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背後的故事裡的背後的故事

如果一組名畫拼圖要用好幾天的時間,花盡心思來完成,那用枯枝、落葉、麻絲,拚成明代董其昌的山水〈煙江疊嶂圖〉,而且比原作大300倍,想必難度更高。

今年徐冰在台北市立美術館創作的「背後的故事:煙江疊嶂圖」,是徐冰「背後的故事系列中,最大尺寸的創作。論及徐冰「背後的故事」系列創作,則得從德國柏林東亞藝術博物館的「背後的故事」開始說起。

1906年,德國柏林東亞藝術博物館在第二次大戰期間,館藏9成收藏品,5400件,被蘇聯紅軍掠奪而去,現藏於聖彼得堡博物館地下室。2004年徐冰正於德國「美國研究院」擔任研究員,並受東亞藝術博物館之請舉行「徐冰在柏林」個展,因而發展出「背後的故事」系列。

「背後的故事」第一組作品,徐冰根據東亞藝術博物館的檔案照片,選了3件被蘇聯紅軍洗劫的重要館藏,包含「日本安土桃山時代後期,佚名藝術家的淺絳山水屏風」、「狩野永德的小幅水墨掛軸」、「明朝戴進〈松亭賀壽圖〉」,運用書畫的「臨」、「仿」概念,以廢棄物在燈箱裡妝點出水墨畫的山巒、樹林,進行創造性的詮釋。

在作品製作時,徐冰選擇擷取3件古畫的局部,進行「再創作」,呼應古畫製作出三件連作,並取名為〈背後的故事〉。這件〈背後的故事〉在德國柏林東亞藝術博物館展出時,也刻意擺放在三件古畫當初擺放的位置,讓觀眾思考這件〈背後的故事〉,的「背後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