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伊通公園:【我無法告訴你】劉文瑄個展

  • 展期:2011-11-26 ~ 2011-12-24
  • 地點:伊通公園 (台北市伊通街41號2,3樓)
  • 收錄
  • 收錄

贊助:
格蘭菲迪、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姚立和先生

格蘭菲迪單一純麥威士忌品酒會
2011年12月02日,星期五,下午 7:30 ~ 8:30
2011年12月09日,星期五,下午 7:30 ~ 8:30

我無法告訴你

對我來說,創作比較像一種在日常世界中探索潛伏其中的想像世界的過程。在這樣或那樣的每一天,我試著進入那個一般人所看不見的世界,並且以一種奇特的角度回望這個日常世界。

不論是透過色料與光在紙張微微空隙之間的相互反射而構成的塗畫(Drawing),或是經由轉動的電扇與自然吹動白雲的影像兩者結合而形成的視覺交錯空間裝置,在近期的作品中我嘗試使用物理性的方式來敘述這兩個世界的疊合,並以日常物件的重製或重組以建立一種新的個人經驗與感知。在部分作品當中,光與物質的轉動佔極大的部分,我著迷的是這兩者所引領的,在兩個世界之間形成的交互影響。我關注於光對物體所形成的視覺影響,這使得人們對日常物件的慣性理解出現了極大的扭曲,而使得一種奇觀在這之中形成。光與物體不停的循環及流轉,觀者也被迫置放視點於來回不停的這邊與那邊之間,永遠無法窺看全貌,但卻可感受到其中莫名的差異。

我們沒有辦法控制一切日常世界的轉動,但肯定能做的就是想像出另人難以捉摸的每一天。

他們在你我之間:格蘭菲迪駐村創作 2011

他們在你我之間(They Are Among Us)是由我在駐村裡的畫廊發現的一台無人使用的老舊幻燈機、30張Dufftown的景象幻燈片、一面鏡子、一張工作桌上擺設的各式各樣的物件,以及幻燈機反照物件形成的影子所共同結合的一件作品。這件作品在風景、攝影、鏡像、剪紙塗畫、實物裝置與光影之間隨意的疊合,仿若夢遊一般的在一個微縮疊合的場景中製造一種真實與想像、記憶與幻覺的駐村經驗剪裁與復返。

第一天抵達Dufftown時不知不覺地揉了好幾次眼,一時之間還以為自己的眼睛被誰偷偷加了層綠色的濾鏡,這顏色似乎是特別容易讓人沉穩,原先以為會對著牛群瘋狂大叫的我卻頓時之間安靜不少。然而卻沒料到,第一次身處在緯度高且長達二十一小時的白晝感到異常般的興奮,伴隨而來的是一夜夜的失眠及痛苦,每天午夜,從工作室窗外看到猶如極光般的晝夜交替成為駐村期間最大的樂趣及享受,光成為我在這裡最感興趣的創作元素之一。

在這裡,晚上七點反而是一天之中陽光最強烈的時刻,我時常趁機出去散步享受太陽難得直射在皮膚上的灼熱感,也順便帶著平時隨手剪的各種形狀的黑色小人紙片和相機沿著當地人慢跑的道路緩慢地漫無目的前進。每當走在森林無人的小徑上,最令我喜悅的還是探索到一株株陌生的小草小花,我常隨手放置各種大小不一的小人紙片於其中,仿若蜜蜂及蟲子們在微風吹送下左右搖曳的草叢中一來一往的串門子。雖然在許多時刻裡,相機所發出微微的機械聲還是會不經意的打擾到這片土地,好似我這外來者厚臉皮地侵入這片土地上,但我仍然希望能真實記錄在這留下的一切痕跡。

為了準備九月底的展覽而去勘查有著自然光照射的畫廊空間時,真正吸引我的卻是後面的小倉庫,這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小空間與外面那個太陽不下山的白天恰好形成了有趣的對比,我決定在這個密閉的空間裡做一件作品。剛動手整理倉庫時,我開始對一台無人使用的老舊幻燈機著迷不已,一直以來總是無理由地對圓形重覆旋轉的東西有著極度興趣的我,試著把幻燈機投影在鏡子上,而鏡子反射出來的光會打在擺置幻燈機的桌子及桌上各式各樣的物件及小人紙片,所有物件的影子和投影出來的影像便交織成一幅幅有趣的影像拼貼。

最後,我決定把記錄當地景象的影像和幻燈機投影工作桌上物件的影子交織成一件作品。兩種不同的元素,拆開時各自陳述自然與人工之美,但似乎不能完整的表達我在這裡的感受。而試著交疊、重覆、旋轉Dufftown的自然景象及工作桌上物件的影子,卻反而呈現出一種個人內在與外在的並列奇觀。也希望當在地的觀者進入這個展覽空間時,能夠感受到我這位外來的藝術家透過創作所傳達的訊息;一種在這裡生活時所感受到的在地自然與身為外來者的身體感官互相衝突的經驗。

駐村前,威士忌的世界其實對我來說非常地遙遠。一般的印象總是停留在專業品酒人士才會接觸到的酒種,而我這種連半瓶啤酒都會醉的體質,實在無法預料在自己人生中的三個月會住在威士忌的家鄉-Dufftown。就這樣,帶著心虛的心情及不具有任何威士忌的知識下展開了我在格蘭菲迪的駐村之旅。

真正對威士忌的初步認識是策展人Andy Fairgrieve從一袋具有手寫編號的乾燥大麥裡交遞一把給我開始,他豪邁的示範著往自己的嘴裡咀嚼,又一邊繼續他濃濃蘇格蘭腔的英文解說,接下來的每一道複雜加工手續搗碎、發酵、蒸餾雖然讓我愈聽愈困惑,但我自始自終不斷的盯著一座座猶如藝術品般的機械設備,它門的運作方式像極了芭蕾舞者跳出一圈圈完美的旋轉,極度優美卻精準到不容許一絲毫失誤。而後,到了陰暗的酒窖時,刻有不同年份的橡木桶又像極了一大群冬眠中正在保護金黃色孩子的母親們,時間緩慢的增加能讓他們倆者之間彼此互相更依賴對方,一直等待那個最完美的剎那來臨。

我抬頭望著酒窖天花板的縫隙中滲透進來那道微弱的光,我心裡想著,如果說大麥是上天賦予人類的作品之一,那人類釀造大麥而成的威士忌就是把這項作品又昇華成另件更完美的藝術品。而對大部份的人來說,威士忌這液體本身就是一種藝術的話,那麼來到格蘭菲迪之後看到格蘭父子是如此堅持的把創作藝術品的工具也變成藝術品時,我才能深深體會到所謂著秉持"先驅的精神"(The Spirit of a Pioneer)之真正背後的意義。

相關作品參考:
http://www.itpark.com.tw/artist/index/647/291
http://www.artslant.com/global/artists/show/194680-mia-wen-hsuan-liu
http://www.flickr.com/photos/mia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