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高雄市立美術館:【鄉關何處—高雄眷村三部曲:侯淑姿個展】

  • 展期:2017-07-08 ~ 2017-09-17
  • 地點:高雄市鼓山區美術館路80號
  • 參展藝術家:侯淑姿
  • 收錄
  • 收錄

《鄉關何處—高雄眷村三部曲:侯淑姿個展》為策展人黃孫權與藝術家侯淑姿繼2010年高美館的創作論壇《望向彼方:亞洲新娘之歌》後再次合作,是藝術家多年深入高雄左營與鳳山眷村創作的總結。藝術家透過攝影記錄、訪談調查、行動介入,在社會性空間裡生產藝術。藉由策展人稱之為「雙眸」風格的正負影像並置、主客觀點並陳的表現手法,作品呈現了在「眷改條例」下幾經波折動盪的離散滄桑,以及藝術家與眷村居民在對話中所交疊出的當代史詩。自2013年《我們在此相遇》、2015年《長日將盡》,到新近完成的《鄉關何處》系列,此三部曲系列作品映照出眷村的不同命運 — 人物全非的、房舍依舊但人回不去的、仍奮力存活的家園。

展覽自即日起至9月17日於高雄市立美術館4樓展覽室展出,7月8日下午2:00於展覽現場由李玉玲館長主持開幕式,並續於下午3:00-4:00舉行「論壇你我他」座談,由策展人黃孫權擔任引言人,邀請藝術家侯淑姿、台北教育大學藝術與造形設計學系教授林志明、成大藝術研究所副教授王雅倫、作家暨政大台灣文學研究所講座教授陳芳明與談。

眷村改建與保存議題,多年來反覆在特定時刻被搬上媒體版面引發社會關注,又屢屢在政治煙幕中淡出大眾的視野,在此落地生根的居民其真切的生活境況,因而逐漸被樣板化。眷村,在許多人眼中,就如同標本一樣,已扁平成一個看似熟悉而令人不求甚解的歷史詞彙。

與眷村本無淵源的藝術家侯淑姿,因2009年投入高雄左營眷村的調查研究工作,在眷改政策施行末期開啟了與眷村空間以及與居民的相遇,從此,如藝術家所自嘲的,她彷彿得了焦慮症似地與時間賽跑,馬不停蹄地走訪眷村各個角落,以影像紀錄空間的「此景」、以文字記下居民與自己的「此情」,嘗試保留住那稍縱即逝的地景、人情。在社會上行走,她以藝術家與大學教授的社會影響力為眷村文化的保存喉舌;在個人獨處時,她在心中不斷祈禱,求天眷佑年長的居民得以不再飄零失根、求主賜福眷村這守護著戰後離散移民的地方得以被善加保留。

面對海量的影像、語音與文字紀錄,藝術家必須以更大量的工作沉澱、轉化,最終將其凝練為特定尺幅的影像與篇幅有限的文字,也就是展覽所呈現出的作品形式。誠如策展人黃孫權對左營崇實新村系列作品〈鍾文姬與黃克正〉之評述,「簡單的文字與八幅作品就映照出眷村的普遍歷史意義。」觀者由作品中所感受到的,則是他者與自身不同生命經驗中所共有的渴望:一種叫做「家」的歸屬感與安全感。藝術的意義與力量究竟為何,在此也昭然若揭。

策展人突顯了高雄眷村三部曲所映照的眷村在眷改政策下遭遇的不同命運:首部曲《我們在此相遇》呈現高雄左營區的四個眷村(崇實新村、自助新村、勵志新村、復興新村)的地景變遷與居民的生命圖像,2013年首度發表時,這幾個眷村正一一消失在地平線上,現在已是人物全非;二部曲《長日將盡》發表於2015年,記述了在鳳山區黃埔新村住了六十多年的劉老太太其歷經輾轉流離才得以在台安家的生命經驗,黃埔新村是全台第一個眷村,雖有幸成為少數幸運獲得保存的眷村,房舍依舊可見,但居民已回不去;三部曲《鄉關何處》呈現左營將官眷村明德新村與軍官眷村建業新村的眷戶在眷改最末期的蒼涼處境,作品直到最近終於完成,而堅守著居住正義理念的殘餘眷戶仍奮力在此存活,守護著奮鬥一生才得到的家園。

三部曲所有作品尺寸形式皆一致,是藝術家在形式表現上的克制與收斂,也代表著其創作的觀念與特色。在展覽空間的規劃上,則依每部曲各自的時空背景配合展場條件,呈現了迥異的視覺風格,也抽象地傳達了各眷村的不同境遇景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