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傳承到我們這個時代的文人水墨 《汲境》陳建焜水墨個展

汲一方意境,藏濃淡墨影。」- 陳建焜。

藝術家陳建焜於藝遇藝術中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是捧著泉水的動詞,奈何手中泉水總是難以常留。所幸有藝術,所幸天地間有文房四寶可以作畫。讓藝術家陳建焜可以為「這個時代的水墨畫」留下一方精彩。會捧在手中的意境,想來是讓人有感而珍惜的。會捧著一方藝境細膩描繪的藝術家,想來是懷抱著謙遜的心在創作的。

藝遇藝術中心藝術家陳建焜藉由個展《汲境》,向大眾展示了一種質樸且執著的氣質。透過藝術家對於水墨傳承的使命感及追求,展示了不疾不徐的文人風骨。

陳建焜,《和平島天光》。圖/藝遇藝術中心提供

陳建焜的水墨旅程啟蒙於國中時期,見當時國文科王詩漁老師的筆墨揮灑,心生好奇的同時也激起了嚮往。當同齡的玩伴們都將壓歲錢花用在玩具或新衣服時,陳建焜則是投資了人生第一支價值不斐的毛筆,從寫生著手正式拜師學畫。順利進入復興美工(復興高級商工職業學校)就讀後,平日在校接受李重重老師系統性的美術指導,課餘時間則是常回到王詩漁老師門下繼續磨練,自少年時就嶄露了對於水墨藝術的渴求。

在臺灣藝術大學的就學期間,陳建焜從張克齊的工筆花鳥、周澄的山水、到蘇峰男羅振賢等教授的指導中,學習了名家傳承。在進入臺灣師範大學碩士班後,拜於林昌德江明賢何懷碩等教授門下繼續精進,沉浸在筆墨傳承的長流之中。無論是寫實或寫意,細膩的皴法或是疏闊的潑墨,都為往後的創作定下了厚實的底蘊。

陳建焜,《深澳象鼻》。圖/藝遇藝術中心提供

陳建焜以「萬物皆可入畫」的心情看待著身邊的一景一物,尤其在旅遊時更是時時在取材。本展的主視覺《深澳象鼻》即是忠實記錄了藝術家在旅程中的所見所感。遠望本作時,觀者感受到了寫實素描式的薄霧與光影,近、中、遠三景的拿捏的適切,呈現了精準的對焦。而近觀時,則是讓人如同觀賞另一件作品般,專注於相融得宜的暈墨和皴法。本作用色清雅,卻也藉由色彩輕輕地反襯出更顯單純的雲霧及點景的舢舨。畫面中元素的組織嚴謹,卻不顯刻意,相當地引人入景。

陳建焜,(左)《晨曦》,(右)《晨曦草圖》。圖/藝遇藝術中心提供

無論主題與媒材,作品中展現的「表現能力」,是藝術家學習的起點,也是定位藝術家的重要依據。而在本作和草圖的對照之中,觀者可以見到陳建焜從寫生開始的創作脈絡。本作寫生自綠島的清晨,藝術家的視角由沙灘望向背光的礁石。描繪著迷濛中,天將微亮時的景緻。沙灘向上浮起的水氣與與石後冉冉上升的天光交織,讓人幾乎能感受到清冽空氣的流動。再觀被霧氣包裹的礁石,虛實之間營造出了剛柔並濟的和諧感,充分可見藝術家是如何寄情於山水,也寄情於筆墨之間。

陳建焜,《凌波憩衍》。圖/藝遇藝術中心提供

不同的環境背景孕育不同的藝術家,多數的藝術家都是以自身所處的時空作為創作的出發點。藝術家陳建焜,承襲了傳統水墨中的花鳥學門,無論寫意或工筆,都已成為了他能夠自信駕馭的表現形式。秉持著「藝術是從表現生活開始」的念想,在取材上多以身邊可見風景與花鳥的為主。

作為《凌波憩衍》的主角,有著「菱角鳥」別稱的的水雉,是台南官田常見的嬌客,本作即是描繪菱角田即將豐收的情境。從寫生出發,藝術家對於生態的觀察細膩入微,並切將畫面中的每一個角色都作了適切的安排。陳建焜以亦工亦寫的手法,讓畫中的水雉及植物顯得相生動。細膩的層染和巧妙運用的水痕墨漬,更是進一步地堆疊出了幻境般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