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東西交會的光亮-唐吉.迪米西的藝術

PREV

NEXT

唐吉.迪米西於1961年誕生於土耳其的伊斯坦堡。曾多次造訪亞洲國家的迪米西,在畫作中特別喜歡用壓克力油彩表現出極富東方韻味的潑墨與渲染等技巧,並在畫作角落使用特殊媒材描繪出每個文化最具代表性的印記,如兵馬俑與特洛伊木馬等。其作品巧妙地融合了東方的禪思寫意以及西方的繽紛色彩與圖騰,美感與趣味兼具。


<國際化與多元化>

就像我們對於近東文化的陌生,對土耳其人來說,他們也鮮少有機會接觸遠東這端的文化與藝術。難得的是在一個土生土長的土耳其藝術家作品風格中瞥見中國書畫的足跡,他甚至將心目中的亞洲繪於畫布之上。無論他所畫的亞洲是否吻合我們真實的形象,這樣的連結都是鼓舞人心的。看著迪米西畫筆之下豐富多彩的亞洲,我們也忍不住因為居住在這片美麗的土地而沾沾自喜。在迪米西的其他創作還可看見更多的文化元素,像是具象的中國兵馬俑、土耳其神話雙頭鷹、建造金字塔中的埃及人、和荷馬史詩的特洛伊木馬神話等等。正因為迪米西抱著欣然接受的態度去面對 “不同”(difference),他廣闊的國際視野和胸襟也讓他的作品元素多元而與眾不同。

<畫布上的理性與感性>

富有東方潑墨和渲染韻味的爆炸性抒發風格,以及畫作角落的方格圖騰是迪米西畫作最大的特色。爆炸性的抽象表現是藝術家自我內心的抒發;然而大家最大的疑問是,方格從何而來?其實方格是迪米西擷取土耳其文化和建築上出現的圖騰,進而融入畫作的元素之一;更可視為藝術家的理性和邏輯之象徵。正如迪米西本人所說:「每一件作品都是在感覺和邏輯之間掙扎之後的結果」。因此在理性與感性的磨擦和碰撞之下,迪米西兼具二者,將方格圖騰成功融入在他的抒發抽象表現之中,並且絲毫不破壞畫作結構的平衡與完整。


<孤獨的抒情者>

迪米西曾說: 「我的一生中,沒有任何人事物能理解我的孤獨。有時候我試著和那些我愛的人分享,但這樣孤獨的狀態似乎始終沒有改變過。」 其實創作者都是孤獨的,因為必須走出一條和別人不同的路。但是迪米西從小就無緣領略分享的樂趣,等於是被迫進入一種孤獨的狀態,久了也許就習慣了。但這對藝術創作者來說並非是壞事,因為他能將那些無人分享的澎湃情感一併傾洩於畫布之上,也因此造就了他作品中的爆炸性風格和辨識度極高的抒情主義。然而分享的概念依然深深影響著迪米西,他認為必須經由「觀眾的分享」這一道關卡才能勉強算是完成一幅作品。一個渴望與人分享卻又孤獨的人,內心一定有著許多話想說吧!當迪米西沉默地將他的心事層層堆疊在畫布之上,經過時空轉變,觀者欣賞之餘再加上自己的投射,想必又有令人期待的不同風景了。


<尾聲>

閱讀迪米西的畫作,能看見畫家內心的悸動,在抽象的線條筆觸之下是畫家沒說出口的情緒表情,明亮顏料掩不住畫家內心真正的孤獨;傾聽迪米西的畫作,能聽見從畫布傾瀉而來的旋律,時而沉穩冷靜,時而熱情奔放,像是一首首不同調性的小品娓娓唱著不同文化的生命之歌。在東方與西方之間,虛與實之間,理性與感性之間,迪米西嘗試著找到某種平衡,並透過繪畫找尋自己,並記錄藝術家生命的軌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