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2014臺北美術獎」決審藝術家─倪灝 創作自述

PREV

NEXT

倪灝 (b. 1989)

Poltergeist (作品名稱暫定)
夜 II,木、礦物油、釣魚線、衣物、車燈、其他混合材料,152cm x 152cm x 213cm,2014

「放空心靈,放棄形式,無以形狀,若水一般。水倒入杯中即成杯,入瓶中即成瓶,入壺中即成壺。平和流動之水亦可有無堅不摧之勢。要若水一般,我的朋友。」——李小龍

循環與系統相互交疊,階層結構,權力運作下的矛盾——這些都是我在作品中所欲追求並嘗試闡明的要素。在自然界中,當一群軍蟻迷失方向時,如果隊伍中居首的軍蟻開始隨隊伍尾端留下的費洛蒙前進,則會造成蟻群以一迴圈持續不斷前進,直到其力量耗盡,衰竭而死。這個現象名為「蟻磨」。兩千年,我隨家人從臺灣移民加拿大,也是從那時開始,我開始對循環感到興趣。我目睹來自臺灣的文化如何在溫哥華奇異的都市地景之中轉化。沒有語言的輔助,透過模仿及錯誤的理解,我吸取新的北美文化,也被北美文化所同化。在移民過程中,程序背後的權力結構使我的歷史、記憶及認同變得脆弱而可塑,不再如從前一般堅若磐石。對我而言,循環定義了這個世界。以藝術為工具,我不斷嘗試,企圖短暫地揭露那股驅使循環轉動的力量。

以循環此一概念為中心,我多方擷取靈感,包括動物心理學、當代戰爭、夜行昆蟲以及地方上流傳的鬼故事。藉由連結廣義文化中的片刻,我嘗試著創造新的情境,對我們平時親身參與並習以為常的各種社會儀式提供不同的視角。閱讀英國廣播電台的新聞,同時看著 YouTube 上以貓為主角的各式影片。我常同時吸收並編織複雜的資訊網絡,聯想,由高至低連結點與點,直至網絡變得密集,而且自主。在不同系統間轉譯或強行套用既存的邏輯,這樣不間斷的行為形成我作品的核心。

正因為有著如騷靈一般溝通的迫切欲望,我常以手邊及時可得的材料創作。重複的丟,砸壞再重組,取出物質裡隱藏的詩,並得以保存片刻,在它褪色消失於現實之前。製造不尋常的尋常,我欲以作品誘惑並牽連觀眾。另外,我也透過不可見、短暫存在的事物開啟記憶及情緒。薄荷味的口香糖、香皂、菸、直笛聲,讓平庸變得活躍,重新定義事物的脈絡,創造新的意義。

參賽作品清單:
1. 煙圈,香煙,灰,膠漆,12cm x 12cm,2012
2. Structure Study II,夜行性昆蟲, 樂譜, 小號手, 筆,22cm x 28c共9張,2013
我的室友以前是國軍樂隊小號手. 我請他試圖演奏了用夜行性昆蟲任意組成的九頁樂譜, 並用白板筆寫在透明壓克力來幫助他更改樂譜, 把昆蟲變成音樂符號, 直到可以演奏為止.
3. 起伏,灰, 鋼, 壓克力塗料,約46cm x 46cm,2014
4. 夜 II,木, 礦物油, 釣魚線,衣物,車燈,和其他混合材料,152cm x 152cm x 213cm,2014
我們生活在ㄧ個全面美化及設計後的世界裡. 喜怒哀樂等各種情感也間接的被平面的圖像取代. 大眾也已非常熟悉好萊塢電影和廣告借由慢動作, CGI, 等特效來詮釋的世界, 讓真實與幻覺混為一談. “夜”是一個裝置藝術.運用礦物油經過馬達循環後再沿著ㄧ組拉直的釣魚線慢慢流下, 形成露珠般的效果, 好比電影,廣告裡常用的慢動作下雨情節. 加上車燈光從後照明在平臺上的靜物和礦物油露珠, 把背景帶到了馬路上, 增加戲劇性的效果, 讓觀眾體驗到一種不安定感, 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即將發生.
5. 格,肥皂,芳香劑香油,籃筐,43cm X 53cm,2013
6. 老虎,手機殼, 布料, 環氧樹脂,66cm x25cm x30cm,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