擁有」藝術品這件事有什麼看法?

周:我覺得在多數人的心理層面上,因為比較從經濟學或唯物論上的觀點去想,「藝術分享」和「擁有藝術品」有種「對立性」。但在我的觀念中,人出生後逐漸學到的最恐怖的概念就是:「『擁有』甚至『佔有』!」 

在收藏上,人們最常談到「擁有」藝術品,但也會有人卻喜歡說「分享」藝術。但你仔細去想想,其實「到底是我們擁有藝術品,還是藝術品佔有我們?」我會去質疑:「我們真的是因為『擁有藝術品』而熱愛藝術的嗎?」「隱藏在藝術品背後的東西真的是藝術嗎?還是跟藝術一點關係都沒有?」

周隆亨收藏作品。Yuka Otani,《Anicca (Neon and Yellow 輪迴)》,14x14x14cm,愛素糖、塑膠玻璃、鏡子、木材、燈、壓克力樹脂,2016-17。圖/詔藝攝。周隆亨收藏作品。Yuka Otani,《Anicca (Neon and Yellow 輪迴)》,14x14x14cm,愛素糖、塑膠玻璃、鏡子、木材、燈、壓克力樹脂,2016-17。圖/周隆亨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