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台北日動畫廊:【迷宮中的青鳥】從日本近代美術至亞洲當代藝術

「迷宮中的青鳥:從日本近代美術至亞洲當代藝術」
(Blue Bird in the Labyrinth A Walk from Japanese Modern Art to Asian contemporary Art Scene)

藝術家|石川寅治 (ISHIKAWA Toraji),向井潤吉(MUKAI Junkichi),宮本三郎(MYAMOTO Saburo),脇田和(WAKITA Kazu),秦政德(CHIN Cheng-Te),羅伯特‧古提耶雷絲(Roberto Gutierrez),潘光(PHAN Quang),區秀詒(AU Sow-Yee),馬克‧薩瓦圖斯(Mark Salvatus),李若玫(LEE Jo-Mei),陳哲偉(CHEN Che-Wei)
策展人|高森信男(TAKAMORI Nobuo)
開幕|2016.11.10(四)下午6:30-8:00
(*策展人高森信男與日動畫廊社長長谷川德七將進行導覽)
展期|2016.11.10-2016.12.29
地點|台北日動畫廊(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57號3樓之二)
網站| http://www.nichido-garo.co.jp/tw/exhibition/
活動頁面|https://www.facebook.com/galerienichidoTaipei/

日本於戰前透過現代化、文化交流與戰爭所建立的現代亞洲想像,在戰後成為了一座歷史的迷宮。本展邀請多位亞洲當代藝術家重新進入該迷宮,對歷史進行再詮釋,並配合日本近代美術家的戰後作品,企圖重現亞細亞的複雜視角。

二次大戰時期,藤田嗣治、脇田和、宮本三郎、向井潤吉等日本近代藝術家,都曾分別前往亞洲各地從事戰爭畫的取材製作,對當地後來的藝術發展產生深遠影響;而日本政府於各地執行的「文明」建設,至今也成為一個個清晰可辨、但又糾結難解的團塊。戰爭期間,人們往往被迫以單一方式來看待這個世界,但戰爭之後,時間與經驗的積累,讓我們更有能力與勇氣重新面對過去。

這段過去是座沒有出路、亦無退路的迷宮,人們迴繞盤旋於其中,卻誤認自身正以直線的步伐邁進。在符號、傳說、鬼魅和記憶所構成的迷宮裡頭,所有的景物都是片段的總合,在時間的詛咒下被隨意地組合、拆解和消散。我們能做的,或許也只有透過撿拾、修復這些片段,依稀的描繪出迷宮的輪廓,以稍稍理解究竟現在的我們被困於何方。

01
戰火蔓延的年代,我於菲律賓投身軍旅一年。當時身在戰火的我,能夠創作出這樣天真浪漫的畫作,我自己也感到很不可思議。身穿軍服掛在腰際的長劍,威風凜凜的姿態,卻未曾忘記放在胸前口袋中的小素描本。只要我還活著的一天,這個與我生命與共的本子,也將會一直伴隨在我身邊。-脇田和
02
南方的光、華麗的熱帶雷雨、「萬歲」的呼喊穿透了炙熱的雨林,幾陣槍響之後,萬物復歸平靜,熱帶雨林再度被古老的鳥鳴和猿猴的吼叫所壟罩。世人說我們是征服者、侵略者、鬼子、禽獸,但我一點也沒有征服者的威風,我們的肌膚被毒蟲啃食、內臟感染了不知名的熱帶疾病,我們征服了南洋,卻等著被雨林侵蝕,我們早晚皆會化身為叢林中的禽獸。
03
帝國戰敗了,我的男人決定留下來。他說:「他要繼續解放亞洲民族的聖戰。」戰爭沒有把他從我身邊帶走;國民黨、法國人,一場接著一場的戰役迎來了和平,然而和平卻把他驅趕回去北方的島嶼,新來的村長則說我是階級敵人。數十年後,他穿著乾淨的西裝回來了,給我看著一張張的照片,我看到他的妻女,在乾淨且漂亮的庭院中微笑。
04
今天我來到香港的漁村寫生,數十年前的記憶彷彿又回到眼前。廣袤的大地,無盡的古老傳說和宮殿閣樓,塵囂中充斥著搖旗吶喊的聖戰幻想或抗戰口號。繪畫永遠無法捕捉中國的壯闊,因此我只能在畫面中加入具備中國風情的帆船。
05
他們用輪船和鐵支路帶來了「文明」:他們種植了大王椰子樹、接通了自來水管、興建了精神病院、放映了電影膠捲、開辦了繪畫比賽。他們餵食島嶼「文明」,使島嶼成為一座壯觀的華麗島。然而當自來水管鏽蝕了、精神病院被拆除了、不再有人會操作膠捲放映機了、繪畫比賽消失在人們的視角之外時,是否代表了「文明」已經坍塌?成排的大王椰子樹依舊佇立,只是偶而會落下整片的巨大枯葉。
06
一棟又一棟的民家,藏匿在雲霧和曠野之中,彷彿是上個世紀的景色。戰間期的血腥味已經褪去,但我依舊嘗試在迷霧中尋找熟悉的氣味:茅草和稻梗的味道,已經被終戰之後的塑膠味所取代。塑膠自有其個性,在島群之上成立了一座陌生的新王國,統御著穿著西裝的數萬萬名上班族。
07
歷史是座沒有出路、亦無退路的迷宮。我們迴繞盤旋於其中,卻誤認自身正以直線的步伐邁進。有人說,歷史是虛構的。既然如此,為何困在迷宮中的人卻無法逃脫?在符號、傳說、鬼魅和記憶所構成的迷宮之中,所有的景物都是片段的總合,在時間的詛咒中被隨意地組合、拆解和消散。我們只能在撿拾、修復片段的過程中,依稀的描繪出迷宮的輪廓,並藉此理解我們被困於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