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蕭巨昇 - 千年前後的「動」新聞

PREV

NEXT

蕭巨昇在歷經七年時間,從學生的身分脫離到再度成為學生,終於在今年再一次舉辦自己的個展,也算是在這個歲初的隆冬之中給予過往創作生涯一個階段性的整理,並為新生活的未來向自我投出一個嶄新的期許。

2008年是蕭巨昇人生的重要轉折點,在創作與生活之間百般考量下毅然決然放下身邊的事業與家庭,隻身前往南京藝術學院深造,並在那個不熟悉的環境當中度過半年多的時間,生活回到極孤獨與簡樸的狀態,讓蕭巨昇充滿感嘆的覺得終於得以進入生命中最絕對、最專注的創作時刻,而這次在永春堂美術館所發表的「千載如斯」一展,正是這初始的磨礪所成就的成果。

從2002的「導引致和」一系列創作開始,蕭巨昇運用長沙馬王堆帛畫「導引圖」的並置動作分解圖像作為主觀形式,開始將千年前的人物傳像與今時今日的肢體語境做一個想像性的牽連。這個意外性的結合提供了藝術家一個新嘗試的開端,甚至就立即得到美術館官方獎項的認同。從這個起點開始,一系列各種面貌的作品,開始為這件事的本質一面提出疑問,並一面作出詮釋。

在水墨畫不斷嘗試媒材突破的當代藝術環境中,蕭巨昇不去試圖走出某種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水墨語彙,反之,他回到歷史中,去觀察裡面有著什麼。代表「靜」的文人坐觀山水,向來是東方圖像文化脈絡的哲學主幹,對於「動」,從來不是意以心傳的哲思範疇想要倡導的,那不向外悠遠,也不向內觀照。然而人物的「動」也未嘗不曾發生在中國歷史圖像之中。一些記述動作過程的圖像如張萱「搗練圖」或仙佛繪畫中傳達人物姿態風采如梁楷「潑墨仙人圖」等,都是具有「動態」的靜止圖像。不過,為了傳習連續動作而做的動態圖繪,則多見於一些記錄養身健體或技擊招式的武術典集當中。其中現存最早漢代帛畫中的「導引圖」可做代表,以及據傳由漢代醫者華陀所整理,模仿動物形象的肢體動作健身操「五禽戲」,至今都能於明代「萬壽仙書」中窺見大略的動作狀態。此類的圖像所演示的,無論是從醫療面或是技藝面來看,都是一種為了達成某種效果的現實實踐,蕭巨昇從這個概念中出發,來關注某些當代社會中由「動作」即可辦視的時代議題並藉此揭露它們的時代意義。

於是,從最原初對動態的想像結合,開始了藝術家對於現世環境議題之觀察,在這裡,蕭巨昇的作品呈現了幾個可供談論的主題。在作品如「廣陵散」、「淥水引」中,藝術家先打造了一個傳統文人山水畫系統「可以觀、可以居、可以遊」的胸中丘壑,在借用魏晉清談人物的形象,創作出人物在山水中動作(如騎腳踏車)的結合圖像,藉由虛擬的環境質感,忠實反應出現代人對於悠閒放鬆的渴望。這系列作品雖不慍不火,但從千載不變的山水圖像中,仍可以感到一絲藝術家對現今休閒環境的嘲諷。然而,從「導引致和」系列作開始,蕭巨昇消除了環境背景,以一個個的排列人像作為主體,形成一種肢體可以次序動作的想像敘事圖說,看似具備可供理解的示意圖像,卻在時代人物的錯置與動作目的性斷裂的安排下,讓觀者意識到「動作」的演繹背後是一種必須被深究的複雜社會性行為。關於這點,蕭巨昇在近期的「神兵火急如律令」系列中,有更為巧妙,更具有策略的畫面安排。

除去了「導引致和」中人物均質性的安排,「神兵火急如律令」中出現以下幾種元素:穿著運動服符號化的台灣國中生形象、充滿精細描繪的陣頭扮裝、簡單線條搭配淡顏色的馬王堆導引圖人物、白描傳統佛繪風格的神像與神器以及難以解讀的亂碼文字。這作品看似結合了唐代以來各種「禮佛圖」等佛繪圖像,用以論說現今台灣青年失學學子從事八家將陣頭文化的現象,卻絕非那麼簡單。蕭巨昇破除原先人物連貫性動作的巧妙編排,將作品化約為一種物件並置的狀況,看似某種分類表,卻在單元與單元之間,形成各種時代的共構關係。文化、神性、身份接踵紛呈,「動作」,在這裡已非單純的現實實踐,而是某種歷史各種衍生交錯後的結果,每個靜止的圖像,都可以看作「歷史」的一次動作,穿著運動服的國中生,僅僅是這個無止盡圖像一種令人難以忘卻的時代切片,這提醒著我們,若是我們要探究一個「現在」的社會議題,我們目光該望向的位置,絕對不會是「現在」。

還有一點有趣的是,畫面中的文字不是無法對應圖象的意義,就是呈現全然亂碼的狀態,甚至出現全篇幅亂碼的景象。在東方繪畫圖文交互參照的傳統脈絡中,蕭巨昇嘗試做一點些微的翻轉,既然畫面動作的連貫性已然消泯,意義又豈是文字所能承載的了的?誤讀的可能性解除之後,留給觀眾的只有思索該如何辨識動作的意圖。

蘋果日報「動」新聞最近惹的社會沸沸漡漡,各種事件透過平面媒體文字的再現、再詮釋已經不足以滿足觀眾的需求,「動作」變成一種新興的認知欲望所貪婪的新對象。蕭巨昇運用了水墨暈染的手法,加上調膠的礦物顏料設色,將「千載如斯」一展中各件作品的整體畫面設置的曠遠悠長不似人間,可是在那些衣袖舞動的時候,我們仍能瞬間被拉進那些冰冷或火熱的時代情狀之中,如斯千載,千載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