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中平卓馬

文/ 劉星宇

中平卓馬 (b)1938.07.06~ (d)2015.09.01

「不管怎樣,我想藉由植物圖鑑重新展開我的創作。我計畫將自然光底下的事物用彩色照片加以捕捉,並逐一收入植物圖鑑中。還非得是彩色照片不可。」--中平卓馬

中平卓馬,被稱為「變成相機的男人」,被森山大道視為「最愛的宿敵」,他多次展現革新的攝影理念,在不同時期顛覆自身的攝影美學,前衛而富衝擊力的攝影,使他成為日本攝影界傳奇人物。

中平卓馬1938年生於東京,父親為知名書法家中平南谿。1958年中平卓馬進入東京外國語大學西班牙語學系就讀,熱衷文學、電影。畢業後進入新左翼刊物《現代之眼》擔任編輯。連載了寺山修司第一篇小說《啊、荒野》,並在東松照明建議下開設攝影專頁。

1964年因為東松照明的撮合,中平卓馬和神坂鐐子結婚,東松照明贈送一台Pentax相機作為賀禮,引發他拍照的興趣。1965到1968年在東松照明召集下,中平與多木浩二擔任「攝影一百年-日本人攝影表現的歷史」展覽委員,展覽涵蓋了1840年到1945年,從攝影術傳入,直到戰敗期間的日本攝影史。

中平卓馬研究超過十萬張照片,對「攝影究竟是什麼?」產生了問題,由此與高梨豐、多木浩二創辦攝影同人誌《Provoke》(挑釁),雜誌的口號為「為了思想的挑發性資料」,認為攝影並非傳達情報或是解答的媒體,而是追求真實的「質問」,「粗劣‧搖晃‧失焦」的攝影風格帶給日本攝影界巨大衝擊。隔年他以「circulation:日期、場所、行為」參加巴黎青年雙年展。

中平卓馬在1970年出版的《先把正確的世界丟棄吧》中強調「捨棄至今為止的攝影」概念,這成為後來他創作與論述的主軸。1973年發表的評論集《為何是植物圖鑑:中平卓馬映像論集》中,他徹底否定自身在1960年代末以粗獷、搖晃、失焦聞名的黑白攝影風格,並在海濱燒毀所有作品、筆記和底片,同時因過度使用安眠藥而導致知覺異常,好幾年完全無法拍照。

1977年出版的《決鬥寫真論》中,他對身為攝影家的困境與思考,做出頗為誠實的自我剖析。不幸的是在《決鬥寫真論》的發行前夕,中平卓馬因為酒精中毒造成逆行性記憶喪失,但是他早將攝影當做作息的一部分,所以仍每天出外拍照。「變成相機的男人」的稱號由此而來。晚年他簡短陳述了自己病後康復的心境,就是抱持著簡短、微弱的希望,藉由攝影認真地活下去。中平卓馬2015年9月1日在橫濱離世。

  • 年份

    展覽/活動名稱

    空間

    城市

    國家

  • 2017
    【中平卓馬】
    亦安畫廊
    台北市
    台灣
  • 相關藝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