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更需火眼金睛 紀錄連爆的背後 繁榮而變動的市場

PREV

NEXT

股票價格,是市場景氣榮枯的信心指標。在紐約證交所掛牌的蘇富比,今年2月中旬的股價約落在每股46美元,與去年2月中旬的股價相比,一整年的漲幅達20%,比道瓊工業指數同期的漲幅,多出5%的報酬。在今年開春,從歐美到新興市場股價指數大跌的茫茫大海裡,藝術市場這艘大船,彷彿就像有著強力引擎開道,一路破開風雲變色的大海,穩健前行,至少,到目前為止。

2013年的開春,2月的倫敦拍賣季為人們昭示著今年的藝術市場前哨氣氛。蘇富比與佳士得兩大龍頭的夜場,成績振奮人心,彷彿給人們帶來時光錯亂:年初以來股票市場的大跌,在藝術精品市場完全難以感受。年初以來,對中國經濟成長減速的憂慮、美國聯準會貨幣量化寬鬆政策的逐步退場,加上美國經濟成長不穩,尤其北美大雪嚴重影響美國東岸從工作乃至生活作息,經濟損失還難以估量,這都使得去年大漲的美股到新興市場如東南亞股市,在年初以來大幅回檔。股市的訊號,代表投資人對今年全球總體經濟的疑慮,也因此,股市分析師紛紛強調在當前的資金退場效應下,更需要強化選股技巧。但,藝術精品市場反其道而行,只要是精品,價格就是一直飆,不需要再從精品裡「強化選股技巧」。

首先,2月4日的倫敦佳士得印象派與現代藝術夜拍,寫下1億7690萬英鎊總成交額歷年新高;隔一晚的倫敦蘇富比夜拍,也寫下1億6350萬英鎊的總成交金額,只稍遜佳士得。兩大龍頭,在印象派與現代藝術部分合譜折合新台幣達170億元的拍賣佳績,很嚇人!再隔一周的2月12日,倫敦蘇富比當代夜拍,寫下8800萬英鎊成交額;隔一晚的佳士得戰後與當代藝術夜拍,更達成1億2419萬英鎊總成交額,成績同樣驕人。2月的倫敦拍賣季,向世人昭示明顯的訊號:歐美富豪的手頭資金依然氾濫,從印象派到現代藝術乃至當代藝術的名家之作,是資金湧入的最好標的。

換句話說,2014年新年伊始,歐美藝壇仍是精品價昂當道的年代;亞洲,亦復如是。而少數個別的年輕新銳,同樣有望透過不同的包裝、炒作,迅速崛起於拍賣市場。

經典不敗 「無極」風潮持續發燒

在亞洲春拍季即將於4月由香港蘇富比開槌啟動之前,先回顧檢視2013年全年的拍賣成績,鑑往知來。2013年全年,根據雅昌網的統計,中國拍賣市場總成交額約為600億人民幣,相較2012年的545億人民幣成長10%,以書畫、瓷雜與現當代藝術合組的中國藝市,漸漸揮別2012年的蕭條動盪,從盤整中建立新的收藏風向。而約當占中國藝術拍賣市場10%比例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從春拍之際當代藝術市場的萎靡不振,處於調整期的狀況,到秋拍時已逐步回穩,讓市場信心漸漸升溫。而二十世紀中國藝術,在經典作品領銜下更是迭創新高,是2013年藝市的最大亮點。

回顧2013年的中國現當代藝市,當可梳理幾大現象。一、二十世紀中國藝術經典作品持續加溫,趙無極、朱德群繼續領袖群雄。二、早期油畫名家之作深受關注,例如吳作人《戰地黃花分外香》的天價成交,引領人們探究更多中國第一代油畫家的作品,未來的第一代油畫家精品價格可望再度攀升。三、寫實油畫依然深受中國大陸藏家喜愛,成為大陸最穩定的收藏區塊。四、當代水墨市場引領風騷,由於處於價格的低基期呈現高爆發,成為全年漲幅最兇猛的區塊。

亮點中的亮點,風頭最勁的藝術家,就是趙無極。根據《典藏拍賣大典》的統計,2013年中國現當代藝術成交排行榜Top 50榜單作品,趙無極畫作就占了整整19件!

