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金車文藝中心:【頑石微悅】樊燕君-石雕展

  • 展期:2016-03-12 ~ 2016-05-08
  • 地點:臺北市承德路3段131號4樓 金車文藝中心 承德館
  • 參展藝術家:樊燕君
  • 收錄
  • 收錄

娛樂搜捕手樊燕君,以石頭和金屬的相乘力量,訴說動人的娛樂日記

樂於分享的澳門女孩
樊燕君,一位來自澳門的女孩,因為熱愛畫畫,選擇了就讀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在台灣獨自生活的八個年頭,藝術創作仍然是她生命中的最愛,喜歡創造出療癒人心的雕塑品,並且將展覽視為一種娛樂,與看電影、逛書店、野外踏青相同的休閒娛樂,樊燕君認為創作是一種雙方的娛樂方式—他者與自身,對他者而言,是一種觀看的娛樂;對自身而言,是因個人喜好而操作媒材的方式來進行娛樂,藝術家將創作上的心情以及賞心悅目的作品提供給觀者,觀者透過觀看作品勾起曾經類似的記憶與經驗,以及抽象的情感而產生共嗚或作出回應,這樣的間接接觸必定會出現很多可疑跟暇想的灰色地帶,義意也隨之產生變化與延伸,沒有絕對的正反兩極,只是給予創作者與觀者另一次體驗的機會,然後持續以藝術作品紓解雙方的心情,樊燕君用創作寫下篇篇的日記。

以創作療癒心靈
第一次觀看樊燕君的作品時,給人一種乾淨無暇卻又冷冽的成熟感,俐落而不造作的線條,好似已經可以憑空堆砌出藝術家的性格與面貌,但在認識藝術家本人後才發現原來我們已經掉入這個美麗的陷阱裡,誠如藝術家所提供的視覺饗宴,觀者透過作品開始對於創作者產生心理投射,可愛而優美的石雕作品紓解了觀者的心靈,從觀看中所獲得的愉悅心理進而產生了療癒作用,這難道不就是一種雙方溝通後的娛樂嗎!?

樊燕君說:「每個人都有最私密的心事,無法宣洩反成了喃喃自語的狀態,在尋找出口時透過進行剖析心事甚至自娛,成為一種療癒的方法。然而,勞動性的創作過程緩衝與消瀰那直接的情感,轉化成無聲的訴說。」

畫畫是最快樂且喜歡的一件事
從小在澳門長大的樊燕君,一直都對於畫畫情有獨鍾,與台灣注重文憑的升學壓力相比,澳門是個能快樂學習及成長的地方,不論是家人還是學校老師都很支持樊燕君畫畫,而總是積極抓住畫畫機會的她,時常參加繪畫比賽,小小年紀就擁有驚人的意志力熬夜趕參賽作品,就算生病了也決不放棄機會,為的就是能好好表現自己,然後將得獎作品分享給大家欣賞。在澳門的高中沒有美術班,所以總是只能自己磨練摸索,因為參加了暑期營,接觸到了製作立體作品的機會,與平面繪畫完全不同的呈現方式讓樊燕君萌生興趣,當時雖然順利考上了唯一一間設有美術相關科系的大學,但還是無法滿足樊燕君追求更豐富的藝術知識,而坐飛機只需一個半小時的台灣就成了她的新目標,台灣,讓她深刻體驗到熱情與親切感,也因為台灣人的樂於接納,很快地就融入這裡的生活,但身邊圍繞著的都是活潑又有想法的年輕人,讓樊燕君不得不開始思考並且尋找屬於自己的靈感與對創作的個人風格。

與石雕及金屬的邂逅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是個可以接觸到眾多課程與媒材的科系,因為選修了一門石雕課,從此開啟了樊燕君與石頭的緣份,與石頭為伍至今已經有五六年的時間,乾脆、實在、直接、有挑戰性,這些石材的特性讓她非常喜歡,但一開始新人想要入門是有一定的難度,石材的堅硬和脆弱也讓她遇到許多挫折,但透過老師專業的指導,樊燕君才真正認識石材創作的許多雕塑概念,恩師張子隆總是要求學生了解材質,尊重材質,並且認識它的特性,她也漸漸瞭解雕刻石雕不是用力就好,必須有技巧性地、慢慢地去敲打,順著材質紋路,並且花時間與之對話,停下雕刻刀思考其實是樊燕君在創作時最花時間的動作了!

除了石材,金屬也是樊燕君在創作上不可或缺的媒材之一,因為石材堅硬特性的侷限,幾經摸索後她開始嘗試可以超過石頭造型以外的媒材,以金屬特有的延展性來彌補石材的脆弱,不論是金屬的可能性或者是特殊色澤等等,藉由不斷延伸的造型與顏色,進而讓作品可以更加精緻。而這份精緻其實是來自於藝術家的細心與柔軟性格,但纖細柔弱的女孩與剛硬沉重的石頭是要如何畫上等號呢??樊燕君說雖然女生在石材操作上確實比男生多了許多困難與挑戰,但其實只要找到屬於自己的方法,並且願意多花一點時間累積創作,並且擁有堅強的意志力,就可以將其中的差距彌補起來,也因為喜歡,讓樊燕君從不會想放棄石雕創作。

讓藝術更貼近生活
來到台灣的這八個年頭,她如願浸淫在藝術文化裡,然後也邂逅了各式各樣的石頭,雖然石雕並不是目前環境與市場上的主流創作,但她願意持續的挖掘其重要性,並且更深刻的運用和改變,樊燕君認為在當代藝術的影響下,雕塑已經不是純粹的高貴擺飾,而是可以成為更貼近生活的居家夥伴,用手觸摸並感受,進而產生興趣然後瞭解,這也是藝術家這次在金車文藝中心承德館展出最重要的目的,藝術可以是娛樂也可以是分享。

在台灣與澳門之間的身份認同
學會分享的樊燕君期待回到澳門的時刻,她熱愛台灣這座海島的地方特色,完整的藝術鏈市場與環境總是能吸取豐富的知識,但待在台灣的這幾年,澳門發展快速,家鄉人民意識逐漸抬頭,不論是對於政治社會的關心,還是藝術文化的進步,因為身在他鄉而無法親自參與,無法時時刻刻的關注當地情況也讓樊燕君覺得遺憾,一段距離的隔閡讓她身份產生了模糊感,雖然畢業後回到澳門可能有一年的時間無法創作,但她也認為人生到了一個新的階段需要停下腳步思考,在沉澱與感受社會環境後,能以石雕藝術家的身份走向下一個階段,藝術家樊燕君說:「每個世代都有屬於它的風格與特色,在創作的勞動過程吸收所投射的情感,把心緒解放在作品中,透過不斷的自我分析、自剖、思索、整理,歸納出自已的語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