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食物箴言──思想與食物

PREV

NEXT

一個民族的命運取決於其飲用的食物以及進食量的多寡。穀類創造出藝術的民族,蒸餾酒則毀滅了印第安人。對我而言,俄羅斯是個建築在酒精上的獨裁國家,誰又知道西班牙民族的墮落是否和過度食用巧克力有關連呢?

—巴爾札克(Honoré de Balzac),《論現代興奮劑》(Traite des excitants modernes)

美術館廊廳上擺開了一張西式長餐桌,上頭鋪滿葡萄酒、糕點、甜甜圈、義大利麵、水果、奶茶、康寶湯罐,桌旁插著一盆罌粟,桌前坐著穿著浴袍的大鬍子男子……讓人想起格林納威(Peter Greenaway)的電影作品《廚師大盜、他的太太、他的情人》(The Cook the Thief His Wife & Her Lover)中的盛宴場景。表演之前,藝術家站上體重計秤了秤自己的體重,然後回到座位上開始進食,過程中,兩側的電視隨著〈波麗露〉樂曲的節奏即時側錄放映著這場像是一個人的大胃王比賽,表演結束在一場大吃大喝之後,藝術家回來計算增加的體重,在餐巾紙上寫下:「藝術的重量0.6kg」。

序幕:取自食物的場景

上述是耿一偉於「食物箴言:思想與食物」的表演,在開幕前宣告著一場藝術盛宴即將開始,這600公克的重量記錄了一場演出的時間與過程,而隱身在場景之中的線索(與展場內作品相呼應的食材;以食物為題的古典畫冊;丹麥導演萊斯(Jørgen Leth)1981年完成的作品《取自美國的六十六個場景》 (66 Scenes from America) 〈沃荷吃漢堡〉 (eating a hamburger)等),則反映著食物與藝術史、社會史之間,長久以來始終緊密的關係。如策展人蕭淑文在論述中所提及的巴爾札克,他在《論現代興奮劑》中所論及人類的生產力和改變人類生命力的飲食之間的關係,蒸餾酒、咖啡與巧克力,飲食的狀態表現了時代的特質,而其中的社會性和物質性更訴出人類意識的糾葛。在藝術形象上的援引則有如17世紀常以食物為題材的荷蘭靜物畫名家克拉斯(Pieter Claesz),她認為「在克拉斯的畫中,刻意用素樸的單色調與細微的光線來克制食物奢華的質感,過剩的食物體現介於物質與精神兩個世界的象徵形象:既指涉稍縱即逝的物質性,也暗示著其無法泯滅的精神性」。在食物脫出維持生命所需的純粹任務時,某種具備了心理、生理、自我概念、階級、信仰、價值觀等它種關係也同時浮現。蕭淑文說「食物箴言:思想與食物」這個充滿誘惑的展覽,除了感官經驗之外,更希望藉由食物所產生的距離引出思想,以展覽所設計出如劇場般的八個場景去鋪陳生活、文化、消費等種種題目。

信仰、慾望

「食物箴言」自台北市立美術館一樓大廳張恩滿與半路咖啡的《半路夜食譜》開始,蕭淑文強調此次展覽乍看之下雖充斥著鮮豔誘人的氣味與色彩,但展覽的破題便是有意識地透過以國家獨立為信念的社群形貌,進行對於社會、環境狀態的反芻。在現場供人自由索取的食譜中,指出了數個具有獨立精神與強調勞動及尊重土地的團體,食譜在此成為傳達不同主廚信念的介面。走入展場後,李明學鑲在牆面上的巨大《甜甜圈》,放大了慾望的視覺感,李明學認為,做為食物的甜甜圈無法提供身體足夠的飽足,但卻能滿足心理、引發噬食的慾望,細看兩組甜甜圈裝置,滿佈其上的彩色巧克力米實為許多小人模型,既如甜食包圍感官,又如慾望使人沉浸之感。一旁何采柔的《記憶過曝》,則是改變了水果原本的物質狀態,塗裝著豔麗指甲油的雙手輕而易舉地將之撕揉分解,在汁液淋漓的畫面中表現出慾望過度後的暴力情境。展場中另穿插有數組王德瑜的聲響作品《No.78》,在充斥食物氣味、色澤的展覽中,傳出各種帶有戲謔感的飽嗝聲音,以生理現象隱隱回應著其他展出作品所訴諸的慾望狀態。

