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當代藝術打開攝影新境界 第18屆Paris Photo

PREV

NEXT

號稱全球最大的攝影博覽會,Paris Photo今年第18屆舉辦,規模再度擴大,參展藝廊數量從去年136家增加為143家,來自35個國家,台灣和中國屬於10個首次參展國之一;除此之外,另有26家攝影出版社共襄盛舉。11月13日至16日,連12日的預展,總共5天展期,吸引了近6萬名觀眾(去年為5.5萬名);根據規定,大皇宮最多容納5670人,因此大皇宮門前經常出現大排長龍的現象,30歐元的高門票費並不能阻擋觀眾的熱情。

Paris Photo畢竟是一個促成畫廊和收藏家交易的商業平台,有購買實力與意願的國際收藏家、藝術機構館長與策展人,才是支撐博覽會生存和發展的命脈。根據主辦單位表示,今年除了法國的François Pinault 和Maja Hoffmann,以及以攝影收藏著稱的美國大收藏家Andrew & Mary Pilara 夫婦、Artur Walther、Sandra Gilman之外,也接待了50多個重要美術館之友或典藏委員會,其中美國代表團尤其聲勢浩大,包括洛杉磯蓋提美術館、洛杉磯郡立美術館、舊金山現代美術館、聖塔菲攝影中心等;英國泰德美術館則連續第三年在Paris Photo博覽會期間召開典藏委員會,紐約MoMA、大都會博物館也與典藏委員會前來參觀。

影像藝術蔚為潮流

許多跡象顯示,攝影,更準確而言,影像藝術正蔚為潮流:巴黎龐畢度中心今年2月舉辦了一項法國攝影大師Henri Cartier-Bresson 回顧展,吸引了42.5萬名觀眾,龐畢度中心且於11月新成立了一個占地200平方公尺、專門展示龐畢度攝影收藏的常態展廳;紐約MoMA 剛舉辦Christopher Williams攝影回顧展;倫敦泰德現代美術館此刻正上演一項以戰爭為主題的攝影展;就連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Rijksmuseum也推出了新近攝影收藏展,展出400件作品。在市場方面,根據Artprice的統計資料顯示,2013年全世界拍賣場攝影作品的成交額超過1.1億美元,若說比起當代藝術簡直小巫見大巫,但相較於2012年5千萬的交易額,成長200%,攝影市場的發展潛力無窮。

儘管近來歐美景氣低迷,在國際藝術市場絲毫不受影響、銷售強勁的推波助瀾下,Paris Photo 博覽會場上交易熱絡,除此之外,巴黎同一時間還有不下十家拍賣公司舉行攝影專拍。一時間出現這麼多作品,令人懷疑市場是否能夠消化?果然,包括最大三家拍賣公司蘇富比、佳士得和Artcurial,總成交額都只在預估低標,流標率超過20%,然而幾位藝術家的作品仍吸引多人競爭,創下高價,例如Artcurial 拍賣行一張曼.雷(Man Ray)1930年底片、1970製作的《祈禱》,連手續費19萬歐元,幾乎為低預估價2萬的10倍;蘇富比攝影專場最貴的作品是古爾斯基(Andreas Gursky)2006年拍攝香水瓶的獨版作品,拍出近41萬歐元的成績(預估12-16萬)。

突破「攝影」的攝影

在大皇宮,Paris Photo 繼續高舉「多樣化」的旗幟,在傳統經典攝影的基礎上廣納百川,展出當代藝術家以不同手法結合攝影媒介的多樣創作。2011年擔任總監的弗萊德曼(Julien Frydman)對Paris Photo 重新定位,一方面反映攝影與當代藝術之間界限愈來愈模糊,藝術家嘗試以不同媒介創作,甚至在一件作品上混合多種媒介,而攝影正是其中一個媒介,同時為博覽會開闢新的收藏群。將展出內容從純攝影擴大到使用攝影媒介的一切當代藝術創作,立即吸引了關注當代藝術領域的畫廊、收藏家、美術館策展人的參加。

