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候選人系列〉之零 :「不是每位藝術創作者都得要成為大師」畫家葛拉娜(Svetlana Grecova)

她應該是至今在台灣藝術電商平台上,以原創原作沒有灌水、真實件數來計算,所售出畫作數量最高的藝術家。近四年來,累積線上銷售數量超過220件,可以說是台灣絕無僅有線上畫廊銷售史上最成功的案例。創下如此驚人銷售數字的,卻是一位來自遙遠國度的東歐繪畫藝術家,葛拉娜(Svetlana Grecova)。

「我畫畫絕大部分是出於我就是喜歡畫,而且很享受創作時帶給我人生過程中的快樂,就是這樣而已。」

藝術家。圖/葛拉娜提供。葛拉娜。圖/藝術家本人提供。



摩爾多瓦出生的藝術家



非池中(以下簡稱「非」):Lana,妳能簡單跟我們介紹一下妳自己嗎?

葛拉娜(以下簡稱「葛」):我的名字是葛拉娜(Svetlana Grecova),我來自東歐,出生在一個絕大部分台灣人都未曾聽過、位於烏克蘭和羅馬尼亞之間的獨立小國家摩爾多瓦(Republic of Moldova)。

Moldova多瓦首都奇西瑙(Chișinău)附近的風景。圖/取自wikimedia

葛拉娜,《Autumn dance》,壓克力顏料、畫布,60.5x50公分。圖/TODAAY。葛拉娜,《Autumn dance》,壓克力顏料、畫布,60.5x50公分。圖/TODAAY。

我的母親告訴我,在我小時候有次從桌下撿到一隻鉛筆後,就開始畫畫了。 我自懵懵懂懂的孩童時代起,就常常一手拿著數支畫筆,一手拿著調色板胡亂塗鴉畫圖。在當時主流的蘇聯式教育來說,自幼便去專為兒童而設的公立學校學習藝術,是很普遍的事情。因為在那個時代,那邊絕大多數的父母親,都會配合政府的政策宣導鼓勵,安排孩子們去學習運動、音樂或藝術。當然,多數人後來都不是從事這些相關行業,但我覺得那是一段對於人格發展上很有意義的一個過程。我在摩爾多瓦所進入的是該國水平最高的藝術學校之一,也以卓越(with excellence)成績完成學業。



我生活的重心除了家庭外,最多時間花在畫畫上



非:妳是怎麼會來台灣呢? 平時的生活是什麼樣子呢?

葛:由於我無論在早期的一般學校,或是後來的藝術學校,因為基本上我大部分都坐著,很少在動,造成有些脊椎側彎,身體承重狀況不佳。所以我母親後來幫我報名參加舞蹈課,去學社交舞和拉丁舞,練習過一陣子後,我後來也真的愛上它們,且我的身體健康狀況有了很大改善。舞蹈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成為了我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在跳舞俱樂部遇見了我的丈夫。他有很長一段時間都一直是我的舞伴,我們也一起參加過許多國內和國際比賽。那段期間,我努力工作,一天練習數小時直到肌肉酸痛甚至受傷,但這個新領域的嘗試大大提高了我在社會上的交際能力。 

葛拉娜,《Blue mountains》,油畫、畫布,130x80公分。圖/TODAAY。葛拉娜,《Blue mountains》,油畫、畫布,130x80公分。圖/TODAAY。

葛拉娜,《Valley of Butterflies》,油畫、含框,80x100公分。圖/TODAAY。葛拉娜,《Valley of Butterflies》,油畫、含框,80x100公分。圖/TODAAY。


以前的我就只當個藝術家,從來沒有在做運動,但我丈夫和我有很大不同,他總是會去參加各種運動:潛水、體操、馬拉松跑步等等。 我丈夫後來成了一名專業編舞師,這就是2007年起之所以會來台灣的機緣。他受邀在某個舞蹈協會擔任舞蹈指導。我和我丈夫在一起已經十一年了,兩年前我們的女兒也出生了。為了專心照顧小孩,我後來決定停止專業舞蹈,只有偶爾才會有演出。

葛拉娜,《Euphoria》,油畫、畫布,80x117公分。圖/TODAAY。葛拉娜,《Euphoria》,油畫、畫布,80x117公分。圖/TODAAY。

葛拉娜,《Pink ballerina》,水彩,22x29公分。圖/TODAAY。葛拉娜,《Pink ballerina》,水彩,22x29公分。圖/TODAAY。


