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中訪談
  • 藝術家
  • 黃勝彥 - 創傷意識的療癒者

藝術家黃勝彥 - 創傷意識的療癒者

2009-05-10

其實作品之間,很像蜘蛛網裡絲絲連結的關係,我不做新的取材或題材,而只想讓繪畫的行為變得更單純,繪畫是從模仿開始,從最初兒時在牆壁上畫畫的模仿….回歸到模仿自己以前的狀態,試圖找出一個窗口,而這些作品正提供了一個有脈絡、讓我想像的窗口。

經歷

  • 1977 生於台灣台北
  • 2003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研究所畢業
  • 台南奇美博物館「奇美藝術人才培訓獎」
  • 台北聯邦銀行「聯邦美術新人獎」
  • 高雄市立美術館「高雄人獎」
  • 屏東文化局「屏東獎」

獲獎紀錄

  • 2002 「成長的喜悅」 台北市立美術館,台北
  • 2002「聯邦美術新人獎」 聯邦銀行,台北
  • 2002「凝視新生代寫實繪畫」 臻品藝術中心,台中
  • 2003 「1:15現代心境的轉與進」大趨勢畫廊,台北
  • 2003 「新生的夢土與實境」 由鉅藝術中心 台中
  • 2004 「愛之維谷-台灣當代繪畫迴旋曲式」 光洲市立美術館
  • 2003 「黃勝彥個展」 北藝大南北畫廊,台北
  • 2006 「黃勝彥個展」 罐子書屋,北京
  • 2007 「黃勝彥個展」 布查藝術空間,台北
  • 2009 「黃勝彥個展」 竹師藝術空間,新竹

能否聊聊您接觸藝術的起源?

最早接觸的時候是國小時期,在畫畫班裡學畫畫,高中便開始就讀藝術相關的學校(泰北高中美術班),之後念了台灣藝術大學,然後再到台北藝術大學。

您於學生時期的比賽榮獲許多大獎,這方面令人印象深刻。

其實我不太積極參加比賽,但我的運氣很好(笑)。通常我不會為了參加比賽而參加,因為我一直持續在創作,工作室裡面本來就有一些作品。等兩三年之後,我才會將這一批作品集中在同一年參展、比賽,所以感覺上很像作品曝光率比較高。在這方面,我比較不會為了畫一、兩件作品而特地去參加某個特定比賽,而是拿出一批穩定的創作去參賽。

去年您也參加了高美館舉行的貨櫃創作計畫,繼而在義大利展出作品。在貨櫃藝術的創作上有何種不同的感受?

那次是在高美館完成畫作,他們再把貨櫃運到義大利去展出。對我來說,貨櫃只是一個素材,我只是將畫布轉移到貨櫃上。其實在創作上,主辦單位也是全權交給藝術家,並沒有太多的規範。

從當初申請空間的展覽,到成為布查當代藝術的簽約藝術家,您的作品一直深受林老闆與大眾的肯定,也看到您的創作跟同輩的年輕藝術家有著很不同的風格。畫面上透過簡明安排、身體語言的比例放大之後,感覺也從具象,漸漸成為看似抽象的呈現,您從何時開始關注到自我身體的語言表態?對您來說,這部分又代表著何種意義?

我覺得我們這一代的年輕人,不像上一代的人對社會、國家、政治那麼激情,很多的外在條件漸漸會轉化成為自己生理或身體上的藝術語言,到最後,便回歸到關注自我身體上面。這像是一種治療,透過觀察、繪畫表現,銜接起內在的身體記憶與受創意識,而繪畫(創作)的時間等同於創傷與身體受外力撞擊的傷痛時間。透過自我療傷的方式,我把繪畫過程和記憶創傷的時間感連結在一起。我不確定觀者是否從作品中感受到這些痕跡,但我的確將繪畫的過程當作自我療癒的過程。

對您來說,這應該是很個人、隱密的情感與記憶,將之轉移至畫面時,您選擇以一種誇張的放大比例來呈現,這樣的赤裸表現,觀者或許需要時間來引導並進入您的情感經驗。您曾提到焦慮與不安感是存在的,這些情緒是當下創作的存在狀態抑或是消化過後的再呈現?創作當下,這些身體語彙是否也代表著一種回憶與自我剖析?

