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國美館:【硬蕊/悍圖】集會的姿態,歷史回返與社群的當代

  • 展期:2017-02-25 ~ 2017-06-05
  • 地點:台中市西區五權西路一段2號 102-107展覽室、水牛廳、美術街
  • 參展藝術家:楊茂林,吳天章,陸先銘,郭維國,李民中,楊仁明,連建興,賴新龍,唐唐發,涂維政,鄧文貞,朱書賢,常陵,陳擎耀
  • 收錄
  • 收錄

「硬蕊/悍圖」試圖重新想像與梳理一個老牌團體的前身脈絡,與它在當代藝術中的承接與轉化的角色,由國立臺灣美術館助理研究員周郁齡策畫。「悍圖社」從1998年成立開始,已經有了19年的歷史,若包括它的前身如「101現代藝術群」、「台北前進者藝術群」、「笨鳥藝術群」與「台北畫派」也已然發展了35年。從80年代籌組畫會或藝術團體風行的年代,到了90年代替代空間與個人主義興起之後,藝術團體紛紛單飛解散,然而「悍圖社」卻在個人主義興起之時再次集結,並試圖在當代藝術領域裡不斷地以展演活動刺激團體的動能。這個展覽試圖回歸最基本的問題,為何是團體?為何是悍圖社?藉由回顧最基本的疑問,試圖提出團體的異質面向或是它複雜緊湊的人際。

回應「為何是團體」這個問題,「硬蕊/悍圖」將團體的集會結社視做歷史動因,探討由它觸動的言論、生活模式、思想概念與社群關係,將它視作藝術生態與推動美術歷史的重要元素。如由吳天章、楊茂林、葉子奇組成的「101現代藝術群」(1982-1991)在成立之初的宣言裡,強調他們反對支架表面藝術的戀物癖與低限藝術的情感壓抑,一群靠著自學摸索的藝術學生在閱讀陳傳興於1983年1月至10月間分次在雄獅美術發表的「第七屆文件大展—前衛到超前衛的總結」,便深受國際超前衛主義的影響,認為繪畫應該回返歷史,進行歷史再閱讀並呈現時代精神。在此共同目標上吳天章與楊茂林分別開始了《傷害世界症候群》、《神話系列》作品等,這些作品分別引入反映社會政治圖像與中國神話圖像,在畫面上進行分割拼貼式構圖。團體也可以是當代的動因,所謂當代( the period of contemporaries) 指的是他人與自我意識的同步感,在時間與空間之中形成一種共享的社群經驗。這種「當代」最有創意的呈現是記憶的分享,在同個時空之中,從單獨「個人」的個體反轉至「我們」的社群性。有趣的是,「悍圖社」正反映了這種社群經驗的當代性,他們在90年代末個人主義興起的時代下,以團體結社形成一經驗共享的社群,集體創生一當代藝術的切面。而當代,正是承繼過去與接續未來的鎖鍊,朝著過往記憶與未來想像的兩個方向前進。因此,以集會結社為名,「悍圖社」承繼的是80年代許多團體精神分解與重組後的未來。為了更深刻地繪製出「悍圖社」的歷史→當代的藍圖,這個展覽將展出「悍圖社」前身包括「101現代藝術群」、「台北前進者藝術群」、「笨鳥藝術群」與「台北畫派」檔案文件與在該時期藝術家創作的作品,試圖藉由回返「悍圖社」在八零年代開始形成的前身,一個激越充滿張力的硬蕊年代,探討該時代藝術團體群起集會的現象與生態的必須。而「悍圖社」的當代性,則在於一群跨越世代的硬核份子,以集會結社之名在世代之間共享記憶與經驗,在創作上產生相互映射關係。在展覽裡,藉由成員們作品主題相互映射與對話,則可見「悍圖社」內部與外部世代間記憶相互交疊的當代關係。

「硬蕊/悍圖」因此以歷史為出發點,以今昔往來的回顧與開展,呈現「悍圖社」成員重要的藝術轉變,也回應了國美館對於台灣美術史與當代藝術在研究展覽與推廣的企圖,今年適逢「悍圖社」即將邁入二十年之際,亦嘗試回顧「悍圖社」歷史脈絡,探討它在當代藝術中的轉變與持續發展團體動能的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