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原顏藝術 UYart:【山色有無中】吳日勤油畫個展

  • 展期:2017-09-01 ~ 2017-09-16
  • 地點:台中市西區自立街28號 (台中文學館停車場斜對面)
  • 參展藝術家:吳日勤
  • 收錄
  • 收錄

初觀吳日勤的繪畫,人們很難不被其氣勢雄邁的筆刷線條所吸引,時而渾厚; 時而蒼勁, 時而虛渺; 時而虯韌.,種種特徵,,皆能夠簡易地被連結到書法藝術,或是禪學云云。
不錯, 在吳日勤的早期藝術養成中, 那些訴諸於類似一筆定江山的創作方式, 確實深植於其往後的繪畫之中. 無論是某種氣韻生成之前的心理準備, 或者下筆剎那的專注性, 似乎都帶有深層的玄奧. 然而, 快速的、直覺式的刷痕, 其實有著更豐富且具體的意涵。
在此, 不妨先從時間的持續性談起. 亨利. 柏格森認為, 直覺不是一種感覺或者靈感, 而是已經充分發展的方法,也就是他稱之為“ 精確性” 的方法. 人們對於當下時間的知覺, 是囊括了所有對於過去時間的回憶. 類似的是, 在繪畫中下筆的那一刻, 無論多短暫¸ 都同時涵蓋了過去經驗的累積. 而柏格森認為, 存在於當下中的記憶片段, 雖然是收縮與重組後的樣子, 但仍然能夠折射出所有過去的全貌, 而非殘影. 也因此, 直覺本身的存在, 暗示著時間的時續性及有效性, 也概括地展示了其 “ 精確性” 的所在. 除此之外, 精確性從何而來? 一個能夠憑直覺活動的人, 乃是自由的人,因為直覺的判斷, 是一種自由的決定. 而根據柏格森的說法, 自由的決定, 首先是將問題帶到另一個層次. 其次, 界定真正的問題, 然後在持續性的時間中解決. 就如同馬克斯所言, 人性只會設定它自身能夠解決的問題, 而問題永遠有它渴望的答案, 至於藝術, 也不例外. 藝術或美學的問題, 當用藝術的手段解決, 然而, 這些問題被解決的目的, 並非為了真正的答案, 而是不同的可能性. 比方在日勤的繪畫手段裡, 直覺式的筆觸或刷痕, 便是趨向自由意志的展現, 我們在他的瀟灑中看到了精確性, 不是因為他的作品展現了完美, 而是先把心中所認知的可能完美, 帶到了另一個層次, 然後經由記憶的收縮與重組後, 界定出自身所屬的完美, 並在持續性的某個時間點上詮釋出來. 至於日勤對於完美的認知,當然得因於其所有過去對於東方書道所體悟所習得的內涵, 並在筆刷一次又一次接觸到畫布時, 將其精心安排過的造型, 表露無遺。
以上所說, 主要是對於下筆的時刻, 一種類似於禪宗所強調的一種內在的神秘動能, 然而, 當線條筆觸成形時, 卻又格外清晰具體. 換言之, 直覺的一次性, 皆伴隨著過往的重複性, 吳日勤的每一筆每一劃, 都是其記憶的能指. 這些能指在其近期的作品看來, 無疑是以其筆刷, 來試探傳統山水意象的種種可能性. 有別於以往的書寫式抽象表現, 此次個展多以形象化的筆觸線條所組成, 有的是東方水墨構圖中常見的山嶽, 有的則是趨近於錐體的幾何符號, 然而, 事實上, 可能什麼也不是. 之所以如是說 是因為日勤所呈現的, 幾乎都是記憶中的風景圖像, 而不是出自於對現實的參照,因此, 觀者斷不能說, 畫裡的山是山, 雲是雲. 所謂的山與雲, 在吳日勤的藝術形象中, 並非客觀存在的事物, 而比較像是引導人們向另一個層次邁進的被精鍊過的美學指標. 此外, 如果把黑色塊面或線條與周遭的顏色一齊納入視野, 我們會發現是一個個片段所組成, 而每個片段似乎都可回應藝術家記憶中收縮與重組過的圖樣. 若更進一步看, 片段中的色彩, 無論是黑白或彩色, 它們所暗示的, 實際上是整張的畫面, 而顏色本身如同刷痕般, 也是直覺的一次性, 同時伴隨著過去的重複性, 這些重複性夾雜著台灣在地文化的基調, 或許, 在吳日勤的記憶中, 那是一些在生活中, 無以名狀的街頭配色. 然綜觀之, 他並沒有隨於流俗, 亦沒有佯裝高雅 他只是將成長過程當中, 某些時刻的所見所聞, 拿來濃縮或重置罷了, 並且同時讓那些色彩, 似意外非意外地在背景中四處碰撞. 而如同畫面片段那樣代表全幅的視野般, 日勤對於生活周遭色彩的局部體驗, 反映著其所有接觸過的, 島上的樣貌。

◎文 / 陸承石 ( 東倫敦大學藝術專業博士/ 元智大學與玄奘大學 兼任助理教授 )

「山色有無中」吳日勤油畫個展
展期:2017.09 / 01 ~ 09 / 16 PM 13:00~19:00
開幕式:09 / 02 (六) PM14:30

原顏藝術 UYart
台中市西區自立街28號 (台中文學館停車場斜對面)