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南台灣On Fire! 2014高雄藝博

PREV

NEXT

作為2014年台灣最後一個登場的藝博會,第二屆高雄藝術博覽會(Art Kaohsiung)維持國內唯一的雙展場形式—駁二藝術特區與翰品酒店,在2013年基礎上增加30間畫廊,達到「92間畫廊,近500位參展藝術家,3千件作品」的宣傳口號。其中共有來自日本、中國、香港、澳門、韓國、新加坡、越南、俄羅斯與德國等31間國外畫廊參加,是2013年的三倍。

除舉行規模更勝第一屆,「數字」亦提升不少。雙展區參觀人次高達1.1萬,銷售總價經11日預展,不僅提早突破預估目標新台幣6千萬元,最後成交額更是2013年的兩倍,超過了8千萬元。如此高人氣高買氣的肯定,使其一舉躍升為南台灣最大型國際藝術博覽會。

有效藏家出籠

這幾年幾個飯店型藝術博覽會相繼展開,尤其傳承藝術中心負責人張逸群上任第十一屆畫廊協會理事長後,直言「要讓藝博遍地開花,建立畫廊練兵的環境」,所以除「台南府城藝博」、「台中藝博」、「Young Art Taipei」、「Art Solo 14」等,台灣畫廊進入國際型博覽會的數量也愈來愈多。為了建構高雄藝術博覽會的特殊性與定位,無論是雙展場所擴散的展演形式可能,或是藏家群的掌握、畫廊圈的整頓、藝術市場的活絡、作品的推廣與新興藝術人口的挖掘,都起到了大幅的作用。

就策略而言,高雄藝博算是一項由畫廊(新苑藝術)策畫執行的商展活動。擔任此次藝術總監的張學孔無奈地笑談,畫廊全部的工作人員都被拉下來做事了,反倒自己的攤位沒人顧,只好另請友人協助。別於其他藝博的組織模式,高雄藝博主辦單位是高雄市政府文化局,宣傳資源十分充沛,除了動員了許多商業領袖、醫界人士等的投入,更策動紙媒與電子媒體如電視、網路平台等的曝光。張學孔附和,單是走進當地廣播電台錄音就達五、六個。技術方面,儘管贊助與上屆相當,但因為今年參展畫廊數量驟增致使展位收入變多,高雄藝博有更多資金可運用,因此仿傚巴塞爾藝博會行銷整個城市的概念,規畫一連串在地美食、特色景點的旅遊行程,包含:典藏駁二餐廳迎賓晚宴、音樂表演、美濃觀光、招待藏家住宿、特色商店消費折扣等,加強北部與中部藏家參與的誘因。

由於高雄藝博屬地方型藝術商業場合,加上當地特有的濃厚人情味,參展畫廊的組成層次自然不同於台灣規模最大的台北藝博會。然而,正因這些平常不太於媒體曝光的畫廊的熱情參與,召喚自家收藏人馬出籠,炒起了相對其他畫廊而言是生面孔的買家的資金挹注。基於地緣關係,11、12日多為高雄藏家出手,13、14日則吸引了高雄以外的各地藏家,兩相刺激下,與畫廊間有了優質的交流。這次藝博的藏家結構有四成為高雄藏家,且新興藏家們的年齡多分布於四十至六十歲。據了解,這些潛在買家可能在首屆鋪墊的基礎上受到鼓舞,發展對當代的興趣,但興許少逛藝博會,因此出手爽快直接—不僅降低了以往將定價對半砍的習慣,尊重市場規則,興趣也很多元。舉凡雕塑、繪畫、攝影皆有所好,購買理由則無所不包:裝飾居家、藝術投資、支持畫廊或藝術家、純粹喜愛等,尚無脈絡可循,是值得繼續留意的現象。