我畫的那些器官,或者身體的局部…有時候是在觀察、有時候是在玩弄自己的身體,這樣的動作和行為,其實是當下的意識,畫面呈現出來的也是一段精神的累積。我會想像觀賞作品的觀眾…因為我無法預知觀賞我作品的人在想什麼,所以我會把這些流動的意識隱藏在畫面背後,比如某種很象徵性或獨特造型的身體局部,因為它的放大而造成曖昧的想像,但其實它只是局部的扭曲狀態。

我希望在畫的過程中,是遊走在圖像背後的意識上面,所以每件作品的圖像與圖像之間是互相連結的,意義是潛在圖像背後、在於形會上面的。如果只觀看一兩件作品可能很難體會,因為形體是曖昧的,有時會看不出來那是什麼。我在畫的時候,其實也沒有想那麼多,但在畫畫的過程中,由於一邊思考一邊創作,精神上的累積,會讓作品與作品間產生相互的對話與流動意識。其實,每位藝術家今天想的和昨天都會不一樣(笑),今天想用紅色、明天或許想用綠色,所以我很自然地將自己的精神狀態投射在畫布上,不會拘謹在特定的創作,或許也是透過這樣的方法來療癒自己。

這些語彙表現,無論觀者認為是具象或是抽象,都可以看到您表達出一種主觀的真實,而並非只是三度空間的表現。在藝術創作上,您關注的議題領域或多或少是處在一種在乎/關注弱勢的立場?

因為這就是我的生活與環境,從小我就在廟宇、菜市場旁邊長大,看到的也是這些東西,所以在畫面裡表現出從小的經驗、生活、記憶、氣味與感覺,也就是一般的市井景象。比如賣酸菜的人,他的手永遠沒有洗乾淨的一天,永遠會帶著那個味道…在市井小民的元素中累積了這樣的情感,再轉移到畫布上之後,便成為自我對話和辯證的關係。

下個階段將持續這系列的創作嗎?

其實我很難想像未來會做出什麼樣的作品,現在我開始將以前畫過的作品在重新觀看與繪畫,看過的書可以再讀、玩過的遊戲可以再玩,圖像或形體上或許維持這樣的類型,但心裡的投射卻可能產生了變化。對我來說,創作可能是容易的,不外乎是幾何與顏色的組成,但我會試圖削減掉這些外在形式的條件,讓色彩、形狀和結構的呈現更純粹,也將心裡的創作狀態作更多的表述。

重新觀看與繪畫以前的題材,再將之簡化,這樣的再現過程,需要重新檢驗/呈現新的感受,是一種對回憶的檢視?

我的回憶部份…比較著重在創傷的過程,但並非代表我曾經受過很驚人的創傷,可能是看到車禍的當下、受過撞擊的時刻,那樣零點幾秒的瞬間在我的腦袋裡發酵,變成其他的圖形。我試圖觀看以前的作品和現在的作品,剛開始畫畫時通常會有對象,例如人體模特兒、靜物…一直到現在觀看我自己的狀態、創作現在的作品,所以我會思考畫作之間的連結關係,從第二件到第三十件作品的關係是如何的?

其實作品之間,很像蜘蛛網裡絲絲連結的關係,我不做新的取材或題材,而只想讓繪畫的行為變得更單純,繪畫是從模仿開始,從最初兒時在牆壁上畫畫的模仿….回歸到模仿自己以前的狀態,試圖找出一個窗口,而這些作品正提供了一個有脈絡、讓我想像的窗口。

預計何時將這系列的作品作一個完整的呈現呢?

可能是兩三年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