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黃步青家門外 一片荒蕪邊緣

PREV

NEXT

紀念台南眷村裡消失的記憶、打造繁忙生活中,一個可供沉思的小乾坤……

走進台北當代藝術館,會先看見一件用彈性布料拉塑出的大鐘,人們可以進到鍾裡或躺、或臥、或站,與鐘外的一切煩憂隔絕,靜靜沉思,細細讀著鐘上用毛筆寫的文句。

鐘上寫著,「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這是藝術家黃步青的作品〈思 空 非 想〉,鐘上的文字是老子《道德經》,是黃步青的妻子李錦繡,生前用毛筆寫就。

黃步青說,人們的生活很忙碌,已經沒有太多時間來靜靜沉思,仔細思考問題,好像人們一直被種大機器攪著走。因此,他希望可以創作一個作品,讓觀眾可以進去,進去享受一個非常寧靜的環境;人們在裡面躺著讀道德經,「那個感覺很棒!」。

藝術家黃步青的作品裡,常見對土地自然、城市生活的細膩關照,現正於台北當代藝術館,以「門外家園:荒蕪的邊緣─黃步青個展」為題,展出34件複合媒材及裝置作品,展覽展至8月24日。

除了「門外家園:荒蕪的邊緣─黃步青個展」外,當代藝術館也同時開展「歡迎來我家─蓋瑞‧貝斯曼個展」,要用「對話與對照」式的展覽形式,舉辦兩位藝術家的雙個展,鼓勵觀眾從欣賞展覽的經驗裡,發展出「對照閱讀」的藝術欣賞模式。

今年當代則以「家」為概念,由蓋瑞‧貝斯曼展出家門內「歡迎來我家」,黃步青展出家門外「門外家園:荒蕪的邊緣」。

黃步青的工作室家門外,曾經是個眷村。在黃步青〈消逝的記憶〉裡,則承載了他對這片已逝眷村的懷想。黃步青說,眷村被拆前,許多眷村因為要將屋子歸還給國家,許多的古老家具都必須被丟棄,家具就在家門外頭堆成了座山。

家具雖然老舊、被丟棄,但身上則擁有使用過的記憶,黃步青無法將每件家具收藏,所以撿拾家具裡的抽屜,創作出〈消逝的記憶〉。在這件作品中,抽屜裡收藏的則是黃步青在眷村被拆前,用相機留下的影像畫面。

對黃步青而言,這些抽屜是眷村裡一個個家庭的影射,抽屜與抽屜間則由樹幹串聯而起。黃步青說,眷村因為房子蓋得比較密,所以一棵老樹,就是五六個家庭的中心,樹木串聯起一個眷村,但這些樹,也跟著眷村拆遷而消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