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赤粒藝術:【金浩得:山.渺遠】

金浩得的「肉墨」世界《山-渺遠》展
文貞姬
在金浩得的創作世界中所謂的「墨」意味著什麼呢?第二戰後以來,水墨象徵性的韓國化發展中,畫家金浩得以墨來呈現對於整體性的苦思,可說是從1970年代開始至今持續不斷地與墨激烈交手。從近兩年開始,他一方面把墨的物質特質融入吸收進自己的體內,一方面自行轉化宇宙的變化法則,也就是再一次追求新的變化。意即,他從1970年認為墨是記號也是身體,而後昇華以肉體的肉本身呈現的「肉墨」。
事實上,金浩得的所謂「肉墨」並不單純指身體特性的意思,這不僅是從數十年的歲月累績,歷經不斷的挑戰和反覆試驗所得到的結果,同時也是「當下」。近幾年透過在韓國美術館舉辦的個展,他認為可挑戰以裝置藝術挑戰重現水墨,並思考擴大反水墨的新可能性。他的水墨畫接受以肉體作為筆觸本身,在簡單化過程中最後一個階段,將墨水本身的墨性還原為自然的元素。從這一點來看,表示金浩得的墨再也不停留在過去的傳統水墨,而是在今時今日的當代藝術中,提出獨特的方法論,也具有許多意義。
本次展覽中最重要的〈山-渺遠〉系列正是屬於根據觀賞者的凝視而產生分合之視覺體驗的作品。而這樣的視覺經驗也能在韓國佛教傳統世界的〈金剛山〉一畫中發現,又或是以觀賞者本身為主體,也就是引導各自解讀山水畫的心印(個人心證)。特別是這次的〈山-渺遠〉系列,除了水墨之外也有壓克力顏料作品,亦可一窺其不同的墨的記號。金浩得同樣以手為筆觸將心中的波濤和紋理的節奏以滿版的方式展開,讓人看了心中彷彿有如看到金剛山的萬二千峰躍入眼前的永恆感。尤其是壓克力顏料更能親臨感受萬二千峰在雪和風雨中,甚至是季節的變化,感受彷彿高麗佛畫中的變相圖或者泥金佛畫(又名禎畫)凹凸質感般材質的厚度。另外〈山-渺遠〉還可一窺朝鮮時代鄭敾〈金剛全圖〉(1734年)中感受到超越時空之精神山水本色的氛圍。也就是透過「手」這個身體部位來感受,結合包羅萬象金剛景的世界和金剛全圖視覺體驗的藝術氛圍。
金浩得對墨的體會轉換世界,從看的東西和被看到的「形墨」中轉變為可聽到的聲音的「聲墨」,讓人看到超越時間和空間世界的平面繪畫。而充分呈現這樣的作品即為2016年的〈瀑布〉系列,把這個系列視為比較接近傳統山水畫概念的話,也可視為是以山水畫內存在的瀑布來擴大主題。然而,畫家捨棄了以「瀑布」為對象,而是改以水本身的性質為概念,集中在水掉落的速度感和聲音,墨水即被換成瀑布。意即,一方面以墨來表現出落水的聲音成為聲墨的同時,用墨的速度本身來將瀑布記號化。此刻,畫家透過高速的身體行動呈現畫面,有時又搭配著長短呼吸由上而下,將水的重量視覺化。
金浩得透過本次展示的〈山-渺遠〉展,讓人看到了以墨本身為主的創作主題。他透過自己的身體不斷地進行無止境的探索和實驗,孕育出新衝擊並傳達給觀賞者,在此點上是完全無法透過短時間模仿,必須透過時間累積才能產生的肉墨世界。(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