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大趨勢畫廊:【無限的結晶】劉永仁個展

  • 展期:2016-12-31 ~ 2017-01-21
  • 地點:台北市承德路三段209-1號
  • 參展藝術家:劉永仁
  • 收錄
  • 收錄

呼吸是進出交換,就是對話,身體可以呼吸,思想也可以呼吸,思想與感知是心靈的氧氣。呼吸是一種分子交換,分子滲透,由分子轉換獲得力量。「呼吸」是我剝離所有名詞之後,所剩下唯一的動詞,「類稻稈堆的三角形」是我剝離所有生命物質之後,剩下最原初的安定物;我抽離了類三角形的重量,它在無重力的狀態下飄浮、游移、漫步、自動組合、交涉、吸引,它與未知的背景對話,我發現它可以呼吸。

在創作中符號的象徵性召喚著我,這種可溝通性大於物象表面的可辨認性,我試著用畫面表達出來,也就是說,我們絕對可以辨認出符號引申出的涵義。作為一個畫家,我可以用作品表達想法,但很難用語言文字去詮釋,自己分析這種瓶頸,到底是不能夠?還是不願意?我覺得都有,但我必須試著把我不能夠也不願意的事,努力去做做看。

不論言語文字如何敘述,都難以述說其中微妙之處,你必須回到我的畫面,因為畫面中還有言未盡之意。我也堅信:形象是大於語言的描述,直觀作品可以發現引發語言真正的動能是形象。

形象的力量在於擺脫掉外在矯情的裝飾,單純的形象力量更巨大。我一直剝除我不要的東西,好像呼出廢氣,是為了要找到最重要最單純的元素和騰出更多空間,可以進行下一次吸入,是精神的吸入。「納入」「捨棄」的重覆進行,是「納入」重要?還是「 捨棄」重要?已經分不清楚。

經過無數次的進出,不斷呈現出更清楚的形體,才是與自己內心靈魂深深契合的內在,我稱之為「結晶」,抽象就是形的結晶,是一個思想體系的濃縮。這種「結晶」可以說是創作的主軸,也可以說是潛在生命底層的原初;當結晶溶化在巨大液體物質中時,我們感覺它好像消失了,但經過提煉,它又呈現,在畫面中結晶的形象,似乎是蓮蓬,似乎是稻稈堆,這麼樸素的東西,的確就是我最依戀的形象。

我的結晶原始形是怎麼呈現的呢?沒有任何邏輯理性的途徑可以讓一個藝術家
直接找到他的原始結晶形,我是經過好長一段時期探索,原始結晶形是自己出現的,無數草圖的塗鴉,大量素描是一個可以發現結晶形的方法。我看到它反覆出現,漸漸辨認出那可能是我故鄉池中的蓮蓬或稻稈堆,或自己很底層記憶中但很珍貴的東西。於是結晶形,開始它漫長的旅程,用各種旋轉角度與視角在單色調背景的弧或直線中進出、對峙、妥協,產生種種畫面構圖和色彩變化,這些變化的結晶形,滿足了我,也表達了我,同時也暗示我生命歷程中之情境。結晶形隨時進入廣大的空間,隨時會被溶解,溶解與不被溶解間存在矛盾,你可以想像:在單一色調的大片弧塊面中,已溶解了多少結晶形?

創作者自己是一個星球,亦可以視為一個結晶體,他有內在自己探索出的軌道,在軌道上運行,漸進式散發出精神能量,展現創作視覺語言的獨特性。結晶是自我擁有的存在狀況,但是渺小而孤獨,溶液是龐大勢力的複合物。結晶是一種疏離的狀態,可以是持續的,也可以是段落式的,「疏離」對創作而言,是一種去除慣性的方略,更是通往理想的一種態度。

畫面是生命的提煉,是生命困境及經驗的表達,不是裝飾生活的物品,至少我的創作是如此。我被二元化的現象吸引,是否反映我是雙子星座的內在?我問自己但也無解答,認何人都可以被二元對立所困擾,這是社會問題、生命問題、哲學問題。結晶和溶解就是二元性的,呼和吸、有和無、傳承和顛覆、充滿和留白、大與小、圖與地、鮮黃和天空藍……,如何將這種哲學觀相互流轉,結合自己生命原始力量的結晶形象,在作品中呈現?結晶與溶解是蛻變的漫長旅程,也是生究一體的終極返覆,這是我當前藝術創作的主軸脈絡,並將無限變化地持續發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