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龍應台部長辭官聲明:第一里路

PREV

NEXT

第一里路

文化部一千天,是一個披荊斬棘的拓荒工作。在這一千天中,糾結長達三年的公視僵局解決;藝術銀行正式推出;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電影中心、臺灣戲曲中心、臺灣攝影中心逐一底定;博物館法、水下文化資產保存法、電影法、公廣法等等新立或翻修;文化外交網絡規模初建;影視音及出版政策成熟,蓄勢待發。文化部的「第一里路」雖然萬分艱辛,但已氣魄跨出。

能為自己的國家、自己的人民低頭流汗服務,是人生最光榮的付出。我向馬總統、江院長深深鞠躬,感謝他們給了我「俯首甘為牛」的機會。雖然「在水泥地裏種花」備極艱辛,但仍是看得見許多青翠嫩苗從地底鑽出,迎向燦爛陽光。

我們處在一個被「不信任」緊緊籠罩的時代氛圍中。支撐著我逆風邁進的,是許許多多文化界、企業界、社區界的朋友。他們放下手邊的工作,為每月百場的各種政策諮詢奔走,為文化做超級志工。企業家在聽完我的理念陳述後,為文學、為電影、為藝術、為臺灣的文化外交,以捐款做為行動。社區工作者挽起袖子帶我走遍部落和城鄉的角落。

與我併肩工作的四百五十三個同仁,加上從臺灣頭到臺灣尾在社區、在博物館、在各種工地裡埋頭幹活、服務國民的總共是兩千位公務員。對所有勤勤懇懇、任怨任謗的公務員夥伴,我想垂眉低聲說:親愛的,你辛苦了。對所有過去兩年嚴厲批評的,我想說,謝謝你,畢竟批評也讓我們成長。但是對那深知實務艱難而從不吝嗇給我們一個溫暖的簡訊、幾句公開鼓舞的,我想說:感恩,請給我們公務員更大的鼓勵吧,他們會因而更有力量,為臺灣的進步更加努力,真的,因為善念吸引善念,陽光輻射陽光。

即使是人在香港的九年期間,我隔週必飛臺灣,「跋涉」到屏東鄉下探視母親。母親明年初將跨入九十歲,我決定以更多時間陪伴她走人生的「最後一里路」。

文化部的「第一里路」只有一次,母親的「最後一里路」,也只有一次,同屬人生中不可錯失的飲水思源報答時機。

接受任命之初衷已達,我滿懷感恩之深情,回到文人安靜的書桌。

龍 應 台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