我對於畫畫這件事情從來沒停過,反正一有閒暇我就會想拿起畫筆畫畫圖,想到什麼就畫什麼,沒有特定的種類和對像,久而久之也累積了不少的作品。雖然在2014年期間因為朋友介紹,想到可以試試看販售作品(指於非池中線上畫廊平台,即今日的TODAAY藝術網站),但我創作時根本沒想過到底賣不賣得掉,或是有沒有人會喜歡,反正就是想畫什麼就畫什麼。如果能有人欣賞,覺得拿回家去掛在她家牆壁上感覺不錯,那也很好。聽起來有點太天真不切實際,但在我看來,我畫畫就代表著愛和快樂。

葛拉娜,《Black coffee & cappuccino》,油畫、畫布、含框,91x60公分。圖/TODAAY。葛拉娜,《Black coffee & cappuccino》,油畫、畫布、含框,91x60公分。圖/TODAAY。



我嚮往畢卡索那樣永無止盡的創造力



非:妳最偏好的繪畫風格是什麼?哪些藝術家曾啟發妳的創作?他們又是如何激發妳創作的潛能?

葛:我畢業於國立藝術學院("Alexandru Plămădeală”, Chisinău College of Fine Arts),除了繪畫外,我小時候也學習過陶藝約4年,並真正喜愛它。也許哪一天我還會回到它,就跟畢加索一樣,他是我最喜歡的藝術家。

我欣賞很多藝術家,當然他們都會影響到我,比如:梵谷、莫內、波洛克、羅德列克等,名單還長的很呢!我認為那些偉大的藝術家,為了變得偉大,需要很大量的工作,不能害怕嘗試,得不斷衝破藩籬追尋新境界。這當中,我個人覺得畢卡索表現得最好。羅德列克則曾經說:「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棄你的欲望和珍貴的東西」(No matter what, do not give up your desire and what is precious to you)(編按:未能找到羅德列克講過相關名言,可能係藝術家本人有聽過類似說法) ,這句話我也受用無窮。

畢卡索《休憩》,繪製於1932年 © 2018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圖/取自本站。畢卡索《休憩》,繪製於1932年 © 2018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圖/取自本站

梵谷,《星夜》。圖/取自wikimedia。梵谷,《星夜》。圖/取自wikimedia

Henri de Toulouse-Lautrec羅德列克,《Avril》,1893。圖/取自wikimedia


生活一直在持續中,但偶爾我會有瓶頸,會向自己提出很多問題,譬如我是誰?我想擁有什麼樣的生活?我的繪畫主題是什麼?繼續留在台灣或回到摩爾多瓦?這些都是很難也不一定有解方的問題,一想到往往就讓我頭很痛、 很鬱悶。每當我處於這樣的情緒中時,我就會提起筆來畫畫,我真的相信藝術的能量,每一筆劃都會印在畫布上。

葛拉娜,《Blue eyes》,油畫、畫布、含框,65x53公分。圖/TODAAY。葛拉娜,《Blue eyes》,油畫、畫布、含框,65x53公分。圖/TODAAY。

大部分我都採用印象派風格,偶而會有些東歐裝飾性強的作品,偶爾信手拈來的手上塗鴉,則往往可能來自於深沉無意識的感覺。我使用到的風格很多:印象派、立體派、現實主義,油彩、水彩、複合媒材等等都有。我特別喜歡用刮刀上色,它讓我覺得我的畫有種無限的可能。我喜歡使用鮮豔的色彩,但我會去調色,使它們之間有細微差別。因為這樣我更能讓不同的情緒沾染在畫布上,而這些就是我、我的生活和感受。

葛拉娜,《Spring Blossom》,水彩、畫紙,108x78公分。圖/TODAAY。葛拉娜,《Spring Blossom》,水彩、畫紙,108x78公分。圖/TODAAY。

我的創作的確有幫助到我的生活,但你也知道藝術品並不是人們生活上非得要有的東西,因此當然也可能畫出來沒人喜歡。但沒有關係,我也沒有想要變成什麼了不起的大師,我很感謝那麼多收藏我作品的人,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以帶給他們一種快樂和愛的感覺,即使它們不是像畢卡索那樣的寶貝。假使我的作品能夠在一段期間中,帶給那些擁有它們的人一種滿足感,或是它們認同的美感,我覺得那就足夠了。

葛拉娜,《Happiness》,油畫,112x145.5公分。圖/TODAAY。葛拉娜,《Happiness》,油畫,112x145.5公分。圖/TODA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