文化、記憶

「食物是一種記憶。食物回到生活,除了味覺生理誘發我們選擇食物的味蕾,是被某種強烈情感所驅使,在某種距離中被陳述出來。食物加入記憶的元素所呈現的脈絡,才能完整,才具有意義」。策展人也在展覽中指出了食物與記憶的關係,食物繼承了不同文化與記憶的結構,而味覺誘發記憶的過程,正如被引用不倦的那塊瑪德蓮娜蛋糕與緞花茶。在維也納中餐廳裡長大的楊俊,於作品《飲、食、藝術、生意》中以空間與食物連結日常,也在其作品脈絡也不斷回溯著自己的成長記憶,「通過食物的味道,具有一種明確的感覺,讓我們的情感被喚醒,不論是感傷或冷漠、歡愉或痛苦」。湯皇珍與劇場導演謝東寧則是利用四個文本與四場演出(做一道千層麵),由哲學角度的概念不斷解構、重組食物之下的思想疆域。

關係、墮落

「食物描述了最複雜的東西:在同一個儀式中,愛與恨、誠敬與蔑視同時並存」,在展場空間的幾處折點上,策展人放入了以「關係」為分類的作品。位於中庭廊道前的偽巧克力商店,是涂維政的《情人節快樂》,經常被用來做為愛情隱喻的巧克力,在此卻被塑造成軍事武器的形狀,涂維政表示他試圖在這件作品中思考中華民國的處境,商店兩側的武器造型分別來自台灣與中國,而在現實中,這兩國的武器來源又分別購自美國、法國、英國等,在糖衣的包裝下,這些國家的關係到底是情人或僅只於利益交換?在展覽動線結束前,袁廣鳴那張精心佈置,在看似平靜之下卻不停以聲響打破沉默的餐桌《預言》,一方面洩漏出人與人之間趨於停格的關係,一方面也回到藝術家所說,禪的自我訓練方法:在震驚狀態下方可感知心的位置。在這張長桌旁,郭文泰攝影作品《食戰》中的食物則利用以食材交戰後的場景,進入到人的內心層次並將真實情感藉由食物加以視覺化。

在《論現代興奮劑》中,巴爾札克談到菸草,他說:「人類怎麼也沒想過當煙囪也可帶來快感。」亢奮、麻痺、著魔、停頓,這是林其蔚在創作《靈芝仙草繪》時的體驗。而在展場中成片綻放的罌粟花海來自陳慧嶠之手,她以一床潔白的嬰兒車對應於生長於麥田中的豔紅罌粟,在《罌粟花》手冊中,藝術家也彙整了自神話、占星學、古老傳說與煉金術中,對此植物的描述與發展脈絡,這種帶有窒息誘惑,邪惡與魔力並存的矛盾體,象徵著某種引領人走向美的追求與自我毀滅的路徑。近年來開始書寫故事的黃博志,此次也為展覽撰寫了短篇小說〈蛋白質男孩〉,並在展場中飄散著食用漂白水與石楠樹的氣味,用以具體化小說中關於精液氣味的描述,以及故事中關於迷戀性,人與食物之間交互餵養的過程。

知識、消費

在聖經中,蘋果又被稱為知識之果,在張暉明的錄像作品《蘋果樹》裡,以三種不同物質呈現蘋果的形而上概念,表明物質與抽象概念皆在人的意念中啟動思想。邵樂人則結合了網路社群與騷莎舞運動,將食物與生理健康的知識融入一般生活,並進一步發展出「騷莎人生-騷莎人生活指南應用軟體」APP軟體供免費下載。法國美食家薩瓦蘭(Brillat Savarin)宣稱「飲食習慣表現一個世代的特性」,在廖堉安的作品中便是由他發展許久的鳥人符號,嘲諷當下對健康飲食方式的讚揚,這個世代,健康飲食成為生活指南,「低脂、高纖、有機」成了許多食品的最大賣點,這樣的知識論結構造成了一種過度控制或放縱的方式,同時也成為這個世代的飲食特徵。「消費」是對於物質原欲追求的最基本手段,在王俊傑的《十三日羊肉小饅頭》中,藝術家將象徵古代皇族飲食的宮廷料理,以現代所熟悉的電視購物概念引入中產階級式的消費市場中,而林明弘帶有古意的攤車《又甜又涼》,卻販賣著跨越國界的咖啡與甜點,這個在當下日常中不斷被常民渴求的飲食組合。最後,劉信佑的黑白攝影《超級市場》脫離了一般對於表現食物必須鮮豔新鮮的印象,他以靜止的影像記錄下蔬果逐漸腐敗的過程,同時也是對於當代資本主義下市場供需鏈的直接批判。

(文刊載於第270期典藏今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