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赤粒藝術:【心能轉境】李奇茂個展

  • 展期:2017-04-22 ~ 2017-05-28
  • 地點:台北市大安區大安路一段116 巷15 號
  • 參展藝術家:李奇茂
  • 收錄
  • 收錄

文/策展人陶文岳

當我們一提起希臘神話中的薛西弗斯,往往就會立即聯想起他將沉重的石頭緩慢地推向山上的情境,當然最終這顆巨石又會順沿陡峭山坡翻滾而下,他又繼續耐心的將這顆圓滑巨石推往高處,就這樣上上下下……一再的重複此過程而沒有結束。法國存在主義哲學家卡繆認為這種不斷推動巨石上山的過程,沒有終結,正是象徵著人類從出生到死亡為生存奮鬥、掙扎的“ 生命歷程 ”。雖然,“ 薛西弗斯式 ”的永無止境行為容易被引申為徒勞無功的過程,然而對人類而言凡是走過必留下足跡,正也因為這種“ 堅持 ”象徵與代表著某種毅力的進行式,就像藝術家終其一生為創作努力付出,不問耕耘的與時間賽跑較勁,不正也如薛西弗斯一樣,勇往直前而不問結果。

二十一世紀邁進了第十七年,位於台北的「赤粒藝術」畫廊特別為李奇茂老師規畫了一個水墨創作展 ( 2017.4.22~5.28 ),對於個展及聯展資歷早已無數次的李老師而言,這僅是其創作生涯中增加一個小頓號,然而我看到已達高齡92歲的他,仍為此展覽所付出努力,一本初衷的創作與實驗,這份藝術家執著求好的心意,也正是後輩的我們佩服和讚嘆的緣由。

在海峽兩岸藝壇中,知名水墨畫家眾多且各擁千秋,然而像李奇茂老師這樣涉獵創作題材與技法之廣泛,屬於全能型水墨畫家者,確實還無人能出其右。在幾次訪談過程中,他最常提起的兩件事就是:一、他喜歡效法齊白石「萬物過眼皆為我有」的創作觀念。二、每次在畫展記者會上,當記者提問,覺得展出作品中哪一件作品是他最滿意的,他總是會自信而肯定的回答“ 明天的創作會更好! ”前者是代表他多元博學的創新精神,後者是對自我創作要求和不斷惕勵精進。

「在眾多媒材中,水墨創作對我而言只是材料,它是一個傳達媒介的工具。要知道水墨創作的境界是無限寬廣的,創作首重於自我表現,不能一成不變的墨守成規,對於題材的選擇,更不可被傳統的思想套牢,應隨時隨地擺脫慣性的思考模式,掌握與調整創作方向,特別不能自我局限,從小我就懂得自己表達意見,將眼光與心胸放寬放遠,對於族群文化與歷史環境的探討關懷,更要注重時代精神!」---- 李奇茂

佛教楞嚴經裡提到:「若能轉境,則同如來」。雖然這簡短句子是宗教用來教化人心之用,然而放在藝術創作的意念和法則上來解說也說得通,因為藝術創作本身就像佛一樣沒有一定的形相、法也沒有絕對,全關乎創作者的心靈感悟和變化,李老師從傳統水墨技法中能走出新格局,就是注重「時代精神」的創作脈絡,除了注重歷代筆墨法度運用,兼容並蓄且推陳出新,並特別在畫面空間留白布局上,埋藏神秘變化的時代妙境。

書法家常提到「筆能通神」四字,其實就是講述線條運用發揮的魅力,李奇茂老師在這次展覽中,展出幾個創作階段,像人物、動物與家禽等類別的代表作,皆是從生活中細心觀察與寫生雙向並進的傑作,每幅作品不僅迅捷地掌握神情與動態表現,也是他不斷嘗試線條與造形能力的挑戰,才能在創作表現上心領神會。他認為“ 題材可以重複沒關係,但要懂得改變,因為好的藝術作品是不能重複。”讓我們深刻感受其求新求變的創作精神與企圖心。像〈濁水溪日夜流〉、〈飛風起舞〉、〈紅樹林〉、〈鷹〉、〈佇立〉、〈群牛圖〉、〈套馬圖〉、〈黑天鵝〉、〈侯門春秋〉……等,另外這次還特別展出一些「畫仙板」的實驗小品,上面的書寫,看似書法,其實是他以繪畫觀念來創作,他將字形與線條符號化的組合,有些結合鐘鼎文、甲骨文與行草的造型,有的則是鐘鼎文、大篆和草書並置書寫描畫。

李老師說:「文字本身就是一種迷人的符號表現,試想王羲之的行草與懷素的狂草結合古人的鐘鼎文和大篆,各種不同時代書體跨越時空碰觸,再加上拓印,所結合的畫面也是深具東方美學觀,無論線條的多與寡,輕與重,濕與乾的運用,皆有不同的造型表現和變化,我希望運用篆刻的觀念,將書法線條合組延展,呈現新視覺造型的趣味。」

如果說在東西方的傳統繪畫媒材間要找出各自的代表性,西方當然是以油畫技法為主,水墨則是當仁不讓的代表東方獨特的傳統藝術技法。水墨創作內容與特色多元性,或許西方人很難想像一層層的黑墨層次能映照比對如大千世界的自然繽紛色彩。自古優秀的中國水墨畫家早已可將墨色發揮運用到五彩或七彩的層次,我覺得李奇茂老師的水墨創作是來自心中豐沛情感加上中國文化歷史的沉澱與內歛,才能產生如此深邃厚度的水墨韻味,散發獨特魅惑之光,且凝聚墨暈光澤照耀於東方這條藝術創作大道上。其實西方人也能讀懂東方水墨的黑與白,他們是把它當成色彩對比來欣賞,李老師創作的水墨境界中,黑的繽紛如萬般顏色,而水與墨交融,暈染層次堆疊渾厚且通透,卻也映照出某種豁達的人生意境。

李奇茂說:「對我而言,藝術是無止境的,不管是線條、造型皆融入在我的創作中而渾然一體,以我現在這個年紀,沒有所謂的藝術隔閡,只要能為我創作所用,且能進步,就自然而然的綜合運用,從繪畫、書法到篆刻,也不問西畫和水墨,剛柔相濟,這也是我的人生觀。」

藝術創作確實沒有年齡高低之分,我們看到李老師隨時保持著旺盛的創造力與企圖心,迎向嶄新的藝術創作境界,如同禪宗《無門關》所提到的:「大道無門,千差有路;透得此關,乾坤獨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