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任性哥與無敵唐卡

PREV

NEXT

600年的明永樂「御製紅閻摩敵刺繡唐卡」,歷史似乎未曾留下風霜滄桑,絲織品特有的光澤,柔滑光亮如新,熠熠耀眼地在香港佳士得秋拍預展場上引眾人駐足圍觀,這是2014年秋季香港最令人引頸期盼的藝術拍品。原估價待詢,8千萬港元是透露出的底價,在當下嚴峻的市場環境中,這預期估價著實還是讓人心中緊張。

「任性哥」誕生

2014年11月26日,拍賣現場人滿爆棚,從5千萬港元起拍,競爭者集中在佳士得中國區總裁蔡金青、佳士得亞太區總裁高逸龍(François Curiel)和裴朝輝三位的電話委託,在9800萬元時現場台灣資深買家黃森豪舉牌一次,旋即在下一口時離場,到1.5億時,裴朝輝的電話委託退出。以一口500萬、1千萬港元的方式快速加價,高逸龍電話委託亟欲得標,幾次競價拉開距離,蔡金青電話委託亦步亦趨,纏鬥多回,最終以蔡金青手中電話買家得標,以3.1億港元落槌,成交價為3億4840萬港元,創下了中國藝術品在所有國際拍賣行拍賣的最高紀錄。旋即上海劉益謙於朋友圈發訊透露「香港佳士得苦戰,競得明永樂御製紅閻摩敵刺繡唐卡,硬從老外手上奪愛,3億多港元落槌,好辛苦。任性!」並通過電話表示:「我非常自豪將這件具有極高歷史和藝術價值的十五世紀明永樂唐卡帶回中國,並將珍藏在龍美術館。」

劉益謙表示從前未曾買過唐卡,在預展現場「看到這件東西,說心裡話自己買了20年的藝術品,沒有一件東西讓我這樣心動的。」隨後,他去聽了北京故宮專家談永樂唐卡的講座,更加堅定了要拍下唐卡的信念。拍前,他還找到佳士得老總遊說「我說經濟形勢不好,能否少點,他們被我講動了,就去跟委託方說,委託方也感覺市場不太好,同意以8千萬的底價降20%左右,先決條件是『這件東西你要』,我說降20%,咬牙要了,還挺開心的。」但到了競拍現場,劉益謙遇到了強勁對手,「拍完之後,我確實感到超乎了自己此前對這個價值的判斷。我只知道東西好,沒想到一個外國人跟我搶。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王中軍花3億多人民幣跟老外競爭買西方藝術,但也有老外跟我搶中國藝術品,競拍成功後,感情衝動之下,我寫了兩個字『任性』。」自嘲是「土豪」的劉益謙又多了一個「任性哥」的封號。(劉益謙同時在2014年12月3日以4600萬元人民幣在北京匡時買下徐悲鴻《十二生肖冊》。2014年12月11日以215萬歐元的落槌價在Joron-Derem拍賣競得「清康熙年製銅鎏金佛像」。)

無敵之處

看見這件唐卡的人,都會怦然心動,毋庸置疑。明永樂「御製紅閻摩敵刺繡唐卡」,335.3×213.4公分,七彩繡線光彩耀眼,神氣煥發,為全球罕見的巨型唐卡。此唐卡做工精巧絕倫,全圖用金線和五彩絲線繡成,以墨綠江綢為地。唐卡正中的紅閻摩顯忿怒相,懷抱明妃毘院利金剛,寓意智慧及慈悲的結合,右上繡有「大明永樂年施」楷書款。

永樂皇帝醉心藏傳佛學,據研究推測,此唐卡為他賜給當時藏傳佛教最重要的宗教領袖噶舉派第五世噶瑪巴德新謝巴的禮物,早期傳承未見詳考,而這件唐卡在1940年代由錫金劄西南嘉法王贈送給英國友人,後在 1977年首次出現在倫敦佳士得拍賣現場,以7千英鎊的價格被一位印度收藏家競得。後再次於1994年以100萬美元在紐約佳士得易手。2002年香港佳士得拍賣大唐卡再次閃耀露面,當時現身於台北預展,引起驚嘆,其時競逐者有台灣的王定乾、陳仁毅,最終由佳士得紐約亞洲藝術主管杜超寰手中電話買家競得,創下3087萬4100港元紀錄。據悉收藏者在競得後從未展開,一直捲起珍藏。

北京故宮博物院研究員羅文華研究,已知的明代宮廷藏傳佛教唐卡以永樂朝最為精美,水準最高,明確帶有永樂年款的唐卡共有七件,七件中有五件都保存在西藏寺廟和文物單位,屬刺繡工藝的共有三件,其中二件「獨雄大威德金剛」、「勝樂金剛」藏於西藏拉薩大昭寺,僅此件為私人流傳。北京故宮博物院研究員張瓊說明:「現存最早的唐卡是十一世紀西藏佛教後弘初期的畫作,十五世紀前的存世數量很少,存世數量最多的是十七、十八世紀的作品。本幅繡有大明永樂年款的『刺繡紅閻摩敵唐卡』是現知最早有明確紀年的唐卡之一,其罕有的珍貴性不言而喻。」佳士得中國瓷器及藝術品部主管曾志芬說明:「該拍品極具藝術價值,首先其年代久遠卻仍豔麗如初,其次是尺寸巨大,最關鍵是做工考究。」一批頂級工匠經過做絲、染色、刺繡等層層步驟交織出這麼多色彩,單是紅色就有深紅、淺紅等四種。法國學者沃約翰(John E. Vollmer)評析:「觀現存的織錦或提花機織成的唐卡,甚至是刺繡作品,其工藝水平、美學造詣和不惜工本的程度,皆無法與這幅唐卡相媲美。」此件皇家御製唐卡,規模宏偉,品相完美,符合收藏講究的真、精、稀、新,為無與倫比、獨一無二的博物館級頂端藝術品。

唐卡締造出的3.4億港元紀錄,一方面證實了自身的非凡藝術價值,另一方面也說明真金不怕火煉,即便在嚴峻的市場環境中,只要是無可取代的高端藝術品,終將在價格上深刻地反映出其價值。唐卡的高價雖無法帶動起整體行情,但對於市場仍是正向的鼓舞力量。外界預期此件唐卡將順利交割,屆時也將成為真正的中國藝術品全球第一高價。

(文刊載於第88期典藏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