今年的展出獲得世界250家畫廊申請,由8家歐美畫廊組成的甄選委員會,首先根據畫廊所提的展覽計畫、展出藝術家和作品的水準,此外,畫廊在業界的口碑、歷年展覽記錄和質量也都是篩選的標準。Paris Photo呈現攝影創作現狀,弗萊德曼指出:「我關注的是各類型創作都能在Paris Photo中獲得呈現。」從新聞攝影、時尚攝影、傳統攝影、紀實攝影到藝術攝影,不同類型、面貌的攝影也吸引了品味不同的收藏家。他同時希望Paris Photo每年給人清新的感覺,與去年相較,今年參展畫廊的更新率為25%。其中台北非畫廊與北京三影堂都是首次參加,分別推出陳順築個展以及榮榮&映里、劉錚、張克純、封岩等人的作品。另外,亞洲的參展商還包括日本3家畫廊和2家出版社,以及1家印度畫廊。

攝影史上占有一席之位的重要攝影師和藝術家出現在不同畫廊展場。英國30多年老牌攝影畫廊Hamiltons 一張Irving Penn的老照片價格150萬美元,此外也特闢一間展室,呈現德國攝影師Horst P. Horst的鉑金相片。德國Daniel Blau 推出兩項展覽,一個是美國攝影師Margaret Bourke-White(1904-1971)個展,在二十世紀上半葉男性壟斷的新聞攝影,Margaret Bourke-White堪稱先驅,是第一位女性戰爭記者,捕捉了許多重要歷史時刻的珍貴鏡頭;展出125張《生活雜誌》與戰爭相關的老照片,花了四年時間收集21位攝影師為《生活雜誌》拍攝二次大戰的照片。

全方位呈現藝術攝影的現況

除了經典大師的名作外,Paris Photo會場可以看到許多用達蓋爾銀版、濕版等古老攝影技術製作,許多甚至不知拍攝者身分的珍貴老照片。轉型後的Paris Photo更吸引了高古軒、David Zwirner、Thaddaeus Ropac、Kamel Mennour 等大畫廊為首的許多當代藝術畫廊的加入,如今當代藝術畫廊的比例占55%,高於專營攝影的畫廊。相較於傳統攝影師將照片做為呈現影像的載體,當代藝術家不僅對攝影媒介進行各式各樣的實驗,與其他媒介混合或嫁接,照片也被當作可以任意使用、玩弄、改造的材料,他們將照片挖空、打洞;例如阿根廷藝術家Miguel Rothschild(Bendana/Pinel Art Contemporain畫廊)將一張橫幅哈瓦那建築物照片弄得坑坑洞洞;與其他照片、藝術形類或材質拼貼組合。影像也可以相紙以外的其他材質為載體,紐約Bruce Silverstein 藝廊展出的美國藝術家Keith Smith,將影像印製在鞋子或布上。紐約Yoshi Milo畫廊展出韓國藝術家Yoon Ji Seon的《破布臉》,她以刺繡方式重新詮釋肖像照,開拓出與攝影完全不同的視野。

弗萊德曼強調,相較於單件作品的交易,Paris Photo更看重攝影師和藝術家的創作是否獲得最佳呈現。這次多家畫廊推出個展或專題展,或完整展示藝術家的某一作品系列,昭示了畫廊捍衛藝術家的姿態、對藝術家的信心,也代表了承擔更多的風險。巴黎Françoise Paviot畫廊展出德國攝影師Dieter Appelt 1991年的系列創作《場域》,在30分鐘內從橋上眺望河水所拍攝的30張黑白照片,水占滿了每張照片,更如壁畫般占滿整面牆,將觀者捲入滾滾流水之中;這組作品1990年代初即進入紐約MoMA收藏。紐約303畫廊展出的Stephen Shore作品《1969年7月22日》呈現的是機械化的連續攝影,在一個平凡無奇的日子裡,藝術家24小時間跟隨一位友人,每30分鐘按一次快門,不問題材、內容,也沒有等待那最精彩的一瞬間。David Zwirner主打剛在紐約MoMA和芝加哥藝術中心舉行回顧展的美國攝影師Christopher Williams(作品單價約6.5 萬美元),這位知名美國攝影師長期對攝影媒介以及更廣泛的工業文化的變遷興衰進行批判性的探索,他的紐約展覽畫冊還獲得這次Paris Photo最佳畫冊獎。Thaddaeus Ropac畫廊則出奇招,請法國電影明星伊莎貝爾.雨蓓跨刀策畫Mapplethorpe個展,據畫廊表示,銷售成績非常好,至少賣出15件價格1.2萬至6萬美元的作品。