去年4月於瑞士逝去的趙無極,再度喚醒收藏圈對他的迷戀與關注,尤其以中國大陸為首乃至歐美新買家的強勁接盤下,趙無極作品可說「量價齊揚」。根據artprice的統計,趙無極作品去年1月至9月的上漲幅度達18.5%,這還尚未納入秋拍的香港蘇富比四十周年慶夜拍、香港佳士得夜拍與北京蘇富比專拍的多幅趙無極精品。當前的趙無極藏家群,包括中國首富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到去年以8968萬人民幣於北京蘇富比,競得《抽象》一作破趙無極拍賣紀錄的山西新銳藏家張小軍;以及在去年香港蘇富比秋拍夜場,《16.5.66》這幅趙無極少見的紅色作品,以7964萬港元高價落入國外買家之手。而鮮少現身拍賣市場的趙無極三聯屏作品《15.01.82》,亦在香港蘇富比締造達8524萬港元成交價。趙無極的精品高價化大勢愈來愈確定。未來,就是看趙無極的其它經典作品,能否同樣群落千萬美元以上區間。

《抽象》一作以近9千萬人民幣成交,在2013年的亞洲現當代藝市裡,若不計水墨藝術家黃胄《歡騰的草原》的1.288億人民幣成交價,趙無極《抽象》僅次於曾梵志《最後的晚餐》與《協和醫院系列之三》,是亞洲現當代藝術第三價昂的作品。趙無極風,在中國大陸乃至歐美富豪的接續承接,愈來愈多富豪藏家的認可下,2014年只要精品現世,可望持續引領風騷。

而關鍵之處,則是趙無極不同時期作品的價格表現。50年代的「甲骨文時期」,是趙無極最受藏家喜愛的作品創作時期,例如甫創新高的《抽象》即為1958年創作,隨著市場熱度愈來愈高,「甲骨文時期」的精品也愈來愈難以徵件上拍,未來可預見其晚期作品,也就是80年代之後,融入更多色彩變化的作品,出現市場的頻率有可能加速。

而從2012年秋拍開始,以香港佳士得為首的眾多拍賣公司同步發力下,徵得多幅朱德群佳作上拍後,2013年亦是朱老揚威的年度,雖然趙無極作品的高價成交再度拉開兩位華人抽象大師的市場價格距離,但朱德群的經典佳作的價格爆發力不可小覷,例如去年香港佳士得秋拍的1963年二聯作《無題》,高估價4千萬港元,以7068萬港元成交價刷新朱老拍賣新高。在去年亞洲現當代的Top 50榜單裡,趙無極達19幅作品入榜,朱德群為3幅,顯現兩人在市場的差距與未來可能的空間。

而趙、朱的抽象藝術之外,常玉作品同樣是二十世紀中國藝術裡最穩定上揚的拍品,但也出現精品愈來愈難以徵集上拍的情況。去年常玉《八尾金魚》成交價為6732萬港元,《紅衣女子》為5052萬港元,《簾前雙姝》為4467萬港元,再次鞏固常玉的不敗地位。與趙無極的藏家族群走向相同,愈來愈多的中國大陸買家喜愛常玉,例如龍美術館館長王薇,就以遠超過高估價2000萬港元的代價,以5052萬港元購藏《紅衣女子》。今年春拍,香港蘇富比夜場將推出估價待詢的《聚瑞盈馨》,盆花系列是過往藏家最愛的常玉創作系列之一,在2012年的香港蘇富比曾推出另一幅尺幅僅《聚瑞盈馨》一半的同題材《聚瑞盈香》,當時即寫下3090萬港元成交價。4月的《聚瑞盈馨》拍賣成績,值得期待。而盆花系列最「離譜」的一作,即是名列artprice常玉作品拍賣第一高價的一件《瓶菊》。此作於去年山東春秋拍賣上拍,估價600萬至800萬人民幣,居然以高達2億616萬人民幣成交,若單純從「數字」上來看,常玉已躋身中國最貴藝術家了。這個數字紀錄,恰也是中國拍賣市場最讓人憂慮之處:數字的不可信。

也因此,若依雅昌網統計2013年中國大陸拍賣市場約600億人民幣的市場規模,現當代藝術約10%占比,也就是約60億人民幣的市場規模。60億要乘以多少百分比,才會是真正的成交額呢?這就是當前市場藏家入手前最需要仔細探究的黑洞之一。

