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賦予繪畫以獨立的物質化的力量 - 張志成的近期作品

PREV

NEXT

張志成的近期作品主要包括人像和夢境兩大主題。儘管從事繪畫創作的人很多都是以此為題材,但張志成的創作卻令人觀看後難以忘懷和縈繞不散,究其原因在於他獨特的油畫語言表現力和對藝術之於現實關係的洞察力。作為一個從事藝術創作長達近三十年的藝術家,張志成具有極為深厚的油畫技巧功底,早年深受塞尚繪畫思想的影響。塞尚的繪畫思想中最為核心的名言是“大自然的形狀總是呈現為球體、圓錐體和圓柱體的效果”。由於這後來成了以畢卡索、布拉克為代表的立體派的理論信條,所以理解這句話,對於理解塞尚的創作就顯得格外重要。在我的理解中,塞尚並不是要把繪畫理解為對物質世界的再現,不是像貢布裏希所言要通過一個複雜得多的修正過程將原初簡化了的圖式逐步豐富,直到達到與現實物質世界的匹配。對於塞尚而言,他是要在對物質形象進行簡化、提煉和刪撥大要的基礎上,致力於通過持續變化和不斷調整的肌理來表達它們。

持續變化和不斷調整的肌理代替了通過形體結構和光影效果對現實物象的匹配,表達代替了再現,這才是塞尚繪畫的重要元素。他的繪畫不是對自然的單純模仿,而是對其進行調整。不過,這種調整又有別於全然不顧現實物象的抽象構成或抽象表現,當然也有別於古典繪畫的具像表現。張志成的早先繪畫多是靜物、花卉和人體,這些雖然都是現實世界的物理實存,但是張志成卻不僅是要用自己頭腦中的固定圖式來整理現實中的物件,讓其就範,而且是遵從於這些物件,接受這些物件變化的種種暗示,讓自己自由地感受並且表達出物象存在的凝重的質感和量感。他畫中的事物,雖然依稀存留了現實物象的線索,其實已跳脫了模仿與記錄的性格,也排除了一般性的聯想意義。

繪畫語言表現力對於張志成而言,不僅體現在他對現實物象的簡化、提煉和刪撥大要,而且還體現於他對畫面色彩大膽、主觀但又完美的使用和表現,而這在我看來,也同樣受到塞尚的很大影響和啟發。對塞尚來說,繪畫是一樁通過色彩來呈現或者說實現現實物件的事情,實際上,他對物象的理解和表現,恰恰是在其創造性的對色彩系統的使用方法下實現的。從早期對光影效果的濃厚興趣,試圖通過陰影的漸變和肌理質感效果來勾畫出三度空間中的體積感與實質感,到1990年代以後色彩上單一化趨向的出現,張志成逐漸地走向純粹色彩的抒情表現。線條的使用和光影效果的營造,所要達到的三度空間的幻覺,被大面積的帶有持續變化和調整的單色調肌理所取代,而色彩的純化往往產生出色彩取代光成為造型手段的奇異效果。

近年來張志成以人像和夢境為主從事創作,前者口、鼻、眼、耳等五官特徵按照傳統油畫的原則,需要調和許多種色彩來表現;後者非真實的人與物、物與物甚至人與人的空間關係,也依賴多種表現手段的齊頭並進。然而令人詫異的是,張志成竟然能以三兩種有時甚至是一種色調來表達畫面形象並且格外精彩。他的畫最初給觀看者的印象是鮮麗響亮的色彩調子,明度和純度都很高,彷佛張志成是一個性格奔放和外向樂觀的藝術家。其實,在這種鮮亮的色彩被反覆覆蓋和持續附著的背後,你總是能感受到這些人物孤獨落寞的情緒。在這裏,色彩不僅擔當起了造型的職能,而且還起到反襯畫面主題情緒的作用。也就是說,儘管單色調是他繪畫創作的主軸,儘管色彩的明度和彩度都非常耀眼,但它們並不輕佻和浮誇。因為單色塊狀作為積體,因為同一色階塊狀積體的交疊和不斷調整、塗抹的層層肌理,物象被覆蓋了,觀看者通往現實實存的路徑被堵塞了,可同時物象卻又被抽離出我們以為它原本應該存在的那個現實背景,被懸浮於畫面的某個位置。這個位置既是張志成所要尋找的,也是我們觀看者所要尋找的,它就在畫面裏,它在期待著我們的發現,就像這些窺視著我們的人像一樣,它也窺視著我們。

因此,張志成對色彩單色化的選擇和處理,絕非僅僅是對某些色彩的偏愛,應該把他在色彩上多年努力和精湛的表現,理解為他要賦予色彩以獨立的物質化地呈現現實世界的能力。因此,在他的畫中,色彩是一種物質,是一種媒介,它的反覆堆疊和鋪陳所造成的突現與退隱的視覺效果,是為了取代光影而記錄下時間中物象的變化——對於人物是生命浮沉,對於景物是生長盛衰。

考察張志成的繪畫歷程,常常會有這樣的困惑:儘管他的創作是來自對真實視覺感受的詮釋,特別是他近來的人物形象繪畫,都是取材於現實生活裏到處充斥的印刷品圖像或者身邊的朋友影像,他就應該算是一個現實主義者嗎?與此相反的問題是,他的夢境題材的創作因為來自非現實的自然世界,那麼,他是否還有理想主義的傾向?我以為,張志成絕不是一個模仿自然或者還原自然的現實主義者,但是,他也絕不是回避現實的理想主義者。在北京這個超大型的城市裏,在物與物的關係極大地遮蔽了人與人的關係的這個社會現實裏,無視現實顯然是難以做到也沒有理由做到的。

問題在於,在北京生活的這幾年,在張志成的繪畫裏的確出現了大量的人物形象,雖然這些形象絕非這些年風靡的帶有特定社會特徵的形象,但是,它們依然反映了藝術家本人對中國大陸時下的社會現象的注意,只不過藝術家本人多年來的藝術觀念使他能夠從容做到基於現實而不受限於現實。從張志成的新近畫作看,現實生活本身的感受,促使他用自己日臻嫺熟的色彩肌理構成的造型語言來開拓新的題材,讓色彩的表現力面對新的挑戰,創造新的可能。張志成的新近創作,一如他以往的實踐那樣,與現實世界是不可彼此還原和隸屬的。繪畫,對於張志成來說,屬於一個精神的世界,與現實世界是平行的。而張志成的繪畫對於我們觀看者來說,則讓我們相信繪畫今天仍然具有難以言表的可能性和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