雙展場奏效

一般說來,傳統藝博現當代兼具,常以大型雕塑、繪畫與裝置創造奇觀效果,引人目光;飯店型藝博則主打輕巧精緻,讓作品融入居家空間不再只是想像。高雄藝博兩者兼具,至於哪家畫廊該在哪一個場地?據規定,欲在駁二展出的畫廊需先遞交展覽計畫,經主辦方審查後,當代藝術展覽性質強烈或需要較大空間的畫廊就可移駕駁二倉庫,此次共計32家。其中,觀止堂、尊彩藝術中心、意識畫廊、晴山藝術中心、新苑藝術、涵藝術是兩地都有展出的單位。

兩個戰場相對提高了收益的可能。觀止堂與尊彩藝術中心為這次的成交王,皆交出了逾千萬台幣的成績單。前者於駁二場地舉行塚本智也個展,絢爛多彩的點狀顏料疊壓下,藉「白」留下人/物象形狀,宛如黑影的翻轉,釀藏著東方人文底蘊。小作80萬元,大作180萬元,十來幅畫於VIP之夜售出八成,開幕第一天即完售,晚到的藏家只能向隅。後者鑑於藝博是國人最熱衷的藝術商業活動形式,且有助於開發藝術人口,因此在擁有大量的專業經紀人以及豐沛的現當代藝術作品量的條件下,參與了2014整年各地的藝術博覽會。尊彩總經理陳菁螢說:「為了應付各地藝博型態並建立尊彩的親民形象,策略的擬定會因地制宜。台中藏家自主的移動性格較強,不受地理限制,但高雄是全新的領域。為了驗證尊彩這兩年對藝術家的培植,這次參展的陣仗是所有飯博之最,新作也較多。」以「台灣美術—散步道1927-2014」為主題的展覽,呈現了上至陳澄波、楊三郎,下至王建文、游雅蘭等共十八位藝術家的作品,某種程度地探究了台灣美術發展的切片。

此次藝博參展商帶來不少低單價作品,頗受好評。開幕當天,涵藝術於酒店的空間由若即若離有限公司策畫陳建大明個展,《無限的愛》、《表象與意志的超連結體系》定價42萬元,不減藏家青睞。由於展品出售,專案經理許永宗再接再厲,「換牆」補上其他作品。么八二空間帶來的白閑原水墨作品,預展開始不到三小時,九件小品全數售鑿;負責人陳正杰表示,受限空間太小,否則也想換牆。

在地畫廊支持

本地參展畫廊有新思惟人文空間、小畫廊、漢鄉畫廊、琢璞藝術中心、積禪50藝術空間、回綠,以及新成員伊日美學。繼台北富錦街和天母、台南後,伊日美學2014年拓點高雄駁二。新空間以船艙為設計發想,與高雄海港形象相呼應。12日開幕夜,「無敵艦隊——航向西班牙當代藝術之海」一展的三位西班牙當代藝術家索拉、蘇維勒斯、提爾作品,不僅啟動了伊日入港高雄的決心,彷彿也暗示了「如果酒店房間的不夠,那就來伊日駁二吧」。由於VIP之夜氣氛熱絡,晚宴高朋滿座,已有業者透露2015年將有新畫廊成立。

現代畫學會理事長蔡秉旂觀察,過去傳統產業與工業在高雄是與藝術分離的,但透過高雄藝博兩屆的舉辦,加工產業業主的介入,確實在藝術市場產生了實質意義。以展出年輕藝術家張育嘉作品的琢璞為例,其作品入手容易,深獲新舊藏家認同。除了繼續發展獲2013年台南新藝獎的油彩松木作品,結合油彩、水墨、紙張與柏木的新作則顯現了其對媒材實驗的興趣。《你到底愛不愛我》將彩色油彩塗於柏木板上,覆以紙張並於上以水墨描繪兩隻鹿,售價6.6萬元,首日成交。

漢鄉為引起區域型藏家共鳴,此次參展不見動輒千萬元的中國藝術家畫作,而主打藝術總監楊騰集與陳文福、楊嚴囊的聯展。同時,楊騰集在此次高雄藝術論壇講述「台灣南部藝術市場在地化的國際性策略探討」,透過自身投入拍賣的經驗,淺談對藝術市場的觀察:「凡事在所有人最悲觀時就是最好的開始。由於中國打奢的經濟策略,市場價格也起到了修正效果。無論北京保利或蘇富比,幾個重要藝術家作品落槌都低於期望值;今年(2014)秋拍是當代藝術最好的買點,東南亞不在此限。」