寫實作品的實力

一般被歸類於在中國二十世紀藝術拍場的羅中立作品,則在2013年成為另一個亮點。《春蠶》一作以4940萬港元於香港佳士得秋拍成交,也帶動了羅中立作品的聲勢。羅中立的《春蠶》,是去年秋拍最令人動容的作品,亦由王薇收入龍美術館館藏。中國現代藝壇寫實派開創者的徐悲鴻,油畫精品一向難以徵集出現市場,今春的保利香港將推出《雪霞夫人》,估價700萬至900萬港元,距離4年前出現香港拍場的估價上升不多,藏家對於非屬美麗女子肖像畫的需求,可由此作的拍賣結果印證。

而去年最大的黑馬亮點,即屬靳尚誼。《塔吉克新娘》於北京嘉德秋拍,高估價2千萬港元,成交價達8510萬人民幣!創下中國寫實肖像油畫的最高價紀錄。2013年的靳尚誼市場,在中國買家偏愛寫實油畫創作的大潮下,帶領著楊飛雲、詹建俊、艾軒、王沂東、郭潤文、李貴君、劉溢等寫實創作實力派,成為中國拍場最耀眼的藝術家。

在《塔吉克新娘》現身嘉德秋拍前,靳尚誼的油畫作品價格已經逐步升溫。在2013年春拍,上拍6件油畫成交5件,且有4件飛躍人民幣千萬關卡。例如《髡殘》於北京保利春拍以3910萬人民幣成交,此作2007年於嘉德春拍時以1601萬元成交;北京保利春拍同時推出靳尚誼的《孫中山》,以2300萬人民幣成交,以及《祈》與《女人體》兩作,分別以1840萬元、1495萬人民幣成交。去年的北京春拍即為靳尚誼貢獻達9545萬人民幣的作品成交額,推升其市場邁向爆點。

根據雅昌網的統計,2012年靳尚誼作品總成交額為3562萬人民幣,到了去年達1億2千萬人民幣,成長了236%,當然最「補」之作即是《塔吉克新娘》。而詹建俊作品2012年總成交額為891萬人民幣,2013年則達2952萬人民幣,總成交額的成長幅度達231%,排名中國現當代藝術家第三高。

曾梵志一哥獨秀 張曉剛能否王者歸來?

去年秋拍,另一個震撼彈即是曾梵志。曾梵志接連兩幅大作出現香港蘇富比與香港佳士得夜拍,皆拍得破億港元,讓曾梵志在一拍之際,成為全球藝壇的焦點。《最後的晚餐》一作在香港蘇富比寫下1億8044萬港元的成交紀錄,不僅刷新曾梵志紀錄,也成為亞洲當代藝術價格榜首,擠下了盤踞王座5年之久的村上隆《我的寂寞公仔》一作。《最後的晚餐》一作價格約當2313萬美元,曾梵志已躋身全球最昂貴的在世當代藝術家之林了。例如,李希特(Gerhard Richter)最價昂作品為《Domplatz, Mailand》一作,去年5月以3712萬美元成交;昆斯(Jeff Koons)的《氣球狗(橘)》去年11月以5840萬美元成交價,擠下了李希特的作品,成為全球在世當代藝術最貴作品。

曾梵志《最後的晚餐》天價成交,使得人們議論紛紛背後的買家背景與推力,畢竟,在金融海嘯前的中國當代最美好年代,狂飆的中國當代有著太多不可思議的市場作價力量讓人們記憶猶新,成為揮之不去的前科。買家從與曾梵志代理畫廊高古軒有關的基金會,再到希臘船王Stavros Niarchos長子—菲力浦.尼阿克(Philip S. Niarchos),這位知名的大收藏家。可確信的是,此作的順利成交,讓曾梵志在2013年奠定中國當代一哥的地位,正式揮別中國當代由四大天王張曉剛領軍的年代。

去年蘇富比秋拍後,香港佳士得接力推出曾梵志《協和醫院系列之三(三聯作)》,以1億1324萬港元成交,名列中國現當代榜單第二高價。去年,曾梵志達5件作品躋身《典藏拍賣大典》的中國現當代藝術Top 50排行榜,僅次於趙無極,他是2013年當之無愧的當代明星。

