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陳建北:從行政程序 找出問題關鍵【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系列報導】

PREV

NEXT

「很明顯在台灣藝術家、國人心中,台灣館還是被當成國家館」曾經參與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的藝術家陳建北,在討論會上表示,如今台灣館爭議,要提升到文化政策的層級來討論,此外更需注意藝術行政的問題。

陳建北說明,觀察各國政府,都將國家館視為文化政策,但反觀台灣館要為國家做些什麼、要與全世界做什麼溝通,似乎從來沒被討論過。「我們制度出了很大問題,言論並不透明」陳建北說,如果台灣館這個文化政策可以代表台灣人立場與想法,這個討論的過程就該公開透明。

除了建議將焦點聚集在文化政策的討論,替台灣館未來制定走向外,陳建北在討論會上,還提出另一個被忽略的面向「藝術行政」。他指出,本次結果引出爭議,就該在行政程序、組織架構中找出問題關鍵。

陳建北說,此次徵件簡章只限定台灣策展人國籍,而不限定藝術家國籍,這問題就是藝術行政的一環。他解釋道,簡章永遠有時代背景,這份簡章行之多年,是因大家認為一定是台灣策展人、台灣藝術家,所以沒有被明確標定,但這次選了外籍藝術家惹出爭議,代表這份簡章基本上有問題,沒有顧及到每個面向,應該要被調整、被討論。

籌辦台灣館的工作,每個環節都與藝術行政密切相關。陳建北說明,辦一個台灣館,不只是送策展團隊到威尼斯辦展而已,還得顧慮到如何與世界媒體接軌。此外,徵件辦法的討論、篩選策展人與藝術家,以及與威尼斯雙年展主辦單位溝通聯繫等,整個流程既繁複又耗時。他說,雙展辦三人,要負擔這些工作,是很勉強的。

陳建北表示,就工作負擔而言,雙年展辦公室是否必須擴編?就文化政策而言,是否還適合放在美術館的層級下?這兩個問題,都應該再討論。此外,他也建議將台灣館的工作流程拉長,讓本屆台灣館展期一結束,便馬上能確定下一屆策展人、進行篩選,如此將會有更多時間,提供組織良好運作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