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閱讀王仁傑之創作

PREV

NEXT

從藝術史上來看,歷史上有許多藝術家之所以會列名史冊,不只因為作品的情感內涵,而是因為它在風格與技巧上有傑出的開創。像印象派以色彩的鮮亮彩度而聞名,像林布蘭晚年的人像畫與宗教畫,所以會引人深刻的感動,不只是因為他獨創的光線處理,更是他對人類存在處境(絕望、無奈與堅決不屈)的深刻體認。此外,里德(H. Read)與康丁斯基所以會在印象派中獨獨挑選出塞尚,將他視為近代與現代藝術史的代表人物,也不僅是因為他在風格上啟發了立體派、野獸派、抽象繪畫等風潮,而是因為他情感的深刻特質,是近代美術史上很罕見的。

對於畫家而言,獨創的風格並不是終極目的,或用以突顯「獨到的造型天份」,確切的說是為了回應藝術家心靈深處的呼喚。每個時代都有他獨特的情感內涵與存在情境,因此每一個忠於其情感而觸及靈魂深處的藝術家,都會以個人的風格來掌握那個時代靈魂的深處,為了使藝術品有真正的生命內涵,藝術家必需〝在作品中竭力表現他們心靈的真相,從而掙脫一切有關外在形式的考慮〞。
二十世紀風起雲湧的藝術潮流各有其歷史定位與重要性,但任何藝術家從事創作時,實際上都牽涉到兩個不同層次的問題:(1)他必需選擇創作主題,(2)他必需為其所選的創作主題尋找出一個適當的表現形式、技法或風格。就筆者的觀察王仁傑的創作歷程受到抽象主義與抽象表現主義影響,「抽象藝術(Abstract)」一般被了解為一種非直接描繪自然世界的藝術,反而透過形狀和顏色以主觀方式來表達,因此是取某些事物它不變的內在質量而不是由仿效它的外在表現,更廣闊的定義是以簡化但又可以保留原始自然的本質來描述真實世界。

王仁傑的某些作品讓我聯想到紐曼,巴內特(Barnett, Newman) 的色面繪畫(Color Field Painting),時常出現在畫面邊緣小色塊,就類似紐曼「線帶」所運用的道理,讓視覺往畫面外帶,有著空間無限延伸的意義存在。這是他尋找一個適當的表現形式、技法或風格的明顯例子。

色面繪畫的運用是他創作主軸之一,這部分情感來自於東方獨特水墨畫的經驗,一種黑與白交疊所造成無限延伸之想像的神秘空間。抽象繪畫不應只侷限於「純粹形式」的教條表現或只淪為某種「玄學理念的奴隸」,而應該採取一種更開放性的手法,也就是可以承載某種私密性的「內容意涵」或者進行某些「象徵性的敘述」,等自由聯想空間,創作的過程宛如是「遊戲行為」,作品充滿色塊、造形、線條與結構的「遊戲感」,亦或將平易不過的元素提升到精神層次。就像馬哲威爾(R, Motherwell)將無彩的黑和白推擠壓縮成凝重的直線和曲線,造成無限延伸之想像的神秘空間。
總括王仁傑近幾年的作品可分為城市系列、植物系列、記憶系列、山城無盡天地系列:

【城市系列】
城市系列是他將不同時間的圖像片段,那種在原鄉或在陌生城市裡留下的記憶,那種記憶的氣味是─思念的、不安的、游牧心靈的、時空錯亂的、移情的、鄉愁的,甚至是甜美的、渴望的;以手繪方式,透過視覺轉化成氣味,透過時空移轉過去/未來的並置手法,進入超現實的生活軌跡,也就是城市記憶最終(物質的/非物質的)的總體意義〝家〞。以下節錄部分王仁傑,對畫作以文字敘述的角度觀察,應該更能了解他所要表達的原始情感。
城市系列─彩色山城:「靠山的城鎮以釀酒而聞名,居民因為熱愛藝術且生性樂觀而生活愉快,喜歡豐富色彩應是大部分人的最愛。」,激勵人心樂觀積極是作者想要的,永恆的彩色山城,如此似乎呼應了先前所提「承載某種私密性的『內容意涵』或者進行某些『象徵性的敘述』等自由聯想空間。」

