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VT非常廟藝文空間:【社會現實中的虛構—台灣x墨西哥攝影藝術交流展】

  • 展期:2016-12-10 ~ 2017-01-07
  • 地點:台北市中山區新生北路三段56巷17號B1
  • 參展藝術家:楊順發、沈昭良、姚瑞中、Raul Gasque、Adam Wiseman、Juan Carlos Coppel
  • 收錄
  • 收錄

VT非常廟2016年最後一檔展覽,推出台灣-墨西哥攝影藝術交流展,透過難得的機會,一窺墨西哥當代攝影藝術的發展。展覽邀請墨西哥當紅的三位攝影藝術家:Adam Wiseman、Juan Carlos Coppel與Raul Gasque參展。他們擁有豐富的創作及跨領域資歷,是ESPN、華爾街日報與時代雜誌愛用的攝影師,普立茲獎得主的學生,雙年展藝術家以及美媒VICE的特約撰稿人。
同時參展的還有三位台灣當代攝影界重量級的藝術家: 楊順發、沈昭良與姚瑞中。此次的陣容堪稱台灣、墨西哥攝影藝術的夢幻組合。此外,展覽更展出姚瑞中與Raul Gasque全新、首次曝光的新作!
六位藝術家均擅長田野調查,以空間和物件作為探討當前社會行為、政治、文化的材料。展覽則從精神分析與異托邦(heterotopias)的概念探看影像在社會現實中扮演的角色。

策展論述:
面對攝影發明近一百八十年的今天,一個於今天每分每秒不斷被操作的技術,或許我們可以問出這樣的問題:攝影做為藝術的一種形式,在今天的社會扮演甚麼樣的角色?再來,是在全球化時代裡我們想問:兩個相異的世界裡它如何做為一個串連兩地的系統?
攝影技術進入墨西哥的時間大約在19世紀中,攝影師在1840年代就已經在墨西哥出現,為少數人拍攝肖像;攝影更進一步的使用則從1860年代法國勢力入侵墨西哥開始,除了政治和軍事的用途,攝影師也開始帶著相機在墨西哥各地探索,進行人種學、考古學以及對大自然的紀錄。同樣在1850年代前後的時間,攝影也進入台灣:時間點大約落在英國遣兵至台灣調查,乃至開港通商時期前後,它的主題與功能與同時期的墨西哥相當類似。如果將這兩個時間點的發展標示為兩地影像的孵化期,它們初始的型態是烏托邦式的,處於統一、封閉、沒有裂隙的黑格爾完整平滑的蛋殼裡。
攝影作為藝術,自蛋殼出現裂縫開始。
攝影藝術在這裡顯現矛盾的特質:藝術自發展以來始終為社會現實中的虛構物,然而攝影自發明以來的其中一個傳統脈絡卻在於強調影像的真實性:從自然主義、到紀實與新聞攝影,這類帶有社會目的的攝影往往必須彰顯自己乃建構在真實而非虛構裡。那麼攝影作為以社會為目的的當代藝術,該如何精準地將真相公諸於世?或我們該問的是,公開甚麼樣的真相?
齊澤克(Slavoj Žižek)在《斜目而視》中提到來自莎士比亞劇作裡的隱喻:關於皇后因為國王的遠征而憂傷,僕人為了安慰皇后而解釋她的擔憂是幻覺性的;即事物存在為本來的樣子,以及變形後的子虛烏有的影子。僕人本意指出皇后只是因為無法直視現實,而在斜視中看到了失真的幻影,然而皇后卻回答她的悲傷來自空無(nothing)。這個由空無、不存在之物卻表現出某種存有(something)上即是過去造成社會變革,乃至當前經濟、政治運作,以及文化生產的方式,它們自空無中產生了絕對真實的結果,改變我們的生活、地貌、和物質的形態。可以說,當前影像的紀實任務已不再是反映事物本來的樣子,而是在折射的鏡面裡,看見那個無中生有的過程,就此而言,影像的意義已經產生根本的變異。
傅柯(Michel Foucault)曾經提出一個相對於烏托邦,結合異質性與空間的「異托邦」(heterotopia)概念。與烏托邦全然的幻象不同,異托邦因為擁有真實存在的空間,所以可以作為對照現實世界的參照物。根據傅柯所言,唯有在這樣的反射裡,我們才發現自我與周遭空間的連結,進而發現真實與非真實的存在。
當代攝影藝術要在這樣的角色裡,映照出相異世界裡共同的真實和虛構。


