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艺术国际美术馆:【绝对真理】王五龙绘画作品展

  • 展期:2017-06-23 ~ 2017-07-23
  • 地點:北京市通州区宋庄小堡北街205号
  • 參展藝術家:王五龙
  • 收錄
  • 收錄

| 展 覽 時 間 | :2 0 1 7 - 0 6 - 2 3 ~ 2 0 1 7 - 0 7 - 2 3
| 開 幕 時 間 | :2 0 1 7 年 6 月 2 3 日 ( 周 五 ) , 1 5 : 3 0
| 展 覽 地 點 | :艺术国际美术馆 ( 北京市通州区宋庄小堡北街205号 )

王五龍因為家庭環境的影響,早年習畫;後從事攝影創作數十年;近年來,又在當代藝術圈中浸淫匪淺。故而,他的這批繪畫作品大體是源於上述三方面的背景,有感而發。

王五龍的繪畫看起來似乎有著極簡和硬邊的風格效果,其實,他的繪畫作品的理論來源或許更貼近他數十年來的攝影實踐經驗,以及在此基礎上對於圖像文化的社會屬性的認識結果。正如我在此前的多篇文章中所談及的那樣,我們今天所具有共識性認知的“具象”或“寫實”繪畫,它對於世界的所謂真實性表達的合法性基礎是與以焦點透視為理論框架的攝影視覺文化傳統相一致的,而這種攝影視覺文化的起源甚至遠遠早於狹義的“攝影術”的發明。作為一種廣泛意義上的視覺經驗,它起源於歐洲中世紀後期人們對於針孔成像原理的發現,以及光學透鏡技術和工藝的發展。如果我們把最後通過繪畫材料所固定下來的圖像,與通過化學感光材料所顯現的影像,在視覺效果上等同視為攝影的最後階段完成的話;那麼,通過觀察投射在毛玻璃上的影像來作畫的過程,實際上已經可以視為廣義的攝影視覺文化產生了。在此後的文藝復興時期,“人”通過對於世界真理的認識和表達,進而達到確立人的主體價值的目的。再其後,古典哲學進一步完成了對於世界秩序穩定而明晰的邏輯框架的理論表達。故而,當狹義的攝影術出現的時候,通過已經早於此數世紀的廣義的攝影視覺文化的加冕,攝影被視為最貼近所謂世界的真實性的一種表達形式。而這種認識的背後,卻隱含了極大的謬誤,甚至是,當視覺文化被意識形態化的時候,它已經浸染了太多的洗不清的原罪。

當我們探究在人類歷史上曾經出現過的專制制度的階段時,便可以發現,它無一例外地偏愛“寫實”的視覺風格。一方面,所謂的“寫實性”視覺表達方式所體現出來的明晰而合乎邏輯的外在特徵,往往比較符合專制政權所推崇的“雅正”的道德美學要求。另一方面,對於世界規律穩定而合乎邏輯的框架的認可,也符合它自身在人類歷史(世界規律的一部分)理性邏輯發展的前提下,其合乎“歷史規律”的合法性的理論訴求。
而王五龍數十年攝影創作的經驗,促使他更加認識到攝影的這種在“真實性”所掩蓋下的主觀性和虛假性。通過媒介的轉換,王五龍的意圖是想一步步去除掉那些包裹在“攝影”這個概念上的那些美學的、象徵的、主觀的、情趣的,甚至是意識形態的“雜質”,還原一個純粹而絕對的“真理”。
他的圖像來源還有另一個線索,即是在書籍封面的設計中所隱藏的那些同樣是美學的、象徵的、主觀的、情趣的,甚至是意識形態的“雜質”,王五龍的也是試圖去還原一個純粹的形式化的真理。
而這種努力其自身也是荒謬的。王五龍的心機即是想通過後一種絕對化的、顯而易見的荒謬性,去彰顯並解構前一種已經滲透到我們的社會文化中的,同時也更為隱秘的荒謬性。這就是王五龍的這批繪畫作品的觀念性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