高親質性的低商業氣氛

駁二是高雄觀光勝地,親質性高,且此次藝博駁二展區在三項特展的加持下,商業氛圍相對較低,意外帶動了人潮。尤其,不少大陸觀光客趁熱鬧一同購票參觀。P2與P3倉庫是當代藝術展區、高雄新銳特展區、台灣原住民當代藝術特展區,而自行車倉庫則是高雄市現代畫學會特展區。

走入駁二P2倉庫,會先看見藝術家Mr.受東京Kaikai Kiki Gallery之邀的現地創作。Mr.坦承自己的創作深受義大利貧窮藝術影響:「日本和義大利都是二次大戰的戰敗國,如今社會雖走過混亂且低潮的時期,在美國的保護下回復平穩,但男女於社會地位及實際勞動間的平衡卻變得奇怪。在動漫世界中,戰鬥的不是男生,而是女生。因此在當今這麼多主打漂亮、明亮作品的藝術世界中,我想加些暗沉的作品。」Mr.重新省視2003年畫作《旅程》,覺得那種混亂地將許多東西放在一起的創作方式很好玩,因此將該作燃燒煙燻,破碎地貼在另二經踩踏、顏料暈染的畫布上,中間部分貼補碎花布,並補筆完成。接著,舟越桂素描於隔壁展位展開,彷彿小個展。這是Whitestone Gallery帶來的藝術家作品之一。此外,一幅草間彌生的不規則水滴畫作《Beyond End of the Century》定價近2千萬元,有藏家屬意,於會後繼續商談成交可能。

P2倉庫的另一邊,幾乎可謂雕塑特區。李光裕的《思惟》、崔永嬿的《金色螺旋槳》、蔡尉成的《鳥日子》、詹志評的「帽子」系列,以及大阪Gallery Nomart帶來名和晃平、大西伸明、今村源、植松奎二等人的作品,好不熱鬧。其中,蔡尉成的作品僅隔一條走道分別在新思惟與陶華灼的展位上雙雙出現。陶華灼負責人李定中受訪當天(13日)說:「早一周前(6日)開幕先曝光了這次展出的其中四件新作。」不人不猴的入世形象旨在道明「人性修道、仙人無方」的出世精神。色彩鮮豔,表情活潑,擄獲許多藏家荷包,現場五件作品全數售出,《甜甜圈》甚至有五版的好成績。其他業者反應,舉家看展的高雄買家偏好讓孩子選擇喜歡的雕塑。

國外畫廊擴大參與的豐富性

除了藏家「奉獻」良多,畫廊同業出手亦不少。首爾Next Door Gallery帶來六位韓國當代藝術家作品,其中的金夏榮、禹太卿、全炫宣作品皆被甫於竹北成立分館的襲園美術館負責人劉玉美收藏。她認為這些作品回應了襲園對於「家」的無盡想望,既美好又單純,具備欲宣揚的小確幸精神。柏林Galerie Kuhn & Partner亦同,藝術家Kaja el Attar的《無題》老早就被訂走。大阪YOD畫廊作品成交率約五成,草間彌生、佐竹龍蔵、Arata Higuchi的作品皆有斬獲。首次來台的Art Company GIG成績亦不凡,捷報不斷。卞乃麗的彩墨作品《月暈》、《月光》、《素》定價5至7萬,深受女性藏家喜歡,全數售出。負責人Kim Ji Hwan表示喜歡與台灣人的互動關係,願意每年參展。

綜觀2014高雄藝博,定價10萬元左右的作品銷售較易,質感整齊。雖不可避免有重複之作,畫廊實際展出與理想不符,策畫團隊人手不足,駁二場地的保全、人員管制、燈光有待加強,但多數參與者無論畫廊、藏家等仍都給予相當好評。

文刊載於第87期典藏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