台北非畫廊展出不幸於博覽會開幕前夕過世的台灣藝術家陳順築的個展,其中《集會.家庭遊行》是藝術家用十年時間拍攝9位家人的正面和背面、共180張照片裝框組成牆面裝置,流露了對家族的依戀與終將因生命消逝而分離的不安。這類具文獻性質、以長期且有規律的拍攝為手段,挖掘個人與集體記憶的創作,是這次Paris Photo 的其中一個趨勢。舊金山Fraenkel Gallery 展出Nicholas Nixon的《布朗姐妹》,一整面牆排滿了藝術家每年拍攝妻子和三位姐妹的照片,40張呈現了40年的歲月流轉,45萬美元的價格獲得許多美術館詢問。希臘Kalfayan畫廊展出敘利亞藝術家Hrair Sarkissian 的《未曝光》,探索移民、迫害和遷徙。二十世紀初以改信伊斯蘭教來逃脫種族屠殺命運的亞美尼亞後代,在尋根、了解過去歷史後重新改信基督教,被迫隱藏亞美尼亞的身分。他們不僅為土耳其社會所排斥,也不屬於亞美尼亞社群,猶如社會隱形人;Sarkissian帶著相機進入他們的家,燈光打在他們的手上,身體其他部位隱沒在一片漆黑中。

獨版創作漸成趨勢

雖然可以無限制複製,攝影市場在版數的規定上相當嚴格,照片上標示每張照片的限量版數以及該照片的版數編號。據巴黎Particulière畫廊表示,目前攝影不同尺寸的版數加起來多半不超過30張,並對作品流通進行檔案記錄。攝影市場遵循藝術市場真確性與稀罕度的法則,版數愈少價格愈高,隨著當代藝術的介入攝影領域,愈來愈多藝術家製作獨版的照片。Particulière畫廊今年推出美國攝影師Todd Hido個展,一張獨版雪景相片,售價3萬歐元,預展一開始馬上就被買走。第一次參展的巴黎Daniel Templon畫廊,展出法國藝術雙人組Pierre & Gilles以比利時流行歌手Stromae為主角,具藝術家所特有的華麗艷俗風格的肖像,也是獨版,價格12萬歐元並順利成交。

Paris Photo 上有不少高價作品,紐約Howard Greenberg 畫廊一張Diane Arbus所拍攝持手榴彈男孩的照片,以50萬美元成交;然而弗萊德曼強調:「願意買兩、三張價格在數千或上萬歐元的照片的買家,才是確保博覽會成功與永續發展的關鍵。」Todd Hido除了那張單版作品,其他價格在4千到1.2 萬歐元,Particulière畫廊透露賣了不下30 件。展出日本攝影師山本昌男、韓國攝影師具本昌、李俊金或是法國Sarah Moon 的巴黎Camera Obscrura 畫廊,多件作品在1千、2千歐元上下,交易數量也是以數十計。值得一提的是,Paris Photo 主辦單位同時透過機構收藏展(今年特別邀請紐約MoMA展出最近一年所典藏的拉丁美洲攝影作品,非常精彩)、專題講座以及現場導覽等不同方式,積極培養年輕新進的收藏家和買家。此外,為拉近藝術家與觀眾的距離,大會也邀請了200位藝術家和攝影師在畫廊展場或出版區舉行簽書會。

文刊載於12月典藏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