藝術家簡介 :
Adam Wiseman是自雇攝影師和藝術家。他曾旅居紐約13年,作品廣見於歐美主流媒體,如美國滾石、時代雜誌、華爾街日報、衛報、ESPN、大都會、英國Wallpaper、義大利Colors雜誌…等等。藝術創作方面,作品更曾至法國、美國、瑞士、西班牙、墨西哥、日本、義大利、阿根廷、委內瑞拉等地展覽,最近的一次則是在今年才結束不久的Paris Photo中展出。
Wiseman擁有紐約大學民族誌電影系的學位,加上曾在ICP接受紀實影像訓練的背景,使他善於思考影像的本質問題,經常在作品中挑戰傳統紀實攝影的概念,特別是有關客觀性的部分。此次參展的作品Mexsitecture是他最新發展中的系列作,也是被選入今年Paris Photo的作品;以類型學的攝影風格探看全球化時代裡獨一無二的地方景觀,同時探討潛藏帶底下的墨西哥文化、經濟與政治問題。

Juan Carlos Coppel曾經和普立茲獎得主Jay Dickman學習攝影。擁有多種跨領域的專業背景的他在成為攝影師之前,曾就讀拉丁美洲規模最大的私立科技大學-蒙特雷,研讀工業工程系統;此外,他更曾經做過職業農夫。
這些能力讓他對土地與工業的議題能有深入的觀察,墨西哥塔馬約博物館的前副館長Andrea Torreblanca即形容Coppel的影像具有史詩般的銳利度!而這種敏銳讓他不只是記錄,更挖掘影像背後隱藏地結構問題。本次展出的作品La Grieta,意思是裂縫。作品拍攝美墨邊境地表上出現的巨型裂縫。這些壯觀、紀念碑式的裂縫乍看是自然奇觀,但實際上為附近的大型工業生產線所造成。做為墨西哥當紅的兩位攝影藝術家,Coppel與Wiseman憑藉著精準的影像語彙成為近年各大雙年展和獎項的常客。

Raul Gasque是墨西哥藝術家、作家與記者。做為一個文字工作者,他擁有廣大的影響力。他是美媒VICE的特約撰稿人(VICE的YOUTUBE訂閱人數超過七百萬人,並且在28個國家發行雜誌),同時,他的文章廣見於ERRR、BACKROOM、南美洲人雜誌、中國99藝術網等跨國網路媒體。
Gasque的攝影創作生涯從他2007年擔任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里戈韋塔•門楚•圖姆的公關顧問開始。在這段期間他透過媒體編輯的身分接觸攝影,從此投入了影像創作和理論研究的領域。他的作品涉及跨領域學科的討論,並將社會政治與個人生命經驗結合,創造出獨特的感性批判詞彙。本次展覽中發表的新作Sociopolitical subconscious schemata意思是進入深層轉喻風景的一趟旅程。影像結合藝術家在台、墨兩地的生活,創造出一條隱性的跨國敘事線。

楊順發是攝影藝術家,同時也是中鋼產線上的高爐專家,具有三十年的煉鐵經驗。他自1985年進入中鋼後開始學習攝影,至今在國內外均受到重要肯定,受到美術館及專家學者的肯定,2016年更與姚瑞中等人一起受邀至法國歐洲攝影之家美術館展覽,並獲得典藏。
楊順發的作品充分展現對在地鄉土的熱情,作品涉及社會批判與人文關懷。本次展出的高雄廟系列「九甲圍義山宮-三山國王聖誕」,這件環景拍攝三山國王廟的作品長達472公分,真實地以巨幅影像創造出宮廟之外的另一個影像廟堂。

沈昭良曾任自由時報記者,具有優秀的紀實攝影能力,近年來更是積極推動攝影藝術在台灣的發展。小說家鐘文音形容他的創作具有長期記錄的寫實風格,觀看其作品有如義大利寫實電影或是侯孝賢的悲情城市,透過長時間的經營達到高度的細節。此次展出的作品即是耗時八年創作的系列作STAGE:以大型相機拍攝國內各個由大貨車改裝而成的油壓式舞台。而這系列作品迷人的程度也可以從它廣受台、美、法、英、荷、中、德、日、韓、義等國媒體的大幅報導中看出。

姚瑞中可以說是當前幾位最具有號召力的視覺藝術家,他善於田野調查與檔案、文史研究,並將其結合藝術的軟性實力,轉換成為改造社會的力量。多年來發展無數出版、展演及創作計畫皆對視覺藝術及社會均有廣大的影響力。本次展覽發表的新作「巨神連線」為姚瑞中長時間、密集地深入走訪全台各縣市,進行地毯式的搜查與田調後的成果。內容記錄民間廟宇文化中不同類型的巨大神像,可以說階段性地總結了姚瑞中長年以來對偶像的拍攝及對其背後社會現象的研究,也成為今年底最令人期待的新作發表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