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TODAAY藝術新銳〈候選人系列〉之六:「勤奮的繪畫者」曾寶萱

「怎麼樣才能成為一位傑出的藝術家呢?」

『勤奮吧!?』

藝術家於工作室中創作一隅。圖/曾寶萱提供。藝術家於工作室中創作一隅。圖/曾寶萱提供。藝術家於工作室中創作一隅。圖/曾寶萱提供。藝術家於工作室中創作一隅。圖/曾寶萱提供。

曾寶萱(Zeng, Bao-Xuan),1996年生,畢業於玄奘大學藝術與創意設計學系。出生於單親家庭的她,自幼喜愛看漫畫,可能也因此激發出她對於圖像的喜愛,信手拈來拿支筆便開始畫圖,沉醉其中。

國中後為了進一步學習繪畫技巧,進入專為考試而設準備術科的升學型畫室(補習班),首學水彩,之後才學素描。但據藝術家表示,素描的根基穩固之後,對於先前的水彩能力,發生跳躍式地進步,非常有成就感。在該畫室學習三年後,對於繪畫的追求有增無減,遂決定以藝術專業作為未來發展的方向。

自承學科差強人意,在繪畫基礎學習方面能夠亦步亦趨打下堅實基礎,曾寶萱表示非常感激她的母親,因為即使在家庭經濟負擔相當重的情況下,母親始終無怨無悔地支持她在藝術創作上的所有努力。

《寧靜》,油彩畫布,80 x 60cm,2018。圖/曾寶萱提供。《寧靜》,油彩畫布,80 x 60cm,2018。圖/曾寶萱提供。

據藝術家表示,於玄奘大學就學期間,首先受到對於繪畫透視與細節極為要求王智斌老師的啟發,奠定了她在寫實技巧上的重要基礎。另外,李健儀老師則非常注重構圖。「為什麼會特別選擇寫實油彩這個相對耗時費力卻不一定討好的題材和媒材呢?」我問。曾寶萱表示,之所以選擇油彩,是因為相較於其他媒材,她覺得油彩作品的保存方式相對單純。而她認為傳統的寫實油畫,是所有繪畫的基礎。把這個題材畫好了,她的畫技基本功才能更為精進。

藝術家繪圖手稿。圖/曾寶萱提供。藝術家繪圖手稿。圖/曾寶萱提供。

至於為什麼會特別專注於挑戰當代藝術中相對比較不太受重視的〈靜物)主題,她說「我的確對於靜物畫有特別偏好。會選擇靜物,是因為我想畫的對象,必須要是一般人生活中可以體會到的美感,而我認為這些靜物本身就存在一種神聖且莊嚴的美感,而且是很普遍可得的東西,只是一般人平時不會特別去注意到。因為信仰關係,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以讓觀者的心靈有沈澱的感覺。又因為我自己身體太不好,飲食方面有很多限制,因此現階的繪畫中,會有食物和水果出現,也算是滿足我自己心裡底層的一種渴望。」

《安靜》,油彩畫布,80 x 60cm,2017。圖/曾寶萱提供。《安靜》,油彩畫布,80 x 60cm,2017。圖/曾寶萱提供。

《平靜》,油彩畫布,80 x 60cm,2018。圖/曾寶萱提供。《平靜》,油彩畫布,80 x 60cm,2018。圖/曾寶萱提供。


在曾寶萱的心目中,以靜物畫在美術史上成名的幾位大師,都是其參照學習的對象,諸如:法國18世紀靜物畫大師巴蒂斯席梅翁夏丹(Jean Baptiste Simeon Chardin, 1699 - 1779)、荷蘭黃金時代的靜物畫大師威廉賀達(Willem Claeszoon Heda, 1594-1680)、畫家中的畫家亨利方丹-拉圖爾(Henri Fantin-Latour, 1836-1904),以及有現代藝術之父之稱號的保羅塞尚(Paul Cézanne, 1839 - 1906)等。「這些人的畫都很耐看,尤其是拉圖爾,其作品整體畫面偏微微的鵝黃色,華麗中帶有樸實的感覺,是我心目中靜物畫第一的偶像。」

尚‧巴蒂斯‧席梅翁‧夏丹Jean Baptiste Simeon Chardin,《魟魚》(La Raie)。巴蒂斯席梅翁夏丹,《魟魚》(La Raie)。圖/wikimedia。

威廉‧賀達Willem Claeszoon Heda,《Still life with oysters, a rummer, a lemon and a silver bowl》。威廉‧賀達,《Still life with oysters, a rummer, a lemon and a silver bowl》。圖/wikimedia

亨利‧方丹-拉圖爾(Henri Fantin-Latour)亨利方丹-拉圖爾,《Still Life with a Carafe, Flowers and Fruit》。圖/wikimedia

保羅‧塞尚,《靜物與窗簾》。圖/wikimedia。保羅塞尚,《靜物與窗簾》。圖/wikimedia

在曾寶萱的繪畫中,融合古典、印象主義,部分靜物如蘋果、葡萄等,也參考了近代照相寫實的技巧,已經呈現出令人驚嘆到位的技巧。雖然依舊可以看到作品中藝術家一些實驗性的影子,但其作品畫面上構圖平衡穩重,可以看出藝術家多年來鑽研大師畫作的心得展現;光線擺設、色彩選擇與調整別具用心,獨具一格,畫面深度的透視描繪上掌握,也已經遠超過其同輩藝術家許多。能有這樣的紮實繪畫功力,且願意下苦功持續鑽研精進者,在國內應該已經不多了。

「我知道自己畫的還不算好,但我希望我可以繼續勤奮地練習去彌補不足的地方。因為我想要繼續畫下去。」

《祥和》,油彩畫布,80 x 60cm,2018。圖/曾寶萱提供。《祥和》,油彩畫布,80 x 60cm,2018。圖/曾寶萱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