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藝境畫廊:【谿山秘徑 Secret Path to Creek Mountain】趙宇脩個展

「谿山」者,有悅意山景、沁涼溪谷,所謂「野水連天碧,峰巒入海青」之地。
「密徑」者,人所罕知,趣入勝境之途;也有於阿蘭若處(行者所樂之處),掩關密行,速得成就之意。

即將於12月19日開幕的「谿山秘徑 趙宇脩個展」是藝境畫廊首次攜趙宇修完整展出其「谿山秘徑」系列山水作品。「谿山」者,有悅意山景、沁涼溪谷,所謂「野水連天碧,峰巒入海青」之地。「密徑」者,人所罕知,趣入勝境之途;也有於阿蘭若處(行者所樂之處),掩關密行,速得成就之意。「谿山秘徑」不止是趙宇修上師宋人取北宋范寬《溪山行旅圖》之崇山巨壑筆意,更是他意以心神化合,在意象之間營造行者與觀者之阿蘭若處,以山水傳神達自修之境。

趙宇修從上至北宋范寬,到近代黃賓虹,乃至張光賓、何懷碩、李義弘之取法、受教,其自言「《谿山密徑》諸作亦效法前人,以渾厚蒼潤為尚,以浮薄媚俗為誡」。而《谿山密徑》是又其修持佛法之心境外照,以精妙水法點染行筆,且不似傳統皴巖施設筆線,隨作品中清晰行筆之跡而見溫潤、繁密之草木,翠微掩映之山勢,也在積墨層疊中心凝形釋,加之其隨修佛法信筆寫下平日之心念口訣,令觀者隨其山水而心現佛法之形,此山此水是心之念亦目之所見,在《谿山密徑》中隨觀者之心而動。

趙宇修著眼於筆墨之元氣酣暢,也是他對當代水墨趣味所在的理解與實踐。他追求行筆由繁化簡,但在畫面佈局與行筆運勢上則更重,恰與他表現鬱鬱蒼蒼,草木滋潤之貌而不輟群點之照應、態度,以此強化筆墨之間的內在聯繫。這恰對應到他對當下的理解及態度,求簡但不從簡,使其《谿山密徑》即是對他個人修行之集結,也是踐行心法對水墨創作、對時代的回應。


《谿山密徑》自述

文 | 趙宇脩

「谿山」者,有悅意山景、沁涼溪谷,所謂「野水連天碧,峰巒入海青」之地。「密徑」者,人所罕知,趣入勝境之途﹔也有於阿蘭若處,掩關密行,速得成就之意。「阿蘭若」指行者所樂之處。從《有部毗奈耶》可知,指去村五百弓,遠離聵鬧,僻靜獨住辦道之處。合理苦行中,阿蘭若行,最為殊勝,能速證諸果,諸佛讚歎。《谿山密徑》系列山水,係去歲至今乙未間,所造未來賢劫獅子吼佛及十一位諸佛,成佛前清修密行之所在,吉祥清淨之勝處。

《谿山密徑》,也有取徑北宋范寬之意。山水畫雖代代有其勝妙,但論「造化」與「心源」,二者弘奧均霑,造形既非臣服於外在表相,筆墨也非泥於師心自用,北宋山水可謂標尺。尤以范家山水,胸懷碩大,藏義弘高,山光賓旅,梵剎清流,隱於崇山巨壑之間。令人頓生仰天地之宏闊,寄逆旅如蜉蝣之感。正以幻化無端,人身難得,當亟思出離,棄火宅,證常樂。「谿山密徑」系列山水,在形象或題識間,密藏趨入之門,期為現前、未來書畫愛好者,結一法緣。

北宋山水,墨法完備,氣韻深淳,看是渲染,實為點垛,積千百遍而成,墨氣行於塵點之間,卻也是畫道之難關。近代筆墨獨樹標程的黃賓虹,曾屢屢提及北宋畫法耐人尋味處,在其深厚,所謂「宋畫多晦冥,荊關燦一燈;夜行山盡處,開朗最高層」、「北宋畫多深厚,可以箴砭薄俗」、「好山幽絕處,全借墨華濃」、「畫尤宜暗,乃見深厚」、「北宋人畫跡,如行夜山,昏黑中層層深厚,古之畫欲暗不欲明,以為浮薄者誡」、「范中立畫深厚濃黑,龔半千、釋石濤、石谿皆極致力效法,功深能不薄弱」皆是。宋畫筆繁,無筆不簡,元畫筆簡,無筆不繁﹔繁簡固皆可成一局佳作,學者能築基於繁,後變通於簡時,或可免於薄弱。

吾畫受諸業師啟迪外,近年注心於賓虹老人之見地與行持,《谿山密徑》諸作亦效法前人,以渾厚蒼潤為尚,以浮薄媚俗為誡。此外,畫面積墨沉厚,與筆者服役金門時,山居夜行之經驗有關。柳宗元曾在遊西山時,寫下關於夜山之體驗:「蒼然暮色,自遠而至,至無所見,而猶不欲歸。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谿山密徑》企求之意境,與柳文箇中旨趣,亦有相契之處。

水墨築基於筆,建功仗墨,變化賴水。水法掌握得當,則元氣淋漓,紙絹恍若未乾。惟水暈墨章,為免流於浮滑,宜見行筆之跡,如是縱有水墨旁沁,墨瀋欲滴,愈覺滋潤靈活,不同描工,反有天趣。《谿山密徑》所繪山色,多屬植被蔥蘢之地,不似傳統皴巖容易施設筆線,須於山頭著萬千叢點,傳達鬱鬱蒼蒼,草木滋潤之貌。因點極繁密,個別點之安立及群點之照應、不同表情與態度,都仰賴水法顯其滋潤與聯繫,是課題,也是點染時樂趣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