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5樓高的溜滑梯 卡斯登的美術館樂園

PREV

NEXT

5樓高的巨型溜滑梯、鮮豔色彩的毒蘑菇錯置在地面,或倒掛在天花板,令人眼花撩亂;兩張會自行移動的床,永不停歇地漫步……這些宛如愛麗絲夢遊仙境般的奇景,都是由比利時藝術家卡斯登•赫勒(Carsten Höller)一手打造。

藝術家卡斯登•赫勒原本是位生物學博士,創作靈感多來自研究結果或對大自然的觀察,作品帶有強烈的實驗性與趣味性。

因此,他的作品常改變美術館的氛圍,讓美術館像遊樂場或動物園一樣好玩,同時他也邀請民眾以不尋常的方式參與展覽,刺激民眾感官,給予民眾截然不同的日常體驗。

海沃美術館館長盧克福(Ralph Rugoff)表示,卡斯登•赫勒是位活潑、愛開玩笑的藝術家,他的作品不僅有娛樂效果,也常顛覆人們對日常生活的體驗。

2015年,倫敦海沃美術館(Hayward Gallery)舉辦卡斯登•赫勒回顧展,以「決定」(Decision)為題,呈現他20年來的藝術生涯與新作品,展期從6月10日至9月6日。

為什麼只有孩童能玩溜滑梯?

這檔展覽起名為「決定」,是呼應卡斯登‧赫勒《藥丸時鐘》(Pill Clock)、《異樣溜滑梯》(Isomeric Slides)兩件代表作。這兩件作品讓人們重新思索過去的種種選擇,思索那些選擇如何影響現在生活。

「異樣溜滑梯」將設置在海沃美術館外牆,是兩座高達15公尺、約5層樓高的巨大螺旋狀的溜滑梯,它也是展區最後一件作品,民眾看完展覽後,可以直接從兩個巨型溜滑梯,一口氣從頂樓溜到美術館外。

「為什麼溜滑梯只能讓孩子使用?溜滑梯也可以是建築物的通道。」卡斯登•赫勒表示,比起手扶梯、樓梯和電梯,溜滑梯讓人們更快速、安全且優雅的到達目的地,建造費用也不高,也節省能源。重要的是,它還可以讓人體驗一種介於愉悅與瘋狂間的情緒。

「藥丸時鐘」是個計時裝置,藥丸每隔15秒就會從天花板落下,旁邊設有飲水機,觀眾可以選擇是否吃下藥丸,挑戰對服食未知藥丸的心理恐懼。館方估計展覽期間,將有上百萬粒藥丸掉落。

除了這兩件代表作外,卡斯登•赫勒的新作品《行進的床》(Moving Beds)也會一起亮相。床應該是人們安靜休憩的傢俱,但《行進的床》是兩張會自行移動的床,它們會無止盡的漫步展間,像是一對失眠的雙胞胎。

另外,卡斯登•赫勒將2008年的舊作《滑翔機》(Flying Machines),一個固定在支架上的滑翔機,放在海沃美術館的屋頂平台,讓民眾離地升空,體驗飛翔的趣味。由於海沃美術館對面就是倫敦滑鐵盧橋,民眾可以邊在空中翱翔,邊觀察城市壅塞的交通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