而自2011年春的香港蘇富比尤倫斯專拍創下輝煌成績的張曉剛,之後在拍場沉寂好一陣子,去年僅有1件作品入列Top 50榜單,《血緣:大家庭12號》於香港蘇富比秋拍低空飛掠估價,以2588萬港元名列第38名。而張曉剛聲勢能否再起的關鍵,今春的香港蘇富比夜拍有一件重要作品上拍,將牽動張曉剛作品今後的市場地位。

4月5日蘇富比將推出的《血緣:大家庭3號》,估價6500萬至8千萬港元,作於1995年,曾參與1995年的威尼斯雙年展,堪為張曉剛血緣系列創作最重要及成熟的作品,畫面裡有中國一胎化三人家庭的經典構圖,也是《血緣》系列中唯一一幅以別上毛澤東徽章、戴著紅色臂章與穿著綠色革命服的小紅衛兵為畫面中心之作,堪是《血緣》系列中直接點明題旨的作品,呈現藝術家暗喻的政治與歷史張力。《血緣:大家庭3號》一作曾於2008年香港蘇富比春拍現身,當時估價1950萬至2700萬港元,以4736萬港元成交,當時打破張曉剛的拍賣紀錄。這張作品誕生出的天價,亦是2008年秋金融海嘯席捲而來前的中國當代藝市攀上最高榮景的時刻。

那麼,繼曾梵志之後,張曉剛的《血緣:大家庭3號》能否再續輝煌呢?香港蘇富比為當晚的夜拍製作三個版本的圖錄,三件封面作品分別為「二十世紀中國藝術:陳逸飛《晨禱》」;「當代亞洲藝術:張曉剛《血緣:大家庭3號》」;「東南亞藝術:蘇佐佐諾(S. Sudjojono)《蒂博尼哥羅王子率軍親征》」,可見蘇富比推薦此作的強度。張曉剛關鍵作品再寫光榮時刻?一個月後揭曉。

當代水墨異軍突起

而2013年拍賣場,最光榮的就是當代水墨區塊。在雅昌網統計去年成交額成長率最高的前十位中國藝術家,當代水墨藝術家就有劉國松、谷文達與李津入榜。劉國松、谷文達還分居榜首與探花郎,可見其成交量暴增的程度。劉國松作品2012總成交額為433萬人民幣,2013年達2603萬人民幣,增幅五倍!谷文達2013年總成交額為2009萬人民幣,年成長率達347%,《兩種文化形態雜交的戲劇性 B1-B3》一作,更在去年北京匡時秋拍,寫下1495萬人民幣的個人紀錄新高,亦是當代水墨的最高價之作。

當代水墨市場,除了劉國松、李華弌等早為亞洲至歐美收藏圈關注的藝術家,其它多屬新生代藝術家,作品價位一般集中在10萬人民幣區間。而最具代表的當代水墨名家,當屬徐累,其精品皆有百萬人民幣的估價,甚至數百萬元亦有藏家承接追高。中國大陸當代水墨藝術家,在徐累、谷文達領軍下,包括李津、郝量等皆有不俗表現。除了拍賣市場,不少當代水墨藝術家接受藏家委託創作的現象十分火爆,堪為去年市場的亮點。屬於近兩年強勢崛起的當代水墨市場,由於作品基期仍比油畫、雕塑等媒材低,因此即便劉國松去年的《子夜太陽》寫下628萬港元拍賣新高,谷文達也創下1495萬人民幣個人紀錄新高,都未能躋身《典藏拍賣大典》的中國現當代藝術Top 50排行榜。

持續升溫的當代水墨,可說是基期低,獲利高。像是去年香港蘇富比秋拍,郝量2011年《寒林獨立》一作以256萬元港元高價成交,堪為最貴的80後水墨作品,也讓兩年前購藏作品的藏家大大發財。當代水墨的市場熱度,可望在一級市場與二級市場的聯手下,在2014年熱度持續升溫。以劉國松為例,光是在台灣市場即有多家畫廊聯手加大力度推廣,希望讓更多人認識這位被譽為現代水墨之父的藝術家。當代水墨的市場空間雖然可期,但其與其它媒材同樣競爭當代創作的主題,最後是否勝出,將是長遠考驗這群年輕水墨藝術家的考題,也是收藏家關注作品時可據此判別的關鍵。

70後、80後開創新勢力?

