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05月11日 Salvador Dalí生日快樂!

PREV

NEXT

一雙瞪大的眼睛,搭配兩根朝天彎曲的鬍子,臉上擺出古怪滑稽的表情,這是超現實主義大師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 Dalí)的招牌表情。眾人說他是瘋子,但他卻回道:「我和瘋子唯一的不同是,我沒有瘋。」

當「標新立異的達利」遇見「超現實主義」

達利出生於1904年西班牙加泰隆尼亞,雙親將達利取名為「薩爾瓦多」,視為早夭長子的再世。達利從小活在長兄陰影下,極渴望安全感,因此刻意標新立異,希望證明自己並非死去的長兄。

達利獨特的生長背景,讓他從小顯得「驚世駭俗」。在他七歲時說長大後要成為拿破崙,十六歲時又說:「有朝一日,我會成為天才,受到全世界人的景仰。」這句話,彷彿預見了他將來的模樣。

他最初學習印象派與十九世紀學院派藝術,又接觸立體派與未來主義,直到1920年代中,受法國超現實主義作家安德烈‧布列東標榜的超現實主義(Surrealism),以及精神分析學家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精神分析」學說的影響,他終於能將內心狂熱,甚至偏執的念頭,轉化成藝術創作。

達利最有名的作品《記憶的持續》(The Persistence of Memory, 1931)中,帶領觀者走進夢境般,癱軟的時鐘、枯木、荒瘠的海岸線與崖壁,一切是如此荒謬。時鐘原先象徵準確、不容妥協的自然運律,但畫中融化的時鐘,傳遞時間停止、世界永恆的存續。

所謂超現實,並未離開現實

達利善於將一切不相干的事物彼此連結,越不合常理越好。但這些達利的「夢」卻不是他憑空創造的。海岸岩壁、枯木與海洋等,都取材自他童年常與家人旅遊的卡達克斯(Cadaqués)。達利將這些元素重新組合,在同一畫面創造多重意象。

而女體的描繪,則是達利對妻子加拉(Gala Dalí)身體意象的延伸。即使達利小她十歲,性生活方面顯得生疏,但卻表現出對加拉強烈的佔有慾。他不吝於以加拉為範本描繪女體,晚年的宗教意涵畫作中,甚至直接將之描繪為聖母。

達利從巴黎回到西班牙後,蓋了工作室。而他能創造逼真如夢的藝術世界,是從他工作室,乃至生活周遭找尋靈感。

挑逗敏感神經 讓「超現實」成真

他曾在自傳寫道:「當我開始創作,就像大海怒吼一般,其他人則像浴室裡的水嘩嘩流淌。」

在1930年代,超現實主義陣營飄著濃厚的共產主義氣息,用以批判舊體制下的藝術。達利卻在藝術中,描繪屈膝跪著、沒有鼻子的列寧,這使得左翼人士大為光火。此外,達利並未對當時風行歐洲的法西斯政權明確表示反對,將希特勒圖像當成創作元素,也引發爭議。

對此,達利於自傳寫道:「人們要我終究應決定,史達林與希特勒選一邊站。不!我至死都會堅持我該有的樣子-達利,唯有達利。」達利深諳人心各種價值觀與執念,進而挑逗敏感神經。

到了美國後,達利跨足報紙、電影、動畫、珠寶、時尚、廣告、喜劇與設計多項領域。他與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合作過超現實主義電影,創造「逼真的夢境」。連“Chupa Chups”棒棒糖徽標,也是達利創造、可以「舔」的超現實主義藝術。此時的達利開始讓「超現實」夢境「成真」。

在他人生晚年,古典與宗教題材進入他的藝術世界,但這些也可視為童年見到的教堂祭壇裝飾或大自然風景的轉化。也因為身處冷戰與核武時代,達利率先以「原子」解構超現實主義的世界。

1989年,達利因心臟病離世。但他所構築的夢境,如今已成為現實世界的一部份。就如同他說:「由於我是天才,我沒有死亡的權利。」達利的「怪」,持續翻轉著世界。

Salvador Dalí, (b)1904.5.11 ~ 1989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