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原作變仿作 蘇富比鑑定官司勝訴

PREV

NEXT

義大利文藝復興晚期畫家卡拉瓦喬(Caravaggio)英年早逝後,只留下50多幅畫作,作品很少在拍賣會露面。

2006年,一張卡拉瓦喬的作品《老千》(The Cardsharps)被送到蘇富比拍場上,拍場上出現罕見的卡拉瓦喬作品隨即受到注目,但最後被蘇富比判定為近代的仿作,不是真跡。

蘇富比認為這幅《老千》與金柏莉美術館的版本相比略微遜色,是近代畫家臨摹卡拉瓦喬的仿作,並以4.2萬英鎊(約200萬台幣)售給藏家馬洪(Denis Mahon)。

馬洪是藝術史學者與鑑定專家,在買下《老千》後,便利用紅外線檢測發現《老千》油彩下,隱藏著修改構圖的痕跡。《老千》若是近代畫家仿作,根本不用再特別修改構圖,因此他研判這幅《老千》是真跡,價值應有1000萬英鎊(約4.8億台幣)。

原藏家憤而提告 蘇富比勝訴

後來委託蘇富比拍賣《老千》的藏家施偉茲(Lancelot Thwaytes),在得知委託畫作竟是真跡,而且價差高達250倍後,憤而採取法律途徑,控訴蘇富比的鑑定專家檢測有疏忽,僅使用X光掃描,就判斷《老千》為仿作。

歷經多年纏訟,2015年1月16日倫敦高等法院(London High Court)以「蘇富比有權相信自身聘雇的鑑定專家」、「專家能決定畫作是否需要完整的檢測」等理由,判決蘇富比勝訴。

蘇富比對判決結果表示滿意,認為法院還給蘇富比的聲譽,也證實他們擁有一流的鑑定知識與專家,總徹底檢驗畫作,儘管在訴訟過程中屢受輕蔑與詆毀。

但施偉茲就失望無比,他的發言人對《每日電訊》(The Telegraph)表示,施偉茲必須先支付律師費,以及180萬英鎊(約8600萬台幣)的訴訟費給蘇富比,如果決定上訴就得花費更多成本,目前還在考慮。

《老千》真偽 博物館相信是真的

雖然倫敦高等法院裁決蘇富比沒有疏失,只是表明蘇富比的檢驗程序正當,但不代表蘇富比鑑定眼光無誤,馬洪收藏的《老千》是否為卡拉瓦喬所繪,仍在熱切討論中。

蘇富比於法庭聲明,馬洪收藏的《老千》是複製品而非卡拉瓦喬原作的觀點,先後獲得巴洛克畫派學者蘭登(Helen Langdon),以及維也納大學藝術史教授斯古茨(Sebastian Schütze)認同。斯古茨於2009年編寫卡拉瓦喬畫作目錄時寫道,根據畫作的技巧與品質,該畫是一件仿作。

「我們的觀點同時獲得藝術市場的認可與支持。」蘇富比表示,收錄《老千》的拍賣圖冊,拍賣會前就分發給全世界頂尖的美術館、藝術經紀人、藏家,當《老千》以4.2萬英鎊(約200萬台幣)拍出,就代表這是經過「檢閱」的行情價,不然價格應該還會再飆升。

施偉茲則回應,馬洪是研究卡拉瓦喬的權威學者,他曾經證實《施洗者約翰與一隻羊》(John the Baptist with a lamb)是卡拉瓦喬晚年作品,而蘇富比1998年時卻將這幅畫視為後代仿作。蘇富比誤判,已有往例。

梵蒂岡博物館(Vatican Museums)館長鮑盧奇(Antonio Paolucci),以及長期研究卡拉瓦喬的學者格雷戈里(Mina Gregori)等人,也都認同馬洪的觀點。格雷戈里也曾發現卡拉瓦喬真跡《陶醉的抹大拉馬利亞》(Mary Magdalen in Ecstasy)。

馬洪於2011年去世後,將《老千》捐贈英國聖約翰博物館(Museum of the Order of St John),聖約翰博物館也確信它是卡拉瓦喬的原作,並價值1000萬英鎊(約4.8億台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