當代水墨市場是個年輕的區塊,既迷人,同樣充滿機遇與風險。同樣最難判斷投資走向的,就是年輕的中國當代藝術家作品了。從昔日的70後、80後藝術家,乃至甫出校園的90後,都是機遇與風險最大的收藏區塊。2013年的中國當代70後藝術市場,由賈藹力從2012年開始加速領跑同儕。創作量少的賈藹力,迄今只有12筆拍賣紀錄,去年也僅4件作品上拍。春拍的《二月物語-過去(床)》以580萬港元成交,名列賈藹力作品成交紀錄第二高;到了秋拍,《瘋景》與《早安,世界》分別在中國嘉德、香港蘇富比上拍,皆大幅超越估價成交。賈藹力的油畫一作難求,供不應求的市場熱度,光是2013年一年的拍場總成交額,就讓他遙遙領先同為70後的韋嘉、王光樂、陳可、李繼開、熊宇等藝術家。

2013年是市場檢驗這批70後乃至80後明星的時刻。《收藏投資導刊》以兩年四個季度的拍賣為一單位,發現李繼開、高瑀、熊宇以及韋嘉這兩年的總成交額,大幅滑落前一個兩年。以高瑀為例,2009春拍至2011春拍累計達成1146萬人民幣成交額,2011秋拍至2013年秋拍成交額即降至267萬人民幣;李繼開從1222萬降至387萬人民幣;韋嘉亦從1719萬降至688萬人民幣;熊宇更從961萬降至201萬人民幣。大幅成長的為王光樂,總成交額從178萬成長至836萬人民幣;以及陳飛從178萬成長至747萬人民幣。當代市場的起落之大,由此可見。而這兩年總成交額升溫的中國當代長青藝術家,當屬劉煒與周春芽。周春芽去年雖然僅有《藏族新一代》一作以3372萬港元的成交價,入榜中國現當代五十大成交排行,但周春芽這兩年作品的總成交額逾3億2千萬人民幣,僅次於曾梵志傲視全雄,但2013年的秋拍力道明顯落於2012年,2014年是否持續走弱,值得觀察。

當代市場中,1965年出生的張恩利,比張曉剛這一代藝術家出生的50後略晚,但張恩利沒有搭上金融海嘯前的中國當代大飆漲,反而在這幾年彷如慢火細燉下冒出頭,成為從北京到香港拍場徵件的熱點。張恩利的拍賣前十名作品,7件作品於去年拍出,3件在2012年拍出,可見這兩年他的增溫速度,例如去年匡時春拍的《二斤牛肉》高估價為350萬,以609萬人民幣成交,榮登其作品價格之首。這件創作於1993年的作品,早年掛在上海香格納畫廊的樓梯間,售出的價格相比如今的投資報酬相當可觀。2014年,拍賣公司的徵件重點亦是張恩利精品,藏家除了賞析其作品創作質量,可持續觀察其作品的供給量與需求間的關係。

另一位近年崛起的70後藝術家劉韡,其作品《紫氣VI-15》和《無題》在去年秋拍分別創下280萬與66萬港元的成交價,驚豔市場,尤其在紐約與香港設點的Lehmann Maupin畫廊代理下,又有邁阿密盧貝爾收藏為其辦展的加持,劉韡亦是2014年可關注的70後藝術家。

2013年,在佳士得與蘇富比分別於上海與北京首開大規模拍場後,中國現當代藝術的拍賣競爭已進入更劇烈的比拚。國際兩大龍頭將為中國大陸拍場帶來那些競逐的新機制,創造出什麼樣的拍場生態,值得期待。而保利與嘉德亦在香港成立拍場站穩跨出大陸的第一步,保利更領先同業率先在香港股票上市,以母公司保利文化掛牌籌資,計畫籌資3億美元(約合23億港元)。保利若成功上市,將成為市值百億港元的中國第一家以拍賣事業為主體的上市公司,銀彈備足,更將積極搶占市場。2014年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市場,將在歡喜與憂愁間,重新洗牌。

附註:

1.吳作人《戰地黃花分外香》一作,於去年中國嘉德春拍創下8050萬人民幣天價,入榜2013年中國現代當藝術第五高價作品。

2.朱德群在去年香港佳士得秋拍的1963年二聯作《無題》,以7068萬港元成交價刷新朱老拍賣新高。

3.曾梵志《最後的晚餐》一作,刷新亞洲當代藝術的成交紀錄,以1億8044萬港元高價傲視群雄,曾梵志真正奠定其中國當代一哥地位,名震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