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紅膠囊 - 浪漫馳放後的溫潤能量

紅膠囊是個天生帶著點反骨卻絕對坦誠的人,從插畫時期到現在投身藝海,觀其畫作彷彿與之交談,溫潤細膩。他珍視每一股清淡的情緒,與每一剎那間的靈想,表面上看來是他以各種符號營造了一個科幻綺想的華麗世界,進而解析,才知道這是他不斷剖析、坦白、質疑自我的紀錄,每完成一張畫,便表示他又歷經了一場蛻變的苦痛,再生又再生,推疊出他的藝術能量。

過去,很多人透過生活化的圖文書認識他,才華洋溢、落筆精確、觀點殘忍但不見血的插畫家是紅膠囊的既定形象,另一方面,對美感的要求、對媒材的熟練與賦予畫作敘事厚度的渴望,使他更像一名藝術家。在他畫中,符號的隱喻是個極重要的內容,擬人的動物、圖樣化的花朵、現代生活物件、現成物的拼貼與自身投射的頭像都有自己代表的意義,將之聯結才可完整的說出故事。這種象徵主義的手法,補足了實證主義的單調、乏味,與其費心鋪陳的光色層次呼應,更加強了主觀的裝飾效果,營造出一種迷幻高尚的宗教警世畫氛圍。此種以豐富飽滿的圖像故事,銳利地探討人類處境、究極生死、天地之終的畫作,就像是以畫布為舞台,創造一個想像的天地,講述自我對現世的關懷與對真理的堅持,類似是古老的政治寓言「烏托邦」,皆是一種以假喻真的奇幻藝術。

繪畫之於紅膠囊,不只是項長才,更像是天命,在他過去的經歷中,許多大起大落不可思議的巧合,紅膠囊多歸因於一種「不得已」的注定,但他不但樂於承受,更用插畫界獨有的幽默和樂觀,弔詭的將生活的苦與樂、新與舊、真與假在畫面中錯置起來,他的畫克服了當代藝術思想上的扁平,造就了一種反照作者,迷離浪漫的馳放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