【植物系列】
這系列作品是他延續以往閱讀生命的精神「植物生命象徵」,植物遠比人類早存在,其生存的價值與對人類的意義一直是他感興趣的課題』,除了讚頌植物的生命力及人類對他的依賴與需要外,更要突顯人類的脆弱。
植物系列─花開的地方:「讚詠他們的生命力旺盛,不論刮風下雨或烈日當頭,永遠屹立不搖,容光煥發。」
植物系列─種子:「感謝你,當我啜飲第一道新鮮空氣享受陽光普照的日子,無論節奏步調如何,我們總是努力朝向陽光生長的地方…」
畫作表面看似描寫植物生長現象,實質隱含讚詠他們的生命力旺盛,無時無刻不往陽光生長的地方,只怕一分一秒,不長一吋一分;當人類違背自然現象,破壞生態而亂砍亂伐時,我們所依類的土地與大自然將會反撲,人們終會自食惡果,如此更突顯人類的脆弱。

【記憶系列】
記憶系列涵蓋許多子系列,其創作不單是過去所見之記憶,也是種思想或感受的紀錄,如:貓系列、北國之冬與山城外記系列等,分述如下:
貓系列起源於作者多年來的陪伴寵物,在法國認養的小貓咪,在經過18年的陪伴最終離去,也讓作者對於生命的觀照有了不同的感觸,因此創作了一系列作品,其作品是種懷念也是種對於生命的體悟。
北國之冬—藍色系列,這系列揮別城市記憶系列,畫面並無具體城市建築形象,而是描述「寂靜聲音」的意向,宛如像「詩」一般的韻律,線條與色面成了畫面重要的符碼 ,就如作者所說「寂靜到針掉落都聽得到,高亢處峻冷宏偉,輕微處細緻分明,或有呢喃兒語,或有鑼鼓喧天,那是聲音的想像與形象無關,毋需尋找磚瓦因為這與城市建築無關」、「堅毅靛藍融得了白,通透空氣融得了黑,有個方向任你飛舞,1/2秒前後光影不一,這片舞台任你飛舞,那是空氣的想像與形象無關,毋需尋找磚瓦一片,因為這與城市建築無關」。
入夜後還是這麼藍,偶而白雲飛舞,只是「塵囂」已盡,入夜後大約晚上八、九點鐘,這種景象只有北國的冬天有,或許再過不久您將準備就寢,因為塵囂已盡,此處不是在描寫景色如何,而是道出心靈狀態,寂靜到針掉落都聽得到,那是聲音的想像與「形象無關」,與形象無關所指的是畫面不再具有可辨識的城市建築,而是聲音的色彩與空間,留著我們去想像,因此與城市無關。
山城外記系列,是以遊覽中的記憶,去尋找鄉間村落之情,而鷹飛、翱翔、鳥瞰,是以一種不同的視角觀看世界的省思,如同人生中對不同事物的觀點;或許藝術家化為一隻老鷹,又或以神遊出體的觀點,超脫人世的觀賞角度去俯瞰這個大地。

【山城無盡天地系列】
此系列是對於一種凝聚、溫暖、城鎮、家庭的描繪,畫面中時而所見隱約的城鎮縮影,是種對於心中理想國度的影射,其作品中如同〝火柴盒〞的國度所指的應該是「家」;一個像童話世界的家,寧靜潔白,讓人心安理得,永無分擾的居所…。
山城無盡天地系列—遠望山巔:「看似遙遠其實近在映呎,只需繞過雲端,爬上山峰層層疊疊,遠望山巔,堆疊像〝火柴盒〞的國度就是夢裡的故里,那裡翠綠盎然的綠,悄悄地被火紅所覆蓋,是火紅招惹藍綠…還是藍綠永遠崢嶸,那裡無盡天、無盡地,代之而起的火紅,傳遍整個山巔,無盡天地任我記憶翱翔無盡…。只要你願意〝山城無盡的天地〞永遠是你的故里…只需在夢裡。無盡的天、無盡的地,山城無盡天地,是否也是你的故里?」
王仁傑的作品不屬政治或社會批判,也不跟隨流行的潮流走,而具有詩樣的氛圍,從東方意象吸取養分,將個人美學思維融入。其作品已達到承載某種私密性的「內容意涵」或者進行某些「象徵性的敘述」等自由聯想空間,雖受抽象表現主義影響,卻也能走出屬於自己的個人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