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16國匯聚 科技藝術超級對話

PREV

NEXT

耳朵能長在手臂上嗎?說悄悄話,該用哪種語言?羊型人面的機器人,是走出電影,還是人走進電影裡? 今年國立臺灣美術館「TEA超級關係─2013國際科技藝術展」,由策展人林書民先生擔綱策劃,展出16國藝術家的科技藝術作品,要讓觀眾體驗藝術、科技與社會碰撞出的創作火花。

手臂長了新耳朵 生活會有什麼改變?

科技藝術家史泰拉克(Stelarc),多年前透過手術,在自己手臂上建構起一隻「耳朵」,想透過器官移植,思考人的想法與意識,是否會因身體具有新的器官與功能,而做出改變。

「被長鬍子碰到,『耳朵』也是會癢」史泰拉克(Stelarc)笑著說,這隻耳朵雖沒有聽覺,但與身體其他部分一樣,擁有知覺,這「耳朵」長在他手臂這麼多年,已經變成他身體的一部分,「有時候也會對這隻耳朵說悄悄話!」。

說悄悄話 用英語還是用國語?

人們說悄悄話的時候,表達內心情感時,選擇什麼樣的語言來訴說,會比較精準?台灣藝術家林沛瑩於英國念書時,在英語環境裡,處處體會到「表達不精準」的困境,從而創作了《無以言說》。

《無以言說》找來了許多位不同國籍的人,依循著一張英文的情緒地圖,表達各國語言裡的每種情緒字彙,並記錄下來。隨後,林沛瑩從中找出各種情緒文字的異同,建立起一張「人類通用的情緒地圖」。《無以言說》企圖探討私人情感和語言連結的過程,並揣摩只藉由聲音與情感的溝通方式。

是牧神潘走出電影 還是觀眾走進電影?

「《衍練》像是從神話、電影裡走出來的人物」黃贊倫說,這次在「TEA超級關係」裡展出的機器人《衍練》,身形取材自希臘神話裡的羊頭人身牧神潘。在展場中,《衍練》的頭不斷撞著玻璃,像是久困於櫥窗中無法脫困,只好神經質地重複撞著、撞著。

藝術家黃贊倫,善於創造機器人來討論人工智慧與真實人類間的對等關係。他生長於蘇澳,家裡經營戲院,從小一個人坐在偌大的戲院裡,常希望戲院裡的人能走出來,陪陪他,也因此啟發他創作一系列機器人的概念。

在機器人《衍練》身後,還設有攝影機,並以電影的角度,來拍攝觀眾與機器人的互動。攝影機的畫面則在機器人身旁,以螢幕同步顯示出來。黃贊倫表示,這幾顆攝影鏡頭,要讓人思考,究竟是機器人走出電影螢幕,還是人走進了電影之中。

「TEA超級關係─2013國際科技藝術展」,讓科技(Technology)、娛樂(Entertainment)、藝術(Art)間交互對話,並邀請16國藝術家來台展出,共同建構科技藝術裡的超級關係。「TEA超級關係」將於國美館展至10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