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尊彩藝術中心:【寫生】陳慧坤百壹紀念展

我畫的風景,是要畫風景的「真形」,即風景在精神方面的相貌,而不是它的浮光掠影。

綜覽陳慧坤的一生,彷彿回顧台灣現代史,自清治而日治,光復而民國;在如此動盪變化的時代中,他傾注心力而致的目標,是求達到藝術的真善美。陳慧坤的創作融合中、西、日、台諸多元素,秉持熱情鑽研東洋膠彩、中國水墨、西洋各畫派精神與技巧,一直到七十歲希壽後自成一格,展出眾彩煥發和鳴的獨特畫風,是同時代其他畫家無可比擬的。

1960年對陳慧坤而言是極重要的轉捩點,他赴法進修一年,考察美術教育、參觀重要美術館,在這段遊學過程裡,陳慧坤對於自己景仰的法國後印象畫派藝術家塞尚(Paul Cézanne,1839-1906),也有了更新與更進一步的認識和理解。他體察到不能沉迷於畫面上外光的營造,而是要能通過筆觸與色彩的疊嶂,將所描述的主體梳理出所謂的「面」;接著再從這所謂的「面」組構成為「主體」。此時,陳慧坤對自己的藝術有了更深厚的體認與昇華。

至歐洲返台後,陳慧坤更將創作的欲力聚焦在故鄉─台灣。本展「寫生-陳慧坤百壹紀念展」,就是從這個節點作為往下推演的開始,展出的作品都是以陳慧坤所描寫的台灣這塊土地為主軸。陳慧坤把故鄉土地的靈魂畫了出來,同時也把自己清澄剔透的情感智慧放入其中,使他的畫作更充滿著對土地的禮讚與感恩,那是一種臍帶相連的依存。在他筆下,膠彩細膩的筆觸、水墨的皴法講究,甚至是西畫方面對於色彩的鋪陳,已經不再受制於形式本身的刻板性,他展現了更具容度的繪畫表現;充滿著自在,色溫則捕捉時間的流動,這讓他筆下的家鄉景致不再只停留在風景這個印象,而是能夠有著時間、歷史所沉積出來的厚度,有著生活的呼吸、有著生命卓然獨立於日子來去之間的豁朗。

台灣的前輩藝術家始終有一股歲月難以抹除的特質,那是對自己土地的敬重、對生命的禮敬、對自己選擇的固執,還有對藝術的純粹。他們總會先在心裡敬天、敬地、敬人與敬己,透過一種不著痕跡的手法就將這精神植入到畫裡,在台灣現代美術史的版圖